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三十一日,倉持收到一封簡訊,是高中時期的惡友、現在的雇主傳來的,低頭看了眼訊息,裡面只有簡短一句話--

我準備今天跟澤村告白。

 

沉思了幾秒,倉持飛快的輸入文字,回傳。

『有時間回來?』

良久,都沒有收到對方的回信,倉持無所謂的將手機放回口袋,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走上公寓樓梯,來到熟悉的門前,拿出鑰匙插進去,轉動門把,屋內一片漆黑。

「笨蛋澤村,你到底醒了沒有呀?週四沒課也不要睡這麼晚。」

對方沒有回應,倉持將電燈打開,從玄關直接往臥室走去,沿途散落的漫畫與雜物,他也只是嘖了一聲默默踢開,如果御幸在的話,看見這樣的客廳豈不是要瘋了?

「喂!笨蛋澤村!」他將房門開啟,棉被摺好放在床上,一個人都沒有。

倉持將裝有便當的袋子擱在桌上,搔搔後腦,輕嘆了一口氣,這個時間不在家裡,絕對是跑到公園和那些小朋友玩了,一轉身,就看見渾身髒兮兮的澤村從門口進來。

「倉持前輩!你來啦!」

盯著澤村的笑容,倉持忍住擰他耳朵的衝動,「才幾天時間你又把屋子弄這麼亂?」

「啊?」澤村若無旁人的將髒掉的上衣和褲子都脫了,「反正等倉持前輩或是御幸前輩回來受不了的時候,就……」

倉持最終還是忍不住上前勾住他的脖子,「你是真的把我當成你的保姆啊?!!!如果不是那個四眼……」

喊痛喊到一半,聽見御幸的名字,澤村下意識問道:「御幸前輩怎麼了?」

「沒事。」放開澤村,倉持將他落下的衣服全扔進洗衣機。

如果不是那個四眼要我照看你,我早就把你晾在外面了。

 

將洗衣粉放入水槽裡時,倉持不由得嘆口氣,交友不慎才攤上這麼多事。

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御幸和澤村租的房間,而自己住在隔壁,其實自己原本是和御幸住在一塊兒的,但在澤村即將畢業,御幸聽聞他要留在東京念大學,就跑去問要不要一起住,而在東京本來就沒什麼朋友的澤村就這麼答應了,完全沒想過對方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然後,在澤村快要搬來的時候,恰巧隔壁的房客剛好搬走,自己就被迫搬到隔壁去了,御幸贊助一半的房租,也算是精神賠償吧?澤村搬過來沒多久,御幸也因為職棒的關係,變得不常回來,而他不在的這段期間,自己要幫忙照顧澤村這是御幸的委託。

沒錯,御幸早就對澤村有非分之想,只是還沒說出口而已,雖然沒說自己也看得出來。

 

「倉持前輩,桌上的便當有鰻魚跟牛丼,我可以吃鰻魚的那個嗎?」

澤村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倉持回過頭,看著他只穿著一條內褲,說:「不可以,你吃牛丼,不然明天你就只能吃納豆。」

「呿!身為前輩心眼居然還這麼小!」澤村不情願地說著,自從搬到這裡後,他的言行就特別大膽,因為他覺得倉持前輩的脾氣越來越好,是個成熟的大人,不會再隨便用格鬥技對付他了。

就算如此,還是只比你大一歲啊,澤村同學。

 

「哈?」倉持將手中的勺子扔下,不管澤村是不是只穿一條內褲,不管他是不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他都即將展示徒手拆鋼彈的實力,再不練個幾手,他都要變成老媽子屬性了!

 

倉持滿意的活動筋骨,澤村得到的報酬就是鰻魚便當,他吃得相當心酸。

「倉持前輩,御幸前輩有說他下次什麼時候回來嗎?」

「啊?沒聽那傢伙說過。」假裝御幸也沒傳訊息給自己一樣,倉持吃了一片牛肉,接著道:「最近不是快要比賽了嗎?能找到休息時間就該偷笑了,通勤的話太累了。」

「這樣啊……」澤村有些失落的神情,讓倉持覺得很有趣,這麼說起來那個四眼也不一定是單箭頭呀,這樣成功機率會高一些吧?

「怎麼?他沒給你傳訊息嗎?」

「最近沒有。」

「你這麼介意他沒有跟你聯絡?那麼關心他幹嗎?難道說……」倉持睜大眼睛,放下手中的筷子,故作震驚的模樣,說:「難道澤村你……」

「我、我才沒有喜歡御幸前輩!」

「難道你想讓他幫你買紀念品?」

同時間冒出的對話,相較於澤村尷尬的表情,倉持笑得很有深意,不知道是不是跟腹黑的人相處久了,好像連這個都會傳染一樣。

「倉、倉持前輩趕快吃飯!」

在澤村的眼睛像蚊香一樣繞圈圈、語無倫次的時候,倉持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他滿臉笑容的看了一眼,一樣是御幸傳來的訊息。

 

『他吃飯了嗎?今天沒時間回去了,明天吧。』

『吃了,還聽到有趣的事情。』

 

本來想在練習時間結束回家的御幸,最終還是因為隊伍的事情耽擱了,當他看見倉持回傳給他的訊息,都已經是練習結束的時候了,他將現況回傳給倉持,就去洗了澡,準備睡覺的時候,發現手機多了兩封訊息,一個是倉持,一個是澤村。

 

『澤村那傢伙好像比你想的還要在意你的樣子。』

『御幸前輩,你什麼時候回來?』

 

御幸淺淺一笑,回完訊息後就直接躺床。

『明天,等我。』

 

/

 

 

澤村起床看見御幸回傳給他的簡訊,就是有種不好意思的感覺,期待的心情完全反應在他的表情,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御幸了,畢竟是高中兩年的朝夕相處嘛。

在他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御幸進入職棒,如果不是刻意為之,兩個人要碰面的機會可是難上加難。御幸有自己的隊伍,身為前輩的澤村,也有需要帶領的後輩。

已經不能再像當年那樣任性宣洩,隨著年紀的增長,前輩兩字所賦予的責任感,按在肩上的重量簡直無法想像,真不曉得當時還身兼隊長的御幸是怎麼堅持的。

記得他們拿到冠軍,自己快要畢業的時候,若菜曾經傳訊息問他,要不要回長野,還是想要繼續打棒球。這個問題,困擾自己一段時間,最後,他得出想要在東京念大學的結論。為了他這個結論,可是難為替他惡補的金丸。

 

總是會忍不住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因為那段歲月,是他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刻。

 

「澤村同學,我喜歡你。」

「咦?」一道聲音將他拉回現實,他看著眼前的女孩子,對她的外表完全沒有印象。當他一臉困惑,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那個女孩訕笑的拍拍自己肩膀,「哈哈,你那是什麼反應,我是開玩笑的,愚人節快樂。」

「咦咦咦?」

「喂!澤村,聽說了嗎?就是那個……」

澤村一整天下來,至少聽見五個女孩子,喔,還有男孩子跟自己告白,等他沒什麼反應後,就都說是愚人節快樂的玩笑,以及像是教官和校長開始交往、倒栽蔥進垃圾桶會穿越到戰國時代之類莫名其妙的事情,讓完全不認識這個節日的澤村頭上充斥著大寫問號。

後來有好心的同學向他解釋,四月第一天是愚人節,是從西方流行起來但沒有被任何國家認定為法定節日,人們會在這天互相欺騙、惡作劇,雖然被騙會很不高興,但絕大部分都沒有包含實質的惡意,……大部份啦,如果跑去跟警察開玩笑說哪邊裝有炸彈,應該還是會被捉起來。

澤村突然想到什麼,他拿出手機看著御幸傳給自己的簡訊。

「23:58…這應該不是開玩笑的吧?是說御幸前輩居然這麼晚還沒睡。」

當他準備將手機放回包包,突然傳來響徹雲霄的鈴聲。

我是澤村榮純yooo♪我是全世界最笨的傢伙lalala♪

一聽就是倉持前輩的聲音,澤村趕緊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湊到耳邊,然後聽到他在電話那端笑得相當開心,「surprise!!!」

「倉持前輩你什麼時候拿我手機偷錄的!我明明有設定指紋辨識!」

『哈哈哈,你果然是笨蛋!你晚上睡昏了,我拿你手指一根一根的對不就解了嗎?』

「你怎麼進來的!!啊!!對了你有鑰匙!!」

『啊,是御幸!回來啦?』

倉持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遠,明顯是在跟其他人說話,而將手機拿遠。

抿唇,澤村接著問:「倉持前輩,御幸前輩回家了?」

『噢,對呀,他還買了壽司,趕緊回來吃吧,先掛了,拜。』

 

聽到許久未見的御幸回來了,澤村的步伐顯得輕盈,距離他們上次見面的時間,好像有一個月了,再來都只能在電視上的轉播比賽看到他。在澤村接近公寓的時候,步伐緩了下來,他有些搞不懂這樣的自己,不願細想。

想到倉持可能會把壽司吃得一乾二淨,澤村用跑得上樓,氣喘吁吁的將門打開,許久不見的御幸就站在玄關,像在迎接他一樣。

「啊,御幸前---」還沒說完,御幸上前將澤村緊緊抱在懷裡。

感覺四周的空氣燥熱了起來,澤村拍著御幸的背,試著推開他,可是都沒辦法,待御幸鬆開手,按著澤村的肩膀直視他的時候,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不敢和御幸四目相對。

「澤村,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說。」低喃。

「御、御幸前輩!你不會要跟我說壽司都被倉持前輩吃光了吧!?」澤村迴避了他的視線,一直不停探頭往客廳的方向看,「我們待在這太久了,倉持前輩會等得不耐煩的。」

「澤村。」御幸伸手捧著澤村的臉,讓他看著自己。

 

他盯著御幸的眼睛,在裡頭看見了自己。

不曉得什麼時候新配的眼鏡,就算換了一個款式,池面戴起來的效果還是帥,只是一個月的時間,眼前的人卻顯得有些陌生了,手臂的力道以及肩膀的厚實度,好像有了微妙的不同。

認真的眼神,嚴肅的表情,和他記憶中,甚至是剛住一起的御幸前輩不太一樣。

「澤村,我喜歡你,和我在一起吧。」

 

御幸直勾勾的目光,不算突兀,有時候能夠感覺到他投射過來的視線,但這麼明顯感受到的好像是第一次。澤村正要開口,腦中突然響起今天發生在學校的事情,想起今天的日子。

澤村嚥了口水,深呼一口氣,使勁的將御幸推開。

演員!全是演員!

 

「御幸前輩,你不要騙我了!你不是想要看我的反應,然後再跟我說這是在開玩笑?」澤村笑著說著,知道這可能是玩笑以後,有種難過的感覺,但他不想被御幸發現。

「什麼?」御幸呆站著,一時之間沒聽出澤村的意思。

「倉持前輩是不是躲在哪邊偷拍我出糗的樣子呀?畢竟昨天晚上他都可以偷跑進來搶我手機錄音了。御幸前輩,我笨歸笨,但我還是知道今天是愚人節的。」澤村低著頭,雙拳握緊,告訴自己要假裝不在意,但目光卻開始模糊起來。

誰都可以開這個玩笑,他不在意,為什麼偏偏那個人是御幸前輩。

今天回來,不是玩笑,因為真正的玩笑在後頭。

「我沒開玩笑,我根本不記得今天是愚人節。」御幸有些苦惱,他怎麼就這麼剛好,如果在昨天就回來的話,說不定就不會那麼多事。

「澤村,我是認真的,相信我啊。」

「……」

「你要我在外頭大喊我喜歡你,這樣你才信嗎?」

澤村搖搖頭,日本職棒的明日之星要是被發現喜歡男人,那該怎麼辦。

「你再不信我,我就要強吻你了。」

 

抬頭,看著御幸認真的眼神,澤村不好意思的上前抱住他,將臉埋在他的胸口。

「不要強吻,我還沒刷牙。」

御幸差點腿軟。

 

 

待在廁所門口,等澤村刷牙完,御幸才吻沒幾下,澤村就推開他高興的跑去吃壽司了。嘆口氣,看著他開心的模樣,御幸感覺連日來的疲憊得到消除。

「倉持前輩沒有一起來吃壽司啊?」將嘴塞得滿滿,澤村開口問道。

「他幹嘛待在這裡當電燈泡?」

「那他有壽司能吃嗎?其實倉持前輩對我很好,雖然有時候挺兇的,每天都會來找我玩,還會幫我洗衣服,整理房間,買便當給我吃,如果可以當倉持前輩的女朋友應該也很棒吧!」

「喔,是嘛,我有讓他帶一盒回去,別擔心。」他請倉持幫忙照顧澤村,還真是盡責呀。

「不過倉持前輩可能要改掉半夜闖別人房間的習慣。」

吃到後來有點飽,澤村索性把生魚片和白飯分開吃。

「你被他夜襲?」

「哦,對呀,昨晚。」澤村其實不太懂夜襲兩個字是什麼意思,但好像差不多。

「這樣呀。」

 

/

 

澤村週六沒課,陪御幸搭車後,獨自回到公寓,突然他感覺到背後一股拉力,是高中時期熟悉的格鬥技,而且力道更加猛烈,在他差點喘不過氣的時候,對方將他放開。

「喂!澤村!你昨晚是跟御幸說了什麼?把我害慘了啊!」

「愚人節?」

「啥?愚人節玩笑當天就要講清楚啊!今天已經不能開玩笑了!」

 

倉持的嚷嚷,澤村一句都沒聽懂。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