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沒有主題

‧OOC

-------------------------------------------

青道高中奪得甲子園亞軍已經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

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克里斯再度回到球場,哲竟然參加地區的將棋大賽,純的投球似乎有了點看頭,丹波終於完成跟男神搭檔的夢想,增子減肥成功,倉持抱怨怎麼連職棒都跟御幸在同個隊伍,還有很多很多事,不管是開心的還是難過的。在眾多回憶裡,對青道隊員造成最大衝擊的不是澤村榮純和御幸一也交往,而是若菜交了男朋友的這件事,雖然他們從來不覺得澤村會跟他的青梅竹馬在一起。

至於御幸和澤村是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青道沒人知道正確時間,有人推測應該是拿到甲子園亞軍到御幸畢業前這段時間,有後輩在三年級要離開學校前跑去跟倉持確認,只得到對方一句:「他們什麼時候交往,關我們什麼事。」

沒錯,後輩們只需要將專注力放在球場上就夠了,前輩的情事就……

 

「澤村前輩,御幸前輩會不會擔心你被搶走啊?」

突如其來的問句讓澤村愣在球場上,這後輩在問什麼呢?搶、搶什麼搶?難道這群後輩真的覺得兩個男人之間交往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狀況嗎?他起初死守著這個祕密不願意說出來就是怕後輩調侃,豈知他們不僅沒調侃還很快的接受了這個設定,倒是御幸自己調得很開心。

「我想御幸前輩應該不擔心這個吧。」澤村只能傻笑回應了,畢竟職棒也很忙碌的啊,哪有時間管他呢。

「那澤村前輩和御幸前輩交往前後沒有什麼差別嗎?」

「啊?要有什麼差別?」

他們就是在一個氣氛使然下,御幸對他說了『我們在一起吧。』不是什麼難以說出口的喜歡,也不是什麼浪漫告白。其實這個時間點交往很尷尬,因為這是他最後一年的甲子園,御幸也在職棒為夢想努力,他們沒什麼重疊的時間,何必要綁在一塊?不過換個方式想,只要撐過這一年不就好了嗎?

「澤村前輩不怕被御幸前輩甩嗎?他長得那麼帥,有很多人向他告白吧。」

這問得都什麼問題啊,不是在練球嗎?怎麼感覺像是戀愛諮詢大會?

澤村不悅地喊道:「那傢伙也只有長得帥這個優點啦!我沒有甩他已經很好了!」

「可是澤村前輩以前說御幸前輩很會做料理、是個棒球天才、雖然壞心眼但是笑聲很好聽,而且還會抽空陪你傳接球,然後……」

「停停停!」澤村趕忙制止後輩接著說下去,伸手摀著自己因為驚訝微啟的唇,他不記得自己喝過酒啊,怎麼可能會在後輩面前說這些?

「好了好了,你們要聊多久啊!」金丸見澤村通紅的耳朵,走過來阻止話題繼續,沒有前輩在了,真的很難控制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傢伙。

「金丸……」澤村抿唇皺著眉頭看向他,「我真的有這樣說過御幸前輩?」

思考片刻,他答:「雖然沒有明目張膽,不過你對御幸前輩的確是誇獎多於批評,尤其是──開始交往之後。」後面六個字說得小聲。

「咦?金丸你知道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你不就是在套我話嘛!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金丸!虧你還是隊長!」

「你、給、我、去、練、球。」

 

 

 

每周見面一次,其餘時間都是用視訊電話以及郵件聯繫,完全不像是高中生在熱戀期該有的交往模式,雖然有時候很寂寞,但確實是挺過來了。在澤村畢業後,便與用最短時間被選為職棒一軍的御幸同居在東京。

不過澤村沒有選擇職棒,而是待在東京念大學。

「御幸前輩,我上周跟倉持前輩見面,他要我轉交一封信給你。」

同居第一天,他們將行李整理完畢,佈置好家具的方向,澤村從背包裡頭拿出一封樸素的信,御幸接過後微微皺眉,他和倉持在同個隊伍裡頭,為什麼不直接給他,需要透過澤村?

他在澤村面前將倉持給的信打開,裡面只有一句話。

『我發自內心敬佩,忍耐一年,辛苦你了。』

御幸不知道做何反應,澤村湊了過來,將上頭的文字一一念出,接著雙手環胸,認為倉持只誇御幸很不公平,「倉持前輩為什麼只敬佩你啊!我也忍耐一年啦!」

看了澤村一眼,御幸嘆了口氣。

「澤村,你覺得我們交往一年多,進度還在牽手跟接吻是不是太慢了?」

「……」停頓幾秒,他好奇地問,「不然還有什麼嗎?」

「玩……長條物之類的?」

「哼,御幸前輩你有一年沒有接觸我了吧!」

聞言,御幸的內心有些騷動,這個笨蛋居然聽得懂?

「我現在打擊可是很厲害的喔!你有球棒嗎?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們到外面的公園,讓你親眼見證一下!」盯著御幸有點洩氣的模樣,澤村納悶地問:「長條物不是指球棒嗎?」

「不是,你再想想。」

居然在這個時間和他玩猜謎?好啊,御幸前輩,別以為他是真的笨。嘆口氣,這真是困難的題目,他看著御幸不安分地手指頭,靈光一閃。

「雖然現在沒有投球了,不過御幸前輩想玩的話也行。」澤村望著自己的雙手想了想,猶豫了會兒,將右手伸出去,「但左手就算了,右手給你玩吧。」

下一秒御幸將倉持給他的信撕爛,直接扔進垃圾桶。

交往一年多,第一次冷戰,雖然只持續了五分鐘,澤村至今還是不知道御幸到底在生什麼氣,不過隔天澤村發現自己的枕頭上放了很多黃色書刊。

 

「哇,你今天的牽制球就像要把人砸死一樣,心情不好?」

「你覺得什麼樣的暗示才對笨蛋有用?」

「對笨蛋還要暗示?直接推了啊。」

 

 

Fin

 

我記得我的標題本來是要打周定題的男友力,然後腦袋一片空白,手指就自己敲敲敲,等我回過神發現自己不知道在打什麼,好可怕啊。

 

 

    文章標籤

    御澤 鑽石王牌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