AU

‧我好想喝拿鐵喔T3T

‧對倉持愛得深沉

 

──

 

三個月前,東京市區較冷門的地段開了一間裝潢相當普通的咖啡廳,即使店開在在轉角處,腳步匆忙地路人也不會多看幾眼,只能聞到陣陣地咖啡香,不過若他們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裡面都是座無虛席。

沒有被雜誌報導,只有網友的推薦,價格公道、咖啡的味道濃郁且富有層次,重要的是店長的顏很池,不過若是追求安靜的休息環境那就不推薦這家咖啡廳了,因為每天都能夠聽見那宏亮的吼叫聲──

「笨蛋澤村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怎麼連這種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

「對不起倉持前輩!我會認真學習的!」

「這句話已經聽你說兩個月了啦!」

「倉持前輩、榮純君你們兩個安靜一點,客人都要被你們嚇到了。」服務生三號小湊春市緊張地說。其實對常客而言,服務生和他們的互動不像客人反而更像朋友,所以他們對倉持和澤村的爭吵早就習以為常,之前倉持因為出國休了兩個星期的假,店裡變得特別安靜反而不習慣。

「哈哈哈,你們別吵了。」讓許多少女聞顏而來的店長御幸一也熟練地將綿密奶泡倒入咖啡杯裡,搖晃杯子在上面拉出漂亮的花朵形狀,並放在盤子擱在吧台上,「倉持你把這個送到二號桌去。」

「呿。」將咖啡杯拿了起來,倉持轉身小聲碎念,「就只會包庇澤村。」

服務生一號倉持洋一是店長御幸一也以前的高中同學,兩人合資開了這家咖啡廳,其實倉持對咖啡是沒什麼研究的,他就是出錢幫朋友,當時御幸提議讓他當服務生,他還嚇了一大跳,不清楚御幸是不是想省人力成本才會想讓號稱不良臉的他來當服務生。

「倉持前輩你去休息吧!讓小的我替你送過去!」

「不用,我怕你把咖啡摔了。」將咖啡安穩地送到二號桌,倉持回頭看見澤村彷彿有一對狗耳朵和尾巴失落地垂下。

「哇,老鳥欺負菜鳥,倉持你這樣還算是副店長嗎?」

「閉嘴!我什麼時候是副店長的!」

 

眼前這個服務生二號澤村榮純是二個月前應徵進來的工讀生,用兩個字來概括就是──笨蛋。他們那時在店門口張貼徵人廣告,來面試的人相當踴躍,而且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御幸看著履歷深思熟慮之後,偏偏挑了這個讓倉持覺得根本不可能的傢伙。

澤村很吵,完全是個熱血笨蛋,倉持不懂御幸為什麼選擇他,也不懂澤村因為笨手笨腳在第一週摔破一堆盤子跟杯子,御幸卻還是留著他。

「這樣好像不行啊。」

第二週的某個晚上,倉持看見御幸站在易碎品垃圾桶前喃喃自語。

果然還是受不了了吧?腦中突然浮現澤村因為摔破東西著急的模樣,倉持撓了撓臉頰,雖然跟御幸建議過將澤村辭退,其實有點心軟,即使是個笨蛋也有努力可取的地方,「那個,御幸……」

「就這麼決定吧,倉持你明天寫個徵人公告貼在門口。」

「咦?你不打算先跟澤村商量一下嗎?」

「商量什麼?幫他找新同事的事情不是由我決定就好了嗎?」

「……新同事?你不是要把他辭退?」

「我有說過要辭退那個笨蛋嗎?」御幸皺起眉頭,想不起自己曾說過這種話,「不過確實是因為他的關係才要找新的服務生,這次找精明一點的。」

「……我突然有種就算那傢伙把店砸了你也不會把他辭退的感覺。」倉持沉默片刻,接著說:「你對他標準太低了,說你沒有私心我還不相信,難道他是你的親戚?還是認識的朋友?」

「果然還是太明顯了?不過我跟他不是親戚也不是朋友。」

「呃。」倉持流下冷汗,「難不成你是喜歡人家?」

御幸笑而不語。

 

這就是服務生三號小湊春市登場的原因。

倉持回過神來,腦子裡浮現的是那晚御幸深不可測的笑容,他看著原本一臉失落盯著自己的澤村正在和常客有說有笑,而御幸做完咖啡便靠在吧台邊,手肘撐著臉頰目光盯著澤村不放,氣氛有點微妙,尤其是澤村偶爾回頭發現御幸盯著他的時候,躲開視線時臉頰有點微紅。

兩個星期前不是這樣的!到底他出國的這兩週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湊,你過來一下。」倉持朝著正擦著桌子的小湊春市揮了揮手,等對方移動到自己身邊,搭住他的肩膀,細聲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御幸跟澤村兩人之間有點奇怪?」

「咦?榮純君不是本來就有點奇怪嗎?」

「雖然你說得沒錯但我是指他們之間的氣氛,好像有點……粉紅?我只不過是請假兩個星期,回來就覺得他們不太一樣了。」

「抱歉,倉持前輩,我沒有感覺出來。」小湊春市面有難色,「不過前幾天我有看見御幸店長在教榮純君泡咖啡。」

「教笨蛋泡咖啡?御幸什麼時候有這個耐心了?」

「當然有了。」御幸笑咪咪地出現在倉持面前,「我對認真向學的孩子都很有耐心,如果你們想學的話我也可以教。」

倉持放開搭住小湊春市的手,一臉嫌棄地說:「別偷聽我們說話。」

「我只是在關心我的員工。」

「呿,才怪。」

話題還沒結束,一批客人到來,倉持暫時放下內心的困惑,繼續完成他服務生一號的工作,當然對笨手笨腳的澤村又是一陣怒斥,店裡的客人都被他們毫無水平的吵架內容逗笑了。

因為澤村老是弄破東西,所以分配給他的都是清潔或是跟客人聊天之類的工作,接近打烊時間,他正在補充桌上的餐巾紙,倉持瞄了四周確定御幸不在後,慢慢接近靠近,「喂,笨蛋澤村,我有事情問你。」

「倉持前輩,有什麼事情嗎?難、難道從明天開始願意讓我端盤子了?」

「不,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要問你關於御幸的事情。」

「御幸店長的事情?」

「……御幸店長?」倉持疑惑地瞇起眼睛,想起前些日子某人一直混蛋眼鏡、混蛋四眼叫個不停。

「倉持前輩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那我就繼續忙了。」澤村的語氣微微顫抖,明顯有不對勁的地方。

「你知道御幸有喜歡的人這件事嗎?」

「哈、哈?那個混蛋四眼有喜歡的人關我什麼事情!」澤村大聲笑著,手裡的餐巾紙沒有拿穩都散了出來,「倉、倉持前輩我、我先做事了!」

盯著澤村忙著收拾的背影,倉持瞇起眼睛,看來是成了。

他沒有繼續追問,走到一旁收拾剩下的東西,稍微往辦公室的方向瞄了一眼,從門縫間能看見正在結算營業額的御幸一也;他們很有緣份在高中同班三年,因為長相的關係,御幸從不缺女生告白,但是倉持都沒有看他和哪個女生交往過,甚至有點曖昧都沒有,原來那個時候御幸就已經清楚自己的性向了?不過會選澤村這種笨蛋型的也是特別。

倉持感覺有股涼意從腳底竄起,高中三年和御幸最好的就是他,雖然總是拌嘴,當時在那些女生的眼裡,不會誤以為他們兩個在交往吧?他用力甩頭,想要將這可怕的念頭甩出去。

「……我們先走了,大家辛苦了。」

完成店內的收拾,倉持和小湊拿起背包準備離開,御幸和澤村站在咖啡機前朝他們揮手道別。沒人知道澤村為什麼會突然對泡咖啡這件事感興趣,或許是覺得泡咖啡的御幸很帥?不過有這種念頭的又不只他一個。

「哇,好冷。」倉持和小湊走在昏暗的街道上。

「榮純君每次都會利用下班時間跟店長學泡咖啡,聽說他是想學拉花,好像是覺得店長能隨心所欲拉出好看的圖案很厲害。」

「那個笨蛋想學會拉花要好幾年吧。」

「不過願意學就很佩服了。」

倉持像是想到什麼便停下腳步,小湊見狀也停了下來,看著他摸摸外套口袋,冷著臉將背包打開,果不其然沒有找到他要的東西。

「倉持前輩,有什麼沒有帶到嗎?」

「手機,應該是放在店裡了吧。」

「要回去拿嗎?」小湊問道。

「……」倉持愣了幾秒,「老實說我有點不太想回去。」

「但沒有手機挺不方便的吧?還是我去幫你拿?」

「不用,還是我自己去吧。」

「我陪你。」

 

 

澤村手裡拿著裝了一半牛奶的鋼杯,將溫度計夾在杯緣,轉動蒸氣噴嘴,用力呼口氣想要緩解緊張情緒。

「讓你弄個奶泡為什麼要這麼緊張?」

「我怕失敗又浪費了好幾杯牛奶!」

「沒關係啊,怕浪費就直接喝掉吧,雖然超過溫度就沒有營養價值了。」御幸平淡地說,昨天開始教澤村熱奶泡,明顯是對機器不熟,而且角度不對,連續幾杯奶泡都打不起來。

澤村點點頭,將噴嘴放入鋼杯裡,深吸一口氣慢慢將握柄往右轉,微弱地蒸氣正往外釋放。

「你這樣開太小了,奶泡打不起來的。」御幸握住澤村的手,想要將握柄再往右轉一些,但澤村面對突然其來地舉動太過緊張,直接右轉到底,突然加大的蒸氣讓杯中的牛奶往上濺,潑了澤村一臉。

「唔啊!」

御幸趕緊抽了幾張紙巾,將澤村的臉擦乾淨,「幸好還沒加得太熱,不是都交往一個星期了嗎?怎麼還沒習慣?」

澤村紅著臉,低下頭,「好、好像被倉持前輩發現了。」

「嗯。」御幸沒有多說什麼,拿著抹布將灑在外面的牛奶擦乾淨,然後重新將鋼杯遞給澤村,「他不會多說什麼的,不用擔心。」

「……」

「如果你很介意那我明天就跟他說清楚。」

「不、不用啦!就順其自然地讓倉持前輩知道就好了!」

「那就不要管他了。」

澤村接過鋼杯,拿著濕毛巾將蒸氣噴嘴擦乾淨,轉動握柄讓卡在噴管裡的牛奶噴出,接著再將噴管重新放回杯子裡。

「記得溫度要落在55°C ~65°C之間。」御幸在旁提醒。

他再度進行打奶泡的動作,期間御幸還是握著他的手調整角度以及蒸氣噴嘴的強度,不過為了防止方才的狀況發生,他可是努力地忍住,但是心跳卻加速地很快,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看溫度計。

澤村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快像蚊香轉圈了,御幸一看溫度差不多了就將蒸氣關掉。原本鋼杯裡的牛奶只有一半,但是經過蒸氣噴嘴的洗禮已經變成八分滿,他目光閃爍地看著御幸,難掩興奮,「奶泡!是成功的奶泡!」

「還說,如果我沒有幫你鐵定又搞砸了,你剛才沒看溫度對吧?」

澤村噘著嘴,忍不住咕噥了幾句,「沒看溫度還不是你害的。」

「好好好,全部都是我的錯。」

「倒進咖啡前我要先來喝喝看有多綿密!」

澤村動作迅速地將嘴貼在杯緣,御幸還來不及阻止,他已經喝了一大口,下一秒立刻張開嘴巴並伸出舌頭散熱,「豪湯!!豪湯!!!!!」

他趕緊將手裡的鋼杯往桌上扔,不停對著自己的舌頭狂搧。

65°C的牛奶你居然直接喝了,真的是笨蛋。」

御幸輕輕嘆了一口氣,接著閉起眼睛往澤村湊上去,後者瞪大眼睛僵在原地,感覺自己的嘴裡闖進了另一個異物,發燙的舌頭好像變得更燙了,十秒鐘、二十秒鐘過去,他覺得快要站不住,而且無法呼吸的時候,御幸總算放開了他,「怎麼樣?還燙嗎?」

腦袋當機,澤村像個機器人般點點頭。

 

 

「倉持前輩,你怎麼站在門外不進去?」

「…………………」

 

「我還是明天再來拿吧。」

 

 

 

Fin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