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走在階梯上,手裡拿著麵包與牛奶,內心緊張的小鹿亂撞,不過不是興奮的亂撞,而是後面有隻獅子在追的撞,哎,反正他澤村榮純現在相當緊張就對了,要說有多麼緊張,大概像不小心將倉持前輩的遊戲光碟弄裂那樣緊張。

『我有事找你,午休時間到屋頂上來。』

當他收到御幸傳來的簡訊時,原本想打瞌睡的念頭都沒了,戰戰兢兢地撐到午休,衝到福利社買完午餐才出發,接著回想前幾天是不是有惹到御幸,不然為什麼會傳訊息過來,約他在屋頂上決鬥呢?要知道漫畫裡面的屋頂,是很可怕的地方,如果不小心遇到了頭頂著黃色小雞隨時隨地喊著要咬殺的風紀股長那該怎麼辦?

終於走到最頂層,握住決定命運的門柄,他果斷地將門推開,正想大喊:『決鬥吧!御幸一也!我不會輸給你的!』沒想到卻看見一個女孩子,在那個眼鏡仔的懷裡。

瞬間,手中的牛奶與麵包落至地面,他趕緊將門關起,思考了三秒,那個混帳不會是特地傳訊息過來,要他來看這幕的吧?不行,他要搞清楚,想再度將門開啟,沒想到那個女孩快速開門衝了出來,澤村反應迅速地躲開,餘光瞄見那女孩眼角的淚水。

「給我過來,你讓我超火大的。」御幸看起來很生氣的模樣,立場是不是搞錯了?

見澤村沒有動作,他彎下腰將牛奶麵包拿起,伸手拉著澤村的手往裡面走。

「你叫我來幹嗎?不是要決鬥嗎?」

早就習慣澤村沒頭沒腦的發言,御幸沒有放開他的手,問道:「決鬥之前你是不是應該先跟我說什麼?」

「剛才……那個女生…是誰?」

「一個跟蹤我到屋頂,突然跟我告白的學妹。」有些不滿澤村疑惑的語氣,御幸接著道:「接下來呢?你要有什麼反應?」

澤村愣在原地,看著御幸拉住自己的手,噘著嘴小聲地說:「我……你…」

「我們都在交往了,你怎麼可以外遇。」御幸拉著澤村走到邊邊坐下,「這樣說出來的話,我說不定還會高興一點,但你看看你那是什麼反應,看到她在我懷裡還把門關起來。」

用雙手摀著自己的臉,澤村音量不小的喊道:「我、我怎麼會知道啊!我嚇傻了嘛!這是我第一次跟別人交往啊!」

御幸不禁長呼了一口氣,他們兩個交往不到一週的時間,但澤村的表現與交往前毫無兩樣,這讓他有些煩躁。

「而且…我看你也抱得挺開心的啊。」別過臉,澤村不想理他,他卻換上笑容突然澤村將推倒,後者見狀雙手放在胸前,問:「你想幹嗎?」

「你不是說要決鬥嗎?現在就來決鬥啊!」

「決鬥就決鬥,你為什麼要解我的扣子?」

「我看看。」御幸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

午休就快結束了,澤村迅速起身,兩個人的額頭撞在一起同時喊痛,澤村揉著額際緩緩地說道:「還有二十分鐘可以吃飯,快餓死啦!」

忍不住嘖了一聲,御幸將放在身旁用布包住的盒子拿了出來。

「午餐吃點營養的吧,老是吃麵包跟牛奶也不好。」在他說完的同時,澤村早就將麵包吞了一大半,可見真的很餓。

御幸將上下兩層飯盒打開,內容物精緻的就像跟餐廳訂的豪華便當一樣,澤村湊近看,驚嘆的嘴巴都要闔不起來,不禁嚥了口水,「御幸前輩!你怎麼有這個便當!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聽到他的讚美,御幸有些自豪的想誇獎自己,沒想到下一秒澤村卻說:「不會是剛剛那個女生給你的吧?」

黑著臉,御幸迅速地將飯盒蓋起,「這是我做的,本來想分你吃,但現在我要獨享。」

「咦?」看著他拿著飯盒轉過身,澤村還沒意識到自己講錯話。

躡手躡腳的移動到他身旁,往右邊看,御幸就往左轉,反之亦然,就這樣糾結了三分鐘,其實御幸也沒有吃掉多少,當初做這個便當本來就是要分給澤村吃的,現在只是假裝自己在生氣,應該說他是真的有點生氣,那個笨蛋根本毫無自覺。

御幸夾著章魚小香腸壞笑地問:「你想吃我的香腸嗎?」

「要給我吃嗎?」絲毫沒有感覺對白有些奇怪的澤村,張嘴就要將筷子夾的小香腸吃掉,但御幸一個動作就讓澤村撲了個空。

「想吃免費的可沒有這麼容易。」

「我怎麼有你這麼壞心的男朋友。」扳著一張臉,澤村語氣有些哀怨。

「欸,你這句話我很喜歡。」心情感覺很好的御幸,將左手拿著的飯盒放在一旁,接著指著自己的嘴唇,「想吃就要主動一點。」

盯著御幸看了幾秒,澤村別過臉,「交往一週牽手,接吻要等一個月才行!」

感覺腦袋好像被什麼石頭砸中,比起沮喪,御幸更想指著澤村大笑,這是什麼古板的思想?不,澤村有這種想法,苦到的可是自己。

「那我就自己吃掉了。」

「那我只好跟你決鬥了!」

澤村抓住御幸的手臂,兩個人在屋頂上為一個章魚小香腸進行一場無所謂的戰爭,御幸靈活的手腕巧妙的躲開澤村的嘴巴攻勢,又要小心不讓筷子刺到他,真的是費盡心力。

御幸本來以為這場決鬥他將得到最終的勝利,沒想到澤村卻大喇喇的在他的臉頰親了一口,這個舉動讓御幸愣住幾秒,接著澤村迅速地將小香腸吃進嘴裡。

「哈哈哈,御幸前輩!這場決鬥是我贏了!」

摀著被親的臉頰,御幸還沒回神,「你不是說親我要一個月嗎?」

「臉、臉頰不算啊!」

放下筷子,御幸一把將澤村拉進懷裡,「那你再親一次?」

「不要!我…我那只是為了勝利使出的手段!」

發現御幸直盯著自己,澤村有些不好意思的挪開視線,反正現在他是絕對不會再親了!沒想到御幸卻湊上前在他臉頰親啄了一口,澤村立刻捧著自己的雙頰,「你你你你你…做什麼!」

「你不親,那由我來親總行了吧?」

「不、不行!」

「為什麼?」

「我是男朋友!要主動也是我來!」

御幸拉開他捧住雙頰的手,「那,男朋友,主動一點,吻我怎麼樣?」

「不要!」澤村將他推開,快速地站了起來,「我要回教室了!」

御幸沒有阻止他,望著澤村往門走去的背影,再看了眼地上的飯盒,剩下的量還算蠻多的,下次還是先認真吃完飯再來玩吧,他在澤村準備開門的時候說道:「喂,澤村。」

手握在門柄上,但澤村沒有回過頭。

「明天午休也來屋頂上決鬥吧,我還是會做便當來的。」

沒有回話,澤村躲到門的另一側去了。

 

之後,即使午休鐘聲響起,澤村也不會在第一時間衝到福利社了,而是趁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偷偷跑上屋頂,有次不小心被班上同學發現,他也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要去決鬥,接著改口說有便當可以吃,讓女同學們紛紛好奇他是不是交了個廚藝精湛的女朋友。

 

「御幸前輩,為什麼沒有章魚小香腸───!!!」

「對了,澤村,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看著澤村狼吞虎嚥的模樣,御幸問道。

澤村將嘴裡的飯吞下,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對著御幸搖搖頭。

迎上御幸的視線,一股不懷好意的眼神,然後他看見御幸的眼睫毛放大在自己眼前,嘴唇上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東西覆了上來。

「今天是交往一個月紀念日!」壞笑地對澤村比個勝利手勢,「這可是經過你同意的哦。」

「我才沒有!!!」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