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純!一也來找你玩囉!」

原本坐在地面的澤村,迅速將玩具扔至一旁,跳上床摀著自己的耳朵,對於母親的叫喊,他選澤無視。不管母親連續喊幾次,澤村都沒有回應,接著便聽見她碎碎念的聲音而且離房間越來越近,在門開啟的瞬間,他用棉被將自己緊緊裹住,聲音全悶在裡頭,「我今天沒有心情跟他玩,叫他回去!」

「你怎麼了呀,榮純?跟一也吵架了嗎?你已經連續第三天這樣了。」

「沒有!沒有吵架!」即便母親想要拉開棉被,他也抓得死緊,「反正你去跟那傢伙說,我今天不想跟他玩!」

母親無可奈何的嘆口氣,轉身,接著說:「如果真的吵架了就趕緊和好吧,不然你真的就沒有朋友了!」

聽見門闔上的聲音,澤村才從棉被裡探出頭來,俐落地跳下床走向窗邊,將窗簾掀開一小角,看著與隔壁棟相鄰的房間,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他們離開了原本居住的地方,搬到市中心約莫三個月的時間,因為本身就是個熱情的孩子,沒多久就和附近的孩子都玩得不錯。

只是和隔壁御幸家的孩子關係有些微妙。

「都說不是吵架了……」

 

 

「你好,我是今天搬到隔壁的澤村,這是一點心意,還請多指教。」

「唉呀呀,澤村太太你客氣了。」

緊抓著母親的衣襬,澤村睜著圓滾滾的眼睛,不同以往容易害羞的孩子,毫無保留的直盯屋內,御幸爸爸順著他的視線回過頭,發現自家兒子從門邊探出個頭,御幸爸爸見狀笑著說道:「不好意思,那是我的兒子。」

「一也,過來打聲招呼!」

對他招了招手,隨後他小跑步的站在御幸爸爸身邊,雙手擺在後頭,對著澤村母子點點頭,「你們好,我是御幸一也。」

「真是個有禮貌的孩子,榮純…」她推了推澤村的背。

澤村看了母親一眼,上前一步,聲音相當宏亮,「你們好!!!!!!!我是澤村榮純,小學四年級!興趣是打棒球,討厭的食物是納豆!!!」

似乎被他的嗓門嚇到,御幸爸爸還沒回神,就聽見御幸的笑聲,以為對方在嘲笑自己,澤村有些不開心的說:「你笑什麼笑啊!混蛋四眼!!!」

「榮純!不可以這樣!」

「哈哈哈哈哈!」御幸反而笑得更大聲了,「你這個人還真有趣啊!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當好朋友的。」

「你要相信什麼啊!我沒有說要跟你當好朋友呀!我最不喜歡無緣無故嘲笑別人的傢伙。」雙手環胸別過臉,澤村看起來一臉不悅。

「咦?我沒有嘲笑你啊。」御幸露出驚訝的神色,「像你這麼真(蠢)誠(萌)的個性我還滿喜歡的呢。」

澤村停頓三秒,對著御幸燦爛地笑著,說:「什麼嘛,原來是這樣啊!那你還滿有眼光的啊!」

盯著澤村的笑容,反倒讓御幸沒辦法接話了。

一直微笑看著自家孩子對話的家長們,跳出來打了圓場,「榮純這孩子什麼都沒有,就精神特別好,如果一也不嫌棄的話,隨時都能來找他玩。」

「媽咪!是我不要嫌棄他才對啊!」澤村用力扯了母親的衣襬。

『媽咪?』御幸愣了一下,忍住笑意。

「那真是太好了,因為我工作的時間很不穩定,經常讓他一個人回家,總會特別擔心他的安全。」御幸爸爸搔搔腦袋,語氣聽起來有些自責。

「我不是小孩子了,放學的時候也都跟同學走在一起,你不用擔心啦。」

御幸吁口氣,因為父親工作忙碌的關係,跟他相處的時間很短,有時候連晚飯都沒有辦法一起吃,但那也無所謂,只要父親身體健康就好。

餘光瞄見澤村太太抿著嘴唇,看著自己的表情有些複雜。

「啊,不好意思,突然就跟你們說這些。」御幸爸爸趕忙道歉。

「叔叔,沒關係,從現在開始你完全不用擔心了!我澤村榮純會負責帶他一起回家!因為這是身為大哥的職責所在!」澤村胸有成竹的模樣。

「榮純說得沒錯,如果御幸先生還沒到家,一也就先來我們家吃飯吧,人多比較熱鬧嘛,我先生絕對不會介意的。」澤村太太不停點頭,她剛剛差點就要落淚了,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堅強懂事的孩子。

「怎、這樣太麻煩你們了……」

「絕對不會麻煩的!」

事情的發展讓御幸有些意外,看澤村那一副我就是大哥的表情,讓御幸轉過身背對他們,肩膀微微地抽動,不行,差點忍不住了,那傢伙腦袋到底裝了些什麼啊?未免也太有趣了。

『啊啊,這樣就哭了,看來以後說話不能太兇。』

以為御幸在哭的澤村,後來就發現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

 

 

信誓旦旦說要和御幸一起回家的澤村,完全沒有他們兩個的學校有可能不是同一所的念頭。晚餐時間經爺爺提醒後,他和母親同時露出震驚的表情,不是住在隔壁而已嗎?同一所學校應該是正常的吧?幸好擔心是多餘的,他倆不僅是同所學校,而且還在隔壁班。

在班上成績優異很受女孩子歡迎的御幸,每到休息時間都坐在窗邊的位置對外發呆,四周散發很難靠近的氣息,而那個叫做澤村榮純的傢伙轉來後,每次都把御幸往外拖,說什麼老悶在教室裡面不好,身為大哥就要照顧小弟。

御幸班級的同學還以為他被澤村這個不良屁孩欺負了,但認真看他們的相處模式後,又覺得澤村不像是欺負人的那個。

「這個關卡超難的為什麼你一下子就破關了?」

「可能跟腦容量有關吧?」

「御幸一也!!!!!你是這麼跟大哥說話的嗎?」

「是是是,大哥我錯了。」

 

「今天小考成績出來了,怎麼辦,我不敢跟媽媽說。」

「不是每次都很爛嗎?還差這次?」

「你這傢伙真的很討厭!!」

「下次我教你?」

「真的嗎??!!!你人真不錯耶,是我錯怪你了,一直以為你只是個嘴巴很壞的討人厭小弟。」

「……沒關係的,大哥,你也滿蠢的呀。」

「你說什麼!!!!!」

 

雖然兩個人經常吵架,但在外人眼中,感情好像越來越好了。

兩個月過去,御幸幾乎都是先到澤村家裡,等父親歸來後才回去,澤村的家人都很喜歡這個聰明的孩子。而兩個人的房間陽台是連在一起的,有時候會開窗直接對話,最初幾次澤村都忘記關窗戶,被風吹到生病,後來只要發現澤村忘記關窗,御幸都會不顧危險,從陽台那邊跳過來幫他關。

 

「吶吶,御幸,明天我們到公園玩吧?」

兩家窗戶敞開中,澤村趴在陽台竿上對著坐在書桌前的御幸說道。

停下手中的筆,御幸往他的方向看去,瞇起眼睛說道:「你前幾天不是跟小麗鬧不愉快了嗎?她每天都會去公園玩鞦韆的。」

「那是前幾天的事情嘛!」澤村左右搖晃著身子,笑嘻嘻地說:「我今天聽媽咪說,有個遊戲叫做躲貓貓啊,要很多人一起玩才好玩!」

「躲貓貓兩個人也能玩的啊,我們兩個。」御幸接話。

「兩個人玩應該很無聊吧?就是要很多很多人玩才好玩!雖然我是有點不想看到小麗啦,但還有其他人可以陪我們玩啊!像是小春、小亮他們啊!」看御幸低頭沒有接話,澤村繼續說:「不管啦!明天放學後我先去公園找人,你記得要來喔!記得喔!」

「嗯,我會記得。」御幸站了起來,作勢要將窗戶關起來,「我們班明天有小考,我先念個書,晚安,你記得蓋被子。」

「哦,好!」

看御幸連窗簾都拉下來了,澤村突然覺得他有點奇怪。

沒想到御幸比自己還更討厭小麗啊……

 

/

 

將窗簾拉下的御幸一也,放下手中的筆,以大字型的姿勢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長長吁了一口氣,什麼時候開始他只希望澤村和自己玩呢?明知道這種感覺是不對的,但總忍不住的生氣。

更無奈的是,澤村絕不會發現自己生氣了。

 

澤村搞不清楚狀況也不是第一次,就像他在公園和小麗鬧不愉快,是因為察覺不到小麗喜歡他,老是做些讓她拉不下臉的事情,趾高氣昂的小麗才會在眾人面前發怒,而突然被兇的澤村只覺得她莫名奇妙,聽說戀愛中的女人已經不講理了,更何況是戀愛中的小屁孩。

明天的躲貓貓之約,如果自己爽約,澤村會有什麼感覺嗎?會像對小麗一樣認為自己莫名奇妙還是會生氣的跑到家門口大罵呢?腦中突然閃過澤村哭得稀哩嘩啦的畫面,讓御幸不由得笑出聲。

絕對是會哭吧,那麼愛哭的傢伙。

 

翌日,澤村放學急急忙忙跑出教室,經過隔壁班的時候,與正在收拾書包的御幸四目相對,停下腳步對著御幸笑了一下,繼續邁開步伐雀躍地跑向公園找尋躲貓貓之友。

就算看到澤村的笑容,還是不怎麼開心的御幸,嘆口氣,背起書包打算到公園赴澤村之約,還沒走出教室就被班長喚住,「御幸君,你要去哪裡?」

「咦?」御幸轉身看著眼前這個戴著眼鏡的女孩,「當然是回家呀。」

她看起來有點不開心的說道:「你忘記今天我們兩個要打掃兔子棚嗎?上次讓你偷跑成功,這次絕對不讓你逃了!」

「班長,今天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回去一趟。」

「不管!如果你再偷跑我就要去跟老師告狀!」女孩雙手叉腰,指高氣昂的模樣,御幸懷疑她根本就是第二個小麗,所以說她也是對自己有意思嗎?

「那你去吧,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走。」御幸轉身欲走,卻被她拉住。

「想都別想!」她拉著御幸要往兔子棚走去,後者被嚇了一跳,因為眼前這個女孩子的力氣真是太可怕了,他居然完全掙脫不了。

「妳讓我走行不行啊?下次我會打掃,今天真的有事!」

眼鏡女孩停下腳步,面無表情的回過頭,對他吐吐舌頭,不以為然地說道:「我最討厭你這種不負責任的傢伙了!」

御幸聳肩,同樣不以為然,「那又怎樣,我喜歡的人喜歡我就好啦。」

「……」

突如其來的沉默,御幸正想甩開她離開教室,不知道為什麼她開始大哭,讓還沒離開教室的同學嚇一大跳,老師也被驚動的出現。

御幸傻住了,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兔子棚如他所願的不用打掃了,但不知道被老師留下來說教多久,說是讓女孩子哭是不對的行為,拜託,想哭的是他才對好不。

好不容易脫身,御幸邁開步伐以最快的速度往公園跑去,他不知道自己耽誤了多少時間,奔跑的過程中,腦海浮現的只有澤村哭得亂七八糟的表情,就算他平時會壞心的惹哭澤村,但這次他完全不想讓澤村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像是故意放鴿子之類的。

一到公園,就看見幾個小朋友聚在一塊兒,表情看來有些微妙。

氣喘吁吁的御幸試著平穩自己的氣息,他感覺雙腿有些發軟,緩慢地朝人群走去,一張一張都是常見的臉孔,包括小麗在內,但是卻沒看到澤村。

「你們在做什麼?」他開口詢問,道:「躲貓貓還沒開始玩嗎?澤村呢?」

靠近之後他才看見小麗眼眶有些濕潤,她沒有注意到御幸滿頭大汗的模樣,語氣有些緊張地說:「小澤不見了!小春把所有人都找到了,就是沒有找到小澤,最後我們大家一起找,還是找不到他!喊他名字也沒有出來。」

「怎麼會?」聞言,御幸也緊張起來,問:「你們能夠躲的範圍不就是公園嗎?」

「可是公園每個地方我們都找過了,沒有看到他呀!」

御幸看向其他小朋友,他們都點點頭。

「小一,你沒看到他嗎?」

「你叫誰小一呀!我是跟你很熟嗎?」目光兇惡的綠髮小朋友下意識回答,接著說:「誰知道那個笨蛋跑去哪裡了呀,我們也很著急呀。」

「我們別太擔心,說不定他是回家了…」粉色頭髮的瞇瞇眼小朋友看向御幸說道,「你要不要去他家找找看?他剛開始玩的時候,表情不太對。」

「對呀,小澤看起來不太開心的樣子。」小麗接話,澤村來找他們幾個問要不要玩躲貓貓,只是他沒有說御幸也會來,待人聚集的差不多也不馬上開始,老往公園門口的方向看,最後是有人說再不玩就要回家才開始遊戲。

御幸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點點頭,轉身離開公園。

他想,澤村那傢伙肯定在找自己。

 

/

 

 

離開公園的御幸沒有馬上到澤村家,而是安靜的回到自己家,走進到房間拉開窗簾,打開陽台的窗戶,看見對面房間的燈是暗的,小心翼翼跳到澤村家的陽台,確認裡面沒有人在,才回到自己房間。沒有回家,這下子真的麻煩了。

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御幸只能把握時間將平常他們兩個會去的地方去過一遍,逢人就問有沒有看到個子比他矮一些笑起來像笨蛋的孩子,得到的答案是,沒有。

同時間,澤村媽媽看了一眼時鐘,對澤村和御幸的晚歸感到納悶,晚飯時間都快要到了,澤村再怎麼貪玩,御幸都會把他強拉回家的,這次怎麼有些不太尋常?她將圍裙脫下,決定到公園叫孩子們回來吃飯。

「澤村那個笨蛋到底跑到哪去了……」手裡拿著澤村的照片,御幸很是焦急,晚飯時間已經到了,澤村的家人應該很擔心他們兩個到哪去了吧,該回去找尋協助了。

「哎,小朋友,這麼晚了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回過頭,警察叔叔騎著腳踏車在御幸身邊停下,「是不是迷路啦?」

御幸搖搖頭,他想自己差不多該回去了,「我只是在找東西,現在要回家了。」

「這樣呀……」警察叔叔笑著摸摸他的頭,「需要送你回去嗎?」

「不用了,謝謝。」

御幸向警察叔叔點點頭,轉過身的同時,放在口袋裡的照片就這樣掉了出來,他正準備彎下腰撿,卻被警察叔叔搶先一步,他見他瞇起眼睛,盯著照片不放,「原來這個小朋友是你的弟弟呀?我剛剛有看到他呢,你們長得可真不像。」

聞言,他睜大雙眼,拉住警察叔叔的褲管,「他在哪裡?我在找他!」

「咦?那孩子迷路了嗎?」

御幸點點頭,警察叔叔將照片還給他,然後將他抱了起來,放在腳踏車的後座,「坐好囉,我載你去找找。」

御幸抓著他的衣服,風吹得有些冷,又聽見他喃喃自語,「我看見你弟弟的時候,天色不算太晚,當時他身邊跟著一個大人,我以為是他媽媽,就沒有多加注意了。」

「叔叔你能快點嗎?」聽見澤村身邊還跟著另一個人,他就開始緊張了,那傢伙這麼笨,說不定被詐騙集團拐走還幫忙數鈔票呢。

「哎,孩子呀,要安全駕駛不能超速。」

「你如果不快點我就跳車了!」

「我說你……」這孩子是穿越來的嗎?為什麼語氣那麼不像同齡人呀?

警察叔叔騎著腳踏車在他看見澤村的地方繞來繞去,但完全沒有他的蹤影,御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因為太陽已經完全消失了。

「……叔叔先帶你回家好不好?說不定你弟弟已經回家了。」

「他不是我弟弟!」御幸神色落寞,「是很重要的………」

警察叔叔嘆口氣,摸摸御幸的頭,既然是小朋友不見的事件,還是跟家裡連絡比較好,他坐上腳踏車正要踩踏板,身後的御幸拉拉自己衣服,說道:「我想要自己走回去。」

他想要再去公園找找看,說不定澤村回到公園找他了。

「小朋友,現在很晚了,你一個人回去危險。」

御幸沒聽他的,直接跳下車,就往別的方向跑去,「喂!你等等啊!」

「有小偷!有小偷!!」

準備騎車去追御幸的警察叔叔,聽見不遠處有人大喊,看著御幸的背影猶豫幾秒,還是往另一個方向騎去。

在民眾的幫助下,成功制伏小偷,他把腳踏車留在原地,將小偷帶回派出所時,發現自己看見的小朋友居然坐在裡面和同事說話,手裡拿著棒棒糖,臉頰好像被他哭紅了。

「瀧桑,這個小朋友是?」

「有個小姐送來的,說這個小朋友好像迷路了,一直在附近遊蕩,一開始什麼都不說,只會哭,哭完就吵吵鬧鬧的說要回去,因為怕他又在外面迷路,只好買糖給他吃。」

將小偷銬在一旁後,警察叔叔搔搔臉頰,遲疑地說:「剛剛有個小朋友在找他。」

聞言,澤村放下手中的棒棒糖,看著他喊道:「是不是御幸?是不是御幸?」

「御幸?我不知道那個小朋友叫什麼名字,就是戴著眼鏡…」

「他是不是看起來很壞!像個奸詐的狐狸?是不是一直在說我的壞話?」

「沒有,他拿著你的照片一直在找你,看起來很擔心的樣子。」

「………」澤村低下頭,又想哭了。

「你記得你家在哪裡嗎?」警察叔叔蹲下身,看著澤村問道。

「不知道,我只知道附近有公園。」澤村自從搬到這裡,不管上學還是放學都跟御幸一起行動,也只記得從學校到公園的路,只要出發點換了,就不知道該怎麼走了。

澤村在公園等御幸,卻發現對方沒有赴約,想起昨晚御幸有點奇怪的樣子,猜想是不是自己惹他生氣了,於是在躲貓貓遊戲開始後,就離開公園,想到學校找他,沒想到走著走著卻發現四周的景象很陌生,想回到公園也不知道怎麼走。

最後因為肚子餓,又找不到御幸,坐在路邊開始哭起來,被一個和藹的姐姐帶來這裡。

『不知道你家在哪裡,居然現在才迷路也是挺厲害的啊……』警察叔叔心想。

「瀧桑,那個小偷麻煩你了,小朋友的哥哥應該沒走遠,我騎車載他到公園看看?」突然想到自己的車扔到事發現場,趕緊補充:「不過我先借你的車騎。」

「啊?但是我們已經連絡到小朋友的媽媽了,他家就在公園旁邊而已。」

腦中突然閃過御幸失落的表情,警察叔叔不知道為什麼有種想要趕緊讓他們見面的感覺。

「我沒有哥哥呀。」澤村嘟著嘴好奇地問。

「啊,就是那個叫做御幸的小朋友啦,我剛剛要送他回去,但他卻跳車跑走了。」

「御幸不是我的哥哥!我才是他的大哥!大哥!!!」

「……難怪他會說你不是他弟弟,原來他才是你的弟弟呀。」

「對啊!哈哈哈!我是個相當稱職的大哥喔!」

『…迷路的大哥嗎?』警察叔叔心想。

不過,既然已經連絡家長來帶小朋友,也不方便做些多餘的事情,於是拉開椅子,對犯案的小偷做了簡單的筆錄,沒多久澤村媽媽和爸爸就風塵僕僕的來到派出所,警察叔叔想要開口安慰家長,沒想到他們卻很有默契的先將澤村大罵一頓。

不外乎就是這個時間點跑去哪裡了,居然還被送到派出所來,為什麼沒有乖乖的跟御幸一起回家之類的,澤村扁嘴什麼話都不反駁,只是默默問句:「御幸呢?」

澤村夫妻互看彼此,再看看澤村,說:「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沒有呀!!」澤村大喊。

「啊,說得也是,如果御幸跟著你的話,你也不會在這裡了。」澤村媽媽頓悟了真理,恍然大悟地說,隨後幾個大人互相看來看去,嗯?這難道是另一個小孩的失蹤事件嗎?

 

/

 

根本不曉得現在幾點了,御幸只覺得走得腳痠,肚子又餓,他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發呆,剛才回到公園後,其他小朋友都不知道跑去哪了,他默默審視每個角落,只差沒將土翻起來了,還是沒有找到澤村的蹤影,不知道這個笨蛋到底跑去哪了,不會真的是被壞人帶走了吧?

「御幸!」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有些發滯的眼神重新聚焦,往聲源處看去,看見澤村拿著棒棒糖,笑著對他揮手。

他站了起來,澤村跑到他的面前,正要說話,卻被御幸吼了回去,「你跑去哪裡了!!!」

澤村臉上的笑容凝結,像是被嚇到了,澤村夫妻站在後面也有點震驚,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過御幸對自家兒子生氣的模樣。

「我、我……我迷路了嘛…」

「你乖乖待在公園裡面的話還會迷路嗎?你亂跑什麼?」

「還不是你!誰叫你沒有來公園找我啊!不是都約好了嘛!」

「………」

澤村抿著嘴唇,眼眶有些濕潤,「我想去學校找你,但找不到路……」

「哎呀,一也,你也不要跟榮純生氣了,這孩子就是腦子不太好,路都記不起來。」

「媽咪!!我記得路!」

御幸對著澤村夫妻微微鞠躬,說道:「抱歉,我在學校耽誤了一些時間,沒有顧好他。」

「沒關係沒關係,有驚無險,你們肚子應該都餓了,我們趕快回家吃飯吧!」澤村媽媽笑著說,「對了,不知道御幸先生回來沒有,這件事情他還不知道呢,等等也請他一起來吃吧。」

澤村和御幸並肩走著,可是兩個人在回程途中沒有說話,只有澤村媽媽跟御幸說話的時候,他才有開口,澤村偷瞄御幸幾眼,他不懂明明是御幸放他鴿子,為什麼卻比他還要生氣,該生氣的是自己才對吧。

 

「什麼,居然發生這種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幸好榮純沒什麼事。」御幸爸爸在飯桌聽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有些震驚地說道,他看了御幸一眼,後者只是默默吃飯什麼話都沒說,輕嘆一口氣,自己的兒子現在或許正被一種叫做愧疚的情緒困擾著吧。

「沒事沒事,是我兒子太笨了,連路都認不得。」澤村媽媽嘴上這麼說,但還是在派出所看到澤村後心中的大石才放下,「一也在外面不停找我的兒子,也是辛苦了。」

「………」澤村默默吃了一口飯,沒有反駁自家母親說話的力氣,他看著坐在對面的御幸,只是低著頭吃著白飯,感覺心神都不在這裡。

他夾了一個章魚香腸,扔到御幸的碗裡,「看在你這麼辛苦找我的份上,這個給你吃啦!」

御幸看著章魚香腸,再看了澤村一眼,默默勾起嘴角,「這個也太廉價了吧,真小氣。」

「什麼!!!你說什麼!!!那可是我最愛吃的東西耶!!!!」

「那還給你,我不要吃。」御幸將章魚香腸丟回澤村碗裡。

「大哥給你吃的,你應該要高興的接受然後說謝謝!」澤村不甘示弱的又把香腸放到御幸的碗裡。

「我才不要,你喜歡吃就自己吃啊!」

「御幸一也!你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謝謝嗎?」

「我才想問你,知道什麼腦子這兩個字怎麼寫嗎?」

「扯到這個幹嘛啊!你是不是想被我揍!混蛋四眼!」

「笨蛋!澤村笨蛋!」

兩人一來一往毫不退讓,澤村夫妻和御幸爸爸看他們這樣胡鬧,也只是看著彼此笑了笑。

 

 

/

 

晚飯時間結束的御幸家。

御幸爸爸坐在客廳看著報紙,御幸坐在他旁邊,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焦慮,按著遙控器的手沒有停過,御幸爸爸注意到了,開口問道:「你今天嚇到了吧,下次不要再這樣了。」

「爸爸……」

「嗯?」御幸爸爸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長大之後,我可以娶澤村當老婆嗎?」

瞬間,御幸家的客廳下起名為茶的濛濛細雨。

狂咳幾聲,御幸爸爸覺得有些喘不過氣,彷彿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什麼。

「你跟他兩個都是男孩子。」

「他太笨了,我不想他長大去禍害其他女孩子。」御幸嘴角緩緩勾起,「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的接收他了,你應該不反對吧?」

看著自家兒子的眼神,御幸爸爸嘆口氣,是認真的呀。

「如果你長大之後還是這麼想的話,我就不反對。」

「謝謝爸!我現在就去告訴澤村這件事!」將遙控器扔在一旁,御幸就要往房間跑。

「他知道你想娶他?」

「不知道呀,所以我現在去說!」

 

御幸立刻跑回房間,拉開窗簾的時候,看見澤村站在陽台上,對著自家陽台比個鬼臉。沒想到御幸會沒有開燈就回房間,澤村嚇了一大跳,轉身要回房間。

「喂!澤村!我有話要跟你說!」御幸打開窗戶,對著澤村喊道。

「幹嗎?要跟我吵架的話我完全可以奉陪喔!」

「……當我老婆好不好?」

「啊?」

「我喜歡你呀,聽說未成年不能結婚,我們長大後就結婚,要不要?」

「當、當然是不要啊!!」澤村紅著耳朵,迅速將窗簾拉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那個眼鏡屁孩是不是有什麼毛病,他們才幾歲而已就說什麼結婚,而且他們剛剛不是還在吵架嗎?畫風怎麼變得這麼快!

澤村偷偷將窗簾拉開小小的縫隙,看見御幸還站在陽台邊,聽不到聲音,但看口型好像在說『我不會放棄的。』

第一次,澤村覺得,陽台連在一起真是個糟糕的設計。

 

 

「榮純!一也來找你玩囉!」

原本坐在地面的澤村,迅速將玩具扔至一旁,跳上床摀著自己的耳朵,對於母親的叫喊,他選澤無視。不管母親連續喊幾次,澤村都沒有回應,接著便聽見她碎碎念的聲音而且離房間越來越近,在門開啟的瞬間,他用棉被將自己緊緊裹住,聲音全悶在裡頭,「我今天沒有心情跟他玩,叫他回去!」

「你怎麼了呀,榮純?跟一也吵架了嗎?你已經連續第三天這樣了。」

「沒有!沒有吵架!」即便母親想要拉開棉被,他也抓得死緊,「反正你去跟那傢伙說,我今天不想跟他玩!」

母親無可奈何的嘆口氣,轉身,接著說:「如果真的吵架了就趕緊和好吧,不然你真的就沒有朋友了!」

「都說不是吵架了……」

媽咪,他可是肖想成為你兒婿的人耶。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