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幸前輩,你是不是變胖了啊?」

吵雜的食堂恰巧有幾秒的安靜,坐在御幸對面的澤村吃了一口飯後,什麼都沒多加思考地脫口而出,包括當事人在內,全都愣在原地。沒多久,迴響在食堂的笑聲連外頭都聽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御幸的惡友笑得更猖狂。

「呀哈哈哈哈哈!不行、這太好笑了!」倉持笑到眼角擠出了淚水,手中的筷子直接擱在桌面,完全沒有吃飯的心思了。

澤村見其他桌的隊友不是像倉持這樣大笑的就是像小湊那樣掩嘴偷笑的,當然也有像降谷那樣在神遊的,只有御幸一也臉上寫著無奈,因為無法反駁。

時間在秋季大賽後,養傷期間無法上場,雖然沒有吃得特別多,可是當他傷癒穿上棒球服的時候,確實有種向外發展的感覺,只是沒有其他隊友跟他說過,所以他都不當一回事,畢竟他整體看起來,還是瘦(帥)的。

「我說啊,你跟前輩講話真的很沒禮貌啊。」御幸輕輕嘆口氣,也不怪澤村在這種場合把這種問題扔出來,「你沒有聽說體重是男人的秘密嗎?」

「沒有。」嘴裡還嚼著飯,澤村馬上開口。

「不過真是難得呢,平常善於觀察的倉持前輩都沒有發現御幸前輩胖了,但是榮純君卻發現了,難道你對體重很敏感?」小湊柔聲地說,微笑看向澤村,但後者卻一臉驚恐的模樣,同時倉持也嚴肅了起來。

「不,我只是擔心御幸前輩之後會變得像增子前輩一樣。」

聞言,在場眾人微微抬起下巴視線往上,「喂喂喂!你們幾個不要想像!」御幸趕忙喊出聲,阻止他們的行為。

「說不定御幸吃胖點也是好事啊。」倉持笑說,「捕手本來就要壯一點嘛,這樣才不容易受傷,至少還有肉能夠保護你。」

「你們就放過我吧,開始訓練後會瘦的。」御幸尷尬地笑了笑,這難道就是平常欺負太多人的後果嘛,他捏捏自己的手腕,也沒有粗多少嘛。

「對了,御幸前輩,這週放假你要不要買幾件新的內褲啊?」澤村的話讓正在喝湯的隊友們差點噴了出來,「我剛好要去商店街買點東西,一起去嗎?」

倉持將飯吃完,單手撐著臉頰看了澤村一眼。

「咦?為什麼御幸前輩要買新的內褲啊?破掉了嗎?」小湊好奇地問。

「因為御幸前輩變胖了啊,內褲變緊了,腰都會被鬆緊帶勒出痕跡。」

「都說會變瘦的嘛。」御幸對澤村使了眼色,不過正和小湊對話的澤村並沒有注意到,倒是發現倉持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看,「怎麼了嗎?難道我看起來真的胖了?」

「噢,沒有。」倉持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我只是很好奇,不管我這樣盯著你看多久都沒有辦法看出你的腰有勒痕啊。」

噗───!!!御幸被噴了滿臉的湯。

澤村被湯嗆得猛咳,一旁的小湊趕緊替他抽了紙巾,不過擦的是被噴濕的桌面而不是御幸的臉,「榮純君你別喝的這麼急啊,沒人會跟你搶的。」

「我、我沒有!」因為咳嗽的關係,澤村的臉都被嗆紅了。

「笨蛋。」怎麼有人這麼傻,御幸無奈地說道。

 

 

 

Fin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