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就是跟勒痕差不多的短篇,

短小牛排勢力再度登場。

-------------------------------------------

 

『御幸前輩,這幾天我回房間,倉持前輩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著我,你說是不是被他發現什麼了?』

收到這封郵件御幸真的是哭笑不得,澤村這個笨蛋前幾天在食堂透漏這麼多線索,當時若不是他成功轉移話題,估計會被更多人發現這個祕密,沒錯,他們交往了,雖然沒有特意隱瞞,但也沒有想要說出來的意思。

御幸思索著要怎麼回覆時,澤村再度傳了過來。

『御幸前輩!!!SAFE!SAFE!倉持前輩應該沒有發現什麼喔!因為他剛剛跟我說我的褲子破一個洞啦!他這幾天一定是在猶豫要不要跟我說!』

倉持是會猶豫這種事情的人嗎?笨蛋澤村你好歹動點腦啊!不知道倉持是不是在等自己主動告訴他,因為他們在教室時,對方絕口不提此事,任何一點想要詢問的跡象都沒,或許倉持也認為保持原樣就好。

想了想,御幸還是決定回郵件了,免得澤村追著自己問為什麼都不回覆。

 

──原來你會拼SAFE的英文啊,真是難得。

盯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文字,澤村眼睛瞬間成了火焰形狀,在五號室裡大吼了起來,當然最後被倉持的飛踢制裁了。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如往常般的早起、練習、吃飯、睡覺,對於倉持的事情久而久之就淡忘了。澤村在大家面前一樣認真投球、一樣對御幸沒禮貌,不過在宿舍的角落,和御幸抱在一起時卻是紅著臉羞澀的模樣。

一個漫長的吻結束後,御幸突然自豪這種表情只有自己能夠看見。

「這週末休息要到我房間嗎?」

「咦?御幸前輩你想要幹嘛!週末不是要跑操場嗎?你上次答應我說要跑步減肥的!怕你孤單寂寞覺得冷我還捨命陪君子啦!」澤村嘟著嘴不滿地搥了搥御幸的胸膛。

御幸嘆口氣,「都說只要跟上訓練自然而然就會瘦的,況且我沒有那麼胖吧,不需要這麼急迫的減肥啊。」

「還說!上週你壓得我很痛!不就是你太胖的關係嘛!」

「那是你太瘦了,瞧瞧你這體格。」御幸雙手搭上澤村的肩膀,沿著身體曲線往下摸,然後大拇指壓在他胸前凸起的地方,「總覺得……」

「變態!」澤村一拳就要揮過來,御幸連忙退後幾步。

「好好好,不然這樣吧,週末你先到房間來一趟,然後再去跑步吧!」

迎上御幸的笑顏,澤村一臉嫌惡,「先去房間一趟我就不用跑了啊!!」

御幸皺起眉頭,這個笨蛋為什麼在自己面前會特別精明呢?

「喂,澤村……」

遠遠聽見倉持在喊自己的名字,澤村趕忙將御幸往後推,讓兩人分開一些距離,見到御幸也在,倉持沒有感到意外,接著對澤村說:「你在這裡啊,食堂阿姨在找你,好像有東西要讓你試吃看看。」

「什麼!是新品嗎?我馬上去!」

「對了,澤村。」見澤村興高采烈地要往食堂的方向跑,倉持開口喚住了他,並指著後頸,「後面,有吻痕喔。」

聞言,澤村差點大叫出聲,明顯被嚇了一跳,急忙舉起左手摀著後頸耳根發紅,視線到處游移不知道該看往何處,一臉心虛的模樣,為什麼他沒有辦法扭個一百八十度看見自己的後頸呢?不對,就算能扭還是看不到啊!

只能落荒而逃的澤村在臨走前瞪了御幸一眼。

望著澤村遠去的背影,倉持和御幸進行了面無表情的眼神交流,然後倉持在御幸面前大笑出聲,「呀哈哈哈哈,你看到澤村那個表情了嗎?不行,太好笑了,怎麼這麼好玩!」

御幸嘆口氣,「你就知道欺負他,後頸根本沒有吻痕。」

「沒辦法,誰叫你還不趕緊跟我報告你們的狀況。」

「你明明就發現了還要我跟你說嗎?」

「有些事情不是親口說的感覺就有差嘛。」倉持聳聳肩,不以為然,「就像我能猜到澤村身上一定有吻痕,只是我看不到而已。」

轟地一聲,御幸乾咳幾聲,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微弱地說了句,「少囉嗦!」

 

 

 

 

 

 

「是說,食堂阿姨給你吃了什麼?」

「不要說了,是納豆布丁啊啊啊,我要瘋了!!!納豆這種東西能吃嗎?!!!」

 

 

Fin

 

    文章標籤

    鑽石王排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