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私設   ‧BUG請見諒

 -------------------------------------------

 

青道高中某個休假日,片岡監督以校外訓練為由將部員帶了出去,不用帶訓練服、手套以及球棒那些感覺是訓練所需的配備,反而是要他們帶點吃的跟水,但沒有向他們透露目的地。一大清早,儘管對監督的要求感到困惑,每個部員都照著監督的要求,背著包、排好隊,澤村背著很鼓的包充滿精神地到處找人聊天,御幸看他的模樣還笑他就像個要去遠足的小朋友,配個幼稚園帽一點也不違和。

「不知道監督到底要帶我們去哪……」部員間此起彼落的疑問聲,監督就算聽見了也沒有想要解釋的意思,「反正就是訓練嘛!到了就知道啦!」澤村和御幸在旁邊打了一輪後,坦然地說道。

「澤村那傢伙真是沒禮貌啊,居然敢打隊長。」

御幸輕撫被捏紅的臉頰,倉持叉腰站在一旁吐槽,「明知道澤村那傢伙的性格卻一直招惹他,你也滿M的啊。」

「要看對象是誰啊。」

「御幸一也!等等上遊覽車之後你不准坐在我旁邊!」

「咦?我有說過你可以坐我旁邊嗎?」

「你這混蛋眼鏡!!!!」

青道的投捕又開始上演你追我跑的戲碼,如往常是澤村追御幸跑,要是追到了澤村還不忘揮個幾拳,御幸只是笑笑不會還手。倉持嘆了一口氣,「就說是個M嘛。」

遊覽車一到,部員們動作迅速地上了車,倉持站在門邊朝著那兩個不知道要玩到什麼時候的幼稚投捕喊了聲,「車來了,你們趕緊上來啊。」

御幸瞄了澤村一眼,「別說話,快上車。」

「你叫我上我就上嗎?」

「你不上就用跑的去啊,我一點都不介意。」

御幸聳肩攤手,越過澤村要往車門走,但被他按住肩膀往後扯,「我先我先!」搶先御幸一步上車後,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澤村,怎麼了,趕緊坐下。」坐在最前面的片岡監督一臉嚴肅地說。

不解為什麼走在前面的澤村沒有移動,在他身後探出頭往座位的方向看一眼,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澤村隨即往後瞪了一眼。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說好的,每個人都成雙成對的坐好了,包括倉持在內,剩下的位置就是片岡監督旁邊以及倒數第二排的兩個空位。

「你就慢慢想你要坐在哪裡吧。」御幸邊說邊邁開步伐往倒數第二排的空位走去,澤村動作迅速地將他拉住,開口說:「是我先上車的,應該由我決定坐在哪裡吧?」

御幸瞄了一眼空位再看了澤村拉住自己的手,「好吧,別說我這個隊長沒有關心任性的後輩,你要選位置就讓你選吧。」

「我說過你不准坐在我旁邊的。」

「嗯,這句話我剛剛聽過了。」毫無誠意地點點頭,御幸接著說,「但我也沒有說過你可以坐在我旁邊。」

「我旁邊不能坐人。」在兩人的爭執中突然竄出了這麼一句,他們有默契地回頭看,似乎看見監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你們兩個就安分地坐在那裡。」

「咦???!!」澤村的吶喊聲迴盪在遊覽車裡,連戴著耳機聽音樂的川上都有點HOLD不住了,更別說是離最近的御幸,他趕忙摀住耳朵,立即往靠窗的位置坐了進去。

御幸坐穩後,往澤村的位置看去,遊覽車司機已經發動引擎,車子隨時都準備要開了。輕嘆口氣,伸出手拉著澤村,「別鬧了,車子要開了,趕緊坐下,危險。」

揮開御幸的手,澤村氣鼓鼓地坐了下來,把包包放在大腿上,低喃,「我可是因為監督的命令才被迫坐在你旁邊的,不是我想要坐在你這個混蛋眼鏡旁邊的知道嗎?」

「啊,放心放心,我也是因為監督的命令才讓你坐在我旁邊的,不然跟你坐在一起我絕對會變笨的啊。」

「你說什麼!!!!」

坐在左前方的倉持回頭瞄了一眼揪著御幸衣領的澤村,這兩個傢伙真的是不管到哪都玩不膩,而且……真的很吵啊,倉持打了個哈欠。

 

御幸與澤村在出發沒多久便安分下來,原因就是頭頂上的大腫包,是被片岡監督親自授命的高島禮揍的,在她揍下去的時候,周圍的部員都發出了驚嘆,接著是鼓掌,感謝副部長讓他們有安靜的空間可以休息。

當然澤村放低音量掛著眼淚在座位上噘著嘴抱怨都是御幸的錯,而御幸則是看著窗外的風景,心情好的不像方才被揍了一樣。

儘管部員們仍心心念念著目的地究竟在哪,但隨著行車時間漸漸拉長,知道一時半刻不會到達後,大部分的人便打起了瞌睡,御幸還是一直看著窗外,試著想從外面的風景推測出監督要帶他們到哪去。

「啊。」看見一台飛機從頭頂經過,御幸轉身正想讓澤村也看看的時候,卻發現那個笨蛋已經張著嘴昏睡過去了,「睡姿真難看,笨蛋。」

似乎發現比窗外風景更有趣的玩意,御幸接下來的視線都放在因為車子晃動睡得不安穩,頭一直晃來晃去的澤村身上。

──混蛋眼鏡!!!

一抹熟悉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好像帶著一些機械聲,御幸有些手忙腳亂地將口袋裡的手機拿了出來調成靜音,抬頭瞄了附近的部員,似乎都在熟睡中,只有左前方的倉持一臉嫌惡地與他對上視線。

低頭一看,是倉持傳來的郵件,第一封還沒打開來看第二封就接著來了。

『御幸睡了嗎?好無聊啊。』

『你居然把那個笨蛋罵你的聲音設成鈴聲?!!!』

啊啊,果然還是被聽見了。

『不小心設到的。』

『鬼才信!我剛剛早就看到你一直盯著那笨蛋睡覺了。』

『喔?椅子這麼高你怎麼看得到?』

御幸看見倉持站了起來,額頭冒了好幾條青筋走到澤村旁邊,尷尬地笑了笑,小聲地說:「開玩笑、開玩笑的,你趕快回位置上去。」

『你喜歡那個笨蛋?』

御幸愣了愣,沒有回覆。

『別擔心,我們早就知道了。』

……你們是誰啊?御幸乾笑。

 

 

 

一個煞車讓睡著且沒有繫安全帶的部員往前移動了小段距離,額頭撞到前面的椅背,澤村慢慢地睜開眼睛,想說應該是到目的地了,正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被安全帶綁著,咦?他什麼時候繫了?

「十秒整頓,到外面集合!」片岡監督發號施令,率先走下車去。

御幸望著窗外青春洋溢的景色,果然沒有猜錯,方才看見飛機的時候就有猜到這個可能性了,只是沒有想到監督會帶他們來這種地方。

背起包包的部員走下遊覽車,都被眼前的景色嚇到,為什麼監督會帶他們來讀賣樂園進行校外訓練?難道不是隔壁的獨賣棒球場嗎?是不是司機開錯地方所以連監督都搞錯了?

「唔啊,和一大群高中男生來遊樂園,感覺不太好。」

「監督讓我們吃的和水就是……真的要遠足嗎?」

「這裡有什麼可以訓練的地方嗎?人際關係?」

眾人十分有默契地看向不知道是天氣太熱還是在冒冷汗的澤村,那個信誓旦旦地說到目的地就知道的傢伙,如今也為其所困惑。

「我知道你們現在很多疑問,不過別想那麼多,今天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發洩壓力,訓練膽量。」片岡監督開口說道,「我會給你們自由時間發洩壓力,但是以訓練膽量為主,全部人跟我來。」

聰明的御幸和倉持聽見片岡監督如此說,已經猜到他會將他們帶到哪裡去了,無奈地互看一眼,這真的是個難熬的時刻。待監督停下腳步,聽著耳邊傳來的尖叫聲,抬頭仰望,果然是讀賣樂園裡的高空彈跳設施。

「每個人都上去跳一次,當然費用我會幫你們出。」

語畢,部員們如預期中的傳出哀嚎聲,抱著頭不敢置信自己所聽見的。當然還是有躍躍欲試的傢伙,例如那個眼睛閃著期待光芒的笨蛋。

「這個這個看起來好好玩!」

「那澤村你就第一個上去吧,你可以選兩個人跟在你後面。」

「是的!將軍!」

澤村敬禮完畢後就往隊伍看去,倉持和御幸很明顯地迴避了他的視線,他忍不住掩嘴偷笑,「噗噗噗,難道倉持前輩跟御幸前輩都怕高嗎?」

「哈?澤村你說什麼?你說我怕什麼了?」

「哈哈哈哈哈,我是隊長就讓我壓軸吧。」

「倉持、御幸,你們倆陪澤村上去。」

「欸──」

惡友組有默契地異口同聲。

澤村走在前頭,倉持和御幸默默跟在後面,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搭乘電梯往上,約莫七層樓的高度。電梯開啟的瞬間,一陣強風吹來,御幸和倉持第一時間抓住了身旁的扶手,不過御幸另一隻手還抓著澤村。

「御幸前輩你抓著我幹什麼?」

「我怕你護具都沒穿就想跳下去。」

「啊?我會這麼笨嗎?!!!!」

御幸放開拉著澤村的手,工作人員就帶他去穿護具了,待澤村全副武裝排隊的時候,御幸和倉持也被迫跟著穿上,然後在後面等候。至始至終他們倆都緊抓著扶手移動,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點怕高,看著澤村無憂無慮在上面蹦蹦跳跳的時候,都替他覺得緊張。

「噗噗噗,你們兩個看起來好像很害怕呀,難道你們怕高嗎?」

「笨蛋澤村,如果我怕高我還會睡上鋪嗎?」

「倉持前輩……我就算笨也知道上鋪到地板的高度有多少啊!」

完全沒有辦法意會片岡監督把這個當作膽量訓練的理由,難道是要他們突破自己的心房,克服內心的恐懼嗎?確實,沒有強大的心理素質是沒有辦法跳下去的,如果還懼高的話。

「青道的王牌澤村榮純要準備跳下去了!」工作人員為澤村扣上吊環,向他解說規則,御幸在旁邊看得很緊張,七層樓的高度,不高但也不算矮。

澤村深呼吸幾口,回頭對御幸比個勝利手勢,就以背對的方式往下跳。

風直接打在臉上,高速往下墜的緊張感,到最低點又往上提,澤村在半空中大笑著,不管是待在上頭御幸倉持還是待在下面的部員們,都能聽見那個再也熟悉不過又很吵的笑聲。

「明明已經說過不能背對往下跳的。」聽見工作人員間的抱怨,御幸不由得笑出聲,果然是個不按牌理來的傢伙,但這是危險動作,待會兒還是要吐槽一下,免得有人學。

不,在吐槽澤村之前,差點忘記自己也要跳的這件事。

 

被工作人員告知往前的時候,倉持下意識退了一步,退到御幸身後,無奈地嘆口氣,讓工作人員為自己扣上繩索,並開始告知規則,以及說明澤村方才的動作不可以模仿。

站在準備位置,倉持在後面喊著加油加油的聲音聽起來很欠揍,雙手緊握著旁邊的扶手,即使工作人員說能跳了他還站著醞釀情緒,只是七層樓而已,不高、一點都不高,澤村剛才跳了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嘛。

「需要推你一把嗎?」工作人員問道。

「不用不用。」深呼吸,一點都不緊張的。

「御幸前輩!!!醬普!醬普!快跳啊!!!」

「怎麼還不跳!!!!身為隊長你居然連這種東西都不敢跳嘛!你可是要有從七十層樓跳下來的決心啊!!!要帶我們去甲子園啊!!」

聽見澤村的聲音從下面傳來,他低頭往聲源處看,發現澤村頭髮亂七八糟的朝著自己揮手,像一隻跳舞的猴子,噗一聲沒忍住笑了出聲。

「如果害怕的話要不要讓下一位先?」

「對不起,我馬上就跳了。」

御幸鬆開雙手,在跳下去之前大喊了澤村的名字,接下來說了什麼,澤村並沒有聽見,好像都隱沒在風聲裡了。緊閉著眼睛,不敢往下看,在晃動弧度沒有那麼大的時候才微微睜開雙眼,瞄見澤村的笑容,自己也跟著笑了。

工作人員解開自己的繩索,往出口走了去,老實說有些腿軟。

「御幸前輩!你剛剛有說什麼嗎?我都沒有聽見。」

「啊?我沒有說什麼啊,你是不是聽錯了?」

「哪有!我明明聽見你喊我的名字了!是不是我的名字讓你充滿勇氣!」

「……那我可能是說了,『澤村!你這個笨蛋!』吧?」

「你!!!!!」

御幸與澤村的爭執在背景音樂倉持的尖叫聲中圓滿落幕。

 

有些部員跳下來身體不太舒服,澤村自告奮勇說要去買飲料回來,御幸也跟著去了,兩人手提著許多的瓶瓶罐罐,開始說著哪個部員跳下來的表情特別有趣,因為有攝影機拍嘛,像是御幸雖然閉著眼睛但卻沒有猙獰的臉,讓澤村覺得很無趣,本來想說有醜照可以威脅他了。

「澤村。」

「嗯?」

「你不是問我剛剛跳下來的時候說了什麼嗎?」

「啊?但是我現在不想知道了。」

「我說,一起去甲子園吧。」

「……」澤村愣了愣,隨即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當然要去啊!這不是廢話嘛!」

「哈哈哈哈,要是你再對我這麼沒禮貌,我就要監督別讓你上場了。」

「喂!!」

 

想說的就留到他們拿到甲子園冠軍的時候說吧。

一定會比現在的氣氛更好的。

他這麼想。

 

 

 

Fin

 

我沒有去過讀賣樂園也沒有玩過高空彈跳也不知道御幸和倉持怕不怕高,就是私設,如果有bug的地方還請見諒。(公司的lofter很抽都連不上啊,唉。)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