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道打敗藥師,得到秋季大賽冠軍,確定挺進春季甲子園的時候,全場歡聲雷動。

賽後片岡監督的眼淚,深刻的印在他們腦海裡。

等待巴士的期間,御幸下意識找尋那抹總在嬉鬧的身影,卻發現他獨自站在角落背對大家。長吁一口氣,按照他愛哭的個性,想必是在那裡偷偷的哭吧。平常都在大家面前坦率的哭出來了,怎麼在這個時候害羞呢。

突然有了使壞的興致,御幸悄悄上前,已經在腦內模擬怎麼戲弄他,再將其擁入懷中安慰的套路。

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對方嚇了一跳,緩緩地轉過頭,腮幫子鼓得異常,別說偷偷哭了,若不是臉頰上沒有叉叉,御幸都要以為是藥師的轟雷市穿著澤村的18號球衣。

「你在做什麼?手中的香蕉是怎麼回事?」

急忙將嘴裡的香蕉吞下,澤村視線飄移,「這是雷市送給我的。」

「那傢伙會把香蕉送給你?笨蛋村,你不要以為每個人都是笨蛋。」張望四周,御幸將澤村整個人往更角落的地方拉去。

「從實招來。」

「………」在御幸面前,他又咬了一口香蕉,接著說道:「這是藥師教練給的,說是要懲罰雷市,不讓他吃香蕉。」

雙手環胸盯著語氣有些委屈的澤村,料想他也沒有去偷香蕉的勇氣,況且為什麼要偷這種東西!嘆口氣,他只聽說輸的隊伍會送紙鶴給勝利的隊伍,但沒聽說過送香蕉的,也算是大開眼界。

「那麼你躲在這裡吃的原因是?」

「雖說我想分給大家,但因為數量不夠,我就想……」逐漸低下頭,聲音轉小,「趕緊吃完,假裝沒這回事。」

「你好壞心哦!」御幸皺起眉頭,裝得一臉受傷的模樣。

「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啦!」稍微退了一步,澤村氣鼓鼓地將左手捧著的香蕉往御幸的方向湊過去,「還剩下兩根,你也是共犯了。」

天才影帝御幸一也聳肩,仍是不悅的神情,他指著澤村手中吃一半的香蕉,「我要吃一半。」

「這個我吃過了耶,不是說吃笨蛋口水會變笨嗎?」捍衛自己的半根香蕉。

「你在這種時候承認自己是笨蛋做什麼?」御幸忍住想翻白眼衝動,「反正,我只想吃一半。」

這傢伙毛病怎麼這麼多?澤村將自己吃剩的一半香蕉握在手心,用指尖將一根新的香蕉剝皮後遞給御幸,「不然你先吃一半,我再幫你把另一半吃掉。」

歪著頭看著澤村手中那全新的香蕉,御幸感覺有點沒意思,他伸手將香蕉折一半,然後將截斷的那端塞進澤村的嘴裡。

不自覺咬了一口香蕉,澤村微微皺眉不知道御幸想幹嘛,接著後者抓著他的肩膀往牆壁上靠,從香蕉的尾端開始啃咬。似乎察覺到御幸想做什麼了,澤村雙手使勁往他一推,握在手心的香蕉落至地面。

發現香蕉已經快被吃完,下一秒澤村只覺得嘴唇一疼,御幸總算鬆開了手,一臉壞笑,「味道還不錯。」

將口中殘存的一截香蕉吞下去,澤村無意識的舔了有些乾澀的上唇,「大庭廣眾的你在搞什麼!咬什麼咬!很痛耶!」

「啊!」御幸突然驚呼一聲,澤村被他嚇到,以為是被路人看見,看向四周,沒想到此時他的臉又向澤村逼近,感覺自己的臉頰被舔了一下,迎上御幸的笑容,「謝謝招待。」

臉頰瞬間漲紅,澤村現在只想揮他一拳,不管眼前這個傢伙是不是帥哥。

 

 

「御幸,你臉頰的紅印是怎麼回事?」倉持看著坐在旁邊的御幸,疑惑地問。

「嘛,被一個激動的猴子打了。」

「是哦。」翻開手中的雜誌,倉持平靜地道:「那你下次讓澤村打小力點吧。」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