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幸,下週的假期你要怎麼安排啊?」

「啊,我要去參加同學會。」

「咦?哪一天啊?我和櫻井本來想約你去吃飯的,啊!當然是我們請你吃啦!喏,你生日不是快到了嘛。」田崎是他所屬職棒球隊的當家投手,是個話多的左投笨蛋,每次看見他總會讓自己想起高中的事情。

御幸笑著婉拒他的好意,「很遺憾,同學會正巧是我生日那天。」

「真可惜,選在這個時間辦同學會真的……滿奇怪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收到通知的時候也說過和你一樣的話。」

「那就提早祝你生日快樂了啊!」

「喂,好歹等前一天再說啊。」

「不行,難得放假了,我要和櫻井出國玩,可能沒時間傳訊息給你。」

「……那你本來想約我去吃飯?」

「就是知道你沒空才禮貌性說一下嘛。」田崎吐了吐舌,「放心,我會帶禮物回來給你的,保證大禮喔!不過錢可能是櫻井出的,啊我怎麼說出來了!」

有點無奈地看著自說自話的田崎,御幸乾笑幾聲,儘管再怎麼相近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那個獨一無二的存在。

如果這時候和自己說話的人是他,會有什麼反應呢?

『沒良心!過分!要幫你慶祝居然還另外有約!混蛋四眼!』

他晃晃腦袋,聲音好像就在耳邊似的。

 

 

三年,他從青道畢業的時間。

剛離開的時候還和澤村有郵件往來,回覆速度也是挺快的,後來因為各自忙碌,回覆時間拉長,接著就漸漸斷了聯繫,傳給澤村的最後一封郵件就是恭喜他拿到甲子園冠軍,之後的狀況就不清楚了,連他沒有繼續打球而是回到長野都是透過別人轉述才知道。

一年前,倉持以單身聖誕節這個有點可憐的理由組織一場同學會,不過大家都在為夢想和生活努力,大部分的都是禮到人沒有,其中包括北海道的降谷以及長野的澤村,而今年不知道什麼原因又決定再集合一次,且時間訂在御幸生日這天。

他沒有過生日的習慣,之前的同學會幾乎沒人,所以他的參加意願不高,本來是想留在宿舍休息或是回家陪父親,但是看見倉持傳來的郵件,讓他不假思索地答應了──『澤村說他也會來喔。』

拍拍自己的臉頰,竟有些緊張起來,連比賽的那種緊張感都沒有現在這麼強烈。畢業後沒多久,和新的隊友接觸後,他才驚覺原來自己是喜歡澤村的。

總是想著他的臉,他的聲音在耳邊環繞,時間彷彿還停留在那個高中時期。曾經看著手機通訊錄裡放在第一個的名字,思考很久要不要傳郵件過去,但又害怕突然的連繫叨擾對方的生活,所以他沒有這麼做。

有時候喜歡不一定要說出口的,就這樣默默地也行。等等……倉持不會是注意到這件事情所以才挑了他生日的這天?都不曉得惡友這麼貼心了。

『你今年辦同學會的理由是什麼?』御幸仍好奇地傳了郵件問道。

『嗯,聯誼?』

『哈?聯什麼誼啊,不都是認識的人嗎?』

『就重新認識一下啊。』

『你是指……我和澤村嗎?』

『呿,當然是我和若菜啊。』

盯著倉持的回覆,御幸輕嘆一口氣,默默地笑了。

若菜早就結婚了啊,這件事還是倉持告訴自己的。

 

 

整理簡單的行囊,在御幸準備回家的那天,田崎與櫻井也拉著行李箱要前往機場,他們互相告別,往不同的方向走,想到有事情要跟田崎說的御幸轉過身,見到的是他們牽起的手,愣了幾秒後便笑了出來。

現在回想起來,身為第四棒的櫻井雖然是個少話的傢伙,但只要是田崎的話題都會參與,啊啊,是他們表現的太過自然還是自己沒有注意呢。

放在口袋的手機震了震,見到上面的名字,御幸僵在原地。

『御幸前輩!我下週要去東京啦!!!買了一個很醜的娃娃要送你!』

熟悉的語調,彼此的時間好像又開始流動了。

 

『很醜就別送了,給我現金吧。』

 

 

 

/

 

生日當天,御幸的球迷都在網路為他祝賀,不僅是官方部落格的留言版還有個人主頁,手機也是勤奮地接收來自親朋好友的生日郵件,頻率高到若御幸沒有將震動關掉說不定有人會以為他放了一支按摩棒在口袋裡。

同學會的時間將近,他還站在全身鏡面前思考著要穿什麼衣服,嘆了口氣,將西裝外套扔到床上,在被父親吐槽只是參加同學會為什麼要穿得像成人式後,他決定穿簡便的衣服前往。

將手機收起來前,御幸在滿滿的寄件人裡頭見到自己在意的那個名字,迅速將螢幕滑開,是一個廣告看板,上頭寫著御幸的名字。

『御幸前輩快看東京車站居然有祝你生日的廣告看板耶!好厲害啊!』

好像有聽說他的粉絲集資為他做這件事情,沒想到光是看到照片就那麼震撼,不過他的注意力隨即被第二張澤村的自拍引去,不是懷念那張三年不見的臉蛋,而是他身邊多了一個小孩子。

 

好在意。

提前十分鐘到達現場,想得都是澤村身邊為什麼有個小孩的事情。

「喂,你扳著一張臉幹什麼?」倉持坐在御幸身邊,用目光擋掉了其他想要上前問御幸能不能合照或簽名的粉絲。明明就跟老板說過要包廂的,結果偏偏出了點意外,害他們只能面對這種被側目的狀況。

「你有聽說過澤村結婚的事情嗎?」

差點將嘴裡的水噴出來,倉持一臉納悶,「除了你之外有誰會喜歡那種笨蛋啊?噢,不算若菜,嗯,也不算光舟,更不算市大三那個天久……等等怎麼突然有點多。」欸不對,怎麼都是男生?

「他好像有小孩了。」

好的,這次倉持並沒有忍住,「怎麼可能啊!澤村又不會懷孕!」

 

門外好像有點騷動,似乎能聽見澤村的笑聲,御幸猶豫著要不要走出去的時候,還沒到場的前輩們跟著澤村從外面走了進來,當然,他身邊還真的跟了一個小孩,有點怕生的模樣。

「喲,御幸,好久不見了。」伊敷佐純看起來更成熟了點,不曉得是不是蓄鬍的關係,「你看起來還是這麼欠打啊,帥哥了不起嗎?」

「純前輩,我沒有說自己了不起。」尷尬地笑了笑。

「御幸,生日快樂。」結城哲也則是開場就將禮物遞到御幸面前。

「謝謝哲前輩。」

還沒將禮物接過來,倉持就拉著自己的衣服往後扯,「哲前輩,順序錯了啊!先吃飯吧,禮物等等再說啦!」

「嗯……洋一君現在也這麼會指揮人啦?」

「……亮前輩你別挖苦我了。」

三年級的前輩除了克里斯待在國外沒辦法趕回來,一軍的基本上都到了,最讓人震驚地是增子前輩居然瘦了好大一圈,還留了型男髮型,二年級的就是御幸、倉持,一年級嘛,降谷還是待在北海道,就來了金丸、東条、小春和澤村。

「來,澤村你坐這邊。」倉持騰了一個空位出來,御幸的旁邊。

「咦?」還沒反應過來,澤村就被倉持拉到御幸身邊,他還不忘牽著那個神祕的小孩,「那個……小御你就坐在我旁邊吧。」

「哈?」

「啊,御幸前輩我不是在說你啦!是我表姐的孩子,因為他們出遠門托給我媽照顧。」澤村緊張地揮動著手,「小御一直很想要來東京一趟,雖然不太方便……但還是帶他來了,不好意思啊。」

御幸和那個名喚小御的互看一眼,後者盯著御幸的眼神有點奇怪,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小御拉拉澤村的衣襬,疑惑地看向御幸。

「忘記介紹一下,小御,這位是御幸一也,是我高中時期的前輩,你可以叫他混蛋四眼叔叔。」

「你好,混蛋叔叔。」

「喂,別簡稱啊!我還想說你怎麼突然變有禮貌了……」

「沒辦法,看到御幸前輩的臉就讓我想起以前的事。」

「是嘛,哈哈哈,我也是。像笨蛋一樣的吵。」

澤村和他記憶中一樣沒有改變,就是頭髮…好像短了一點,身高還是比自己矮,瘦了。就像舊友一樣閒話家常,相當的輕鬆和諧,沒有人問起當初為什麼會斷了聯繫,說得都是開心的話題。

每當小御想要打斷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倉持都會放一整杯柳橙汁在他面前,「小孩子別那麼多廢話,乖乖喝果汁。」

邊喝果汁邊看舅舅與看起來有點熟悉男子的聊天,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人,但一時半刻卻想不起來。

 

「我看到小御的時候還以為是你的孩子。」

「噗!御幸前輩你還好嗎?我畢業才兩年的時間能有這麼大的孩子嘛?」

「哈哈哈哈開個玩笑嘛。」

說得也是啊,他們不過就三年未見而已,怎麼卻快得像過了十年一樣呢。時間行走的速度沒有改變,不同的是思念的程度。

自從他體認到對澤村的心意,就沒有再和女孩子交往了。

不知道澤村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御幸前輩有女朋友嗎?」

「咦?」

沒想到對方會提問,御幸搔搔臉頰,「沒有啊,光練習就沒時間了。」

下意識瞄了倉持一眼,發現對方已經跟三年級前輩組喝起酒來了,喂!幫他評估一下現在這種狀況啊!怎麼好像真的有種聯誼的氣氛了啊!

「一定是因為你嘴巴太壞所以沒有女生想要跟你交往吧!哈哈哈哈!」

「那又怎樣,反正我有喜歡的人就夠了。」

「咦?你有喜歡的人了?不是說光練習就沒時間了嗎?難不成你喜歡的人是……」澤村目光不轉睛地看著御幸,「哪個女演員嗎?」

「當然不是。」

「其實我也有喜歡的人了,只是我是最近才發現自己喜歡他的。」御幸難得看見澤村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模樣,「不過啊…」

「『就算對方不知道我喜歡他也沒關係。』」

讓彼此都感到驚訝地異口同聲,昔日投捕默契用在這種時候?

澤村覺得有點尷尬,不按程序走,直接從包包裡頭拿出打算送給御幸的生日禮物,「忘記跟你說生日快樂了,這個送你。」

「噗。」接過禮物,御幸問道:「這就是傳說中很醜的娃娃?」

「沒錯!雖然很醜但我也是找了很久,你就心懷感激地收下吧!」

御幸輕笑一聲,正打算拆禮物,澤村就抓住他的手,「回去再拆!」

沒有馬上回話,御幸先是低頭看著兩人抓在一起的手,澤村立即反應過來,動作迅速地將手收了回去,「我怕前輩們看見會笑我挑得禮物太差!」

「壽星都沒說話了,他們要說什麼。」

「你把這句話到亮前輩面前再說一次!」

看著已經醉得差不多的三年級組,御幸想到可能會被酒瓶砸頭的場景,不禁打個寒顫,「好吧,那我就回去再拆。」

「啊!」一旁的小御像是想到什麼,在澤村背後大叫一聲。

因為現場太過吵雜,沒有讓澤村和御幸嚇一跳,小御將果汁放下,離開座位跑到御幸身旁,指著他的臉,「就是你!就是你!」

「什麼?」

「舅舅桌上的照片啊!就是你!我才說…」小御還沒說完,就被澤村摀住嘴巴迅速扭到另一邊去了。

「笨蛋!別亂說話啊!!!!!!」

 

「那、那個…御幸前輩……」

背對自己的人耳根發紅,方才沒有,不是被凍紅的。

轉過身後那雙不知道怎麼辦的眼神,彷彿那時站在投手丘上不知所措,等待補手引導的模樣。

「剛才我什麼都沒聽見,你不用在意啊,笨蛋。」

 

不管有沒有想通什麼,未來的時間會如何運轉,

他只知道一切又重新開始了。

他們的時間。

 

 

Fin

 

嘴上說不幫御幸寫賀文但我還是用最短的時間撸了一篇,怎麼說都是入圈的一週年嘛,不好意思結尾很匆促,因為我想要回家渣劍三了TT(不!要!說!出!來!)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