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御幸一也,是隻浣熊。
最近他看上了一個傢伙,一對粉色頭髮兄弟飼養的柴犬,叫做澤村。

某天他在路上閒晃,思考午飯要吃什麼的時候,看見那對兄弟正在溜狗,那柴犬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想擺脫牽繩最後撞了電線桿,當時覺得這條狗,很蠢。

所以他在高處默默觀察起澤村,看著澤村犯蠢、看著澤村把飼料吃得亂七八糟被主人罵、看著澤村獨自在庭院滾著棒球跑,最後他開始想著對方會喜歡什麼,當察覺到自己有這種想法的時候,他甚至忘記自己是隻浣熊,決定去搭訕對方。

不知道澤村會不會看見他是隻浣熊而死腦筋的認為物種不同不能戀愛?

他決定循序漸進,讓澤村主動在意自己。

他開始在澤村家門口放一些小東西,最初放了朵花,但完全沒有人發現,所以他放了很多花,結果被清潔人員掃掉了。他想,或許應該越過鐵欄杆,將禮物放在裡面,這樣才不會被外來的人拿走。

翌日,他放了自己喜歡的甜甜圈,這是他費盡千辛萬苦從人類的儲物櫃裡偷來的,接著他躲在暗處偷看,希望澤村能在人類發現之前拿走,沒想到還是被那個蓋住瀏海的人類弟弟發現了,明明瀏海那麼長還能看見地上的甜甜圈真是犯規,根本外掛。

甜甜圈這麼美味的食物,一定要讓澤村嚐嚐。

隔天他還是放了一個甜甜圈在地上,昨天放巧克力口味今天放草莓口味,接著他繼續躲在暗處,沒想到今天卻被人類哥哥發現了,還誤以為是澤村惹得禍訓斥對方一頓,這讓他有點過意不去。

忍不住嘆口氣,為什麼只是想要讓澤村吃甜甜圈有那麼困難?

連續三天作戰失敗後,他決定直接將甜甜圈放在澤村面前,這樣就不會被人類阻礙他的計畫。如往常的跑到甜甜圈販賣店內,卻發現他的祕密通道已經被封死,哼,看來人類還是有點腦袋的,居然能夠察覺到他這隻浣熊神偷。

在附近晃一大圈,因為找不到甜甜圈,他顯得有些失意,除了自己沒得吃以外,一想到澤村沒有得到他的心意就有點不甘,沒關係嘛,他長得這麼帥,就算沒有禮物、沒有甜甜圈那又如何。他想,他應該要假裝路過人類的庭院,然後不小心跟澤村來個肢體接觸,這樣才有話題能夠聊天。

完美計畫。

當他走在牆沿上,聽見庭院傳來狗吠聲,低頭一看,是澤村對著自己咆叫。

糟糕,應該不會誤認自己是貓咪了吧?

人生總有那麼幾個關卡,有時候該打的仗還是要打,不打不相識。他從牆沿移動至地面,澤村瞬間往自己的方向跑過來,他看著自己的手思考著要不要一拳出去,沒想到對方只是繞著自己轉圈。

澤村繞著不暈,他頭都要暈了。

不過這是個很好的氣氛,差不多是可以開口搭訕的時刻了。

他還沒說話,澤村汪汪叫了幾聲,在五星級豪宅狗屋旁邊挖著庭院的土,接著從裡面挖出了熟悉的東西,那是他前幾天放在庭院的巧克力及草莓甜甜圈。

澤村興奮地蹦跳,將甜甜圈湊到自己面前,尾巴不停的晃動,雖然上面佈滿著泥沙,但看起來───────

嗯,還是不能吃的樣子。

澤村將其中一個甜甜圈咬了起來,將另一端往自己的臉上湊,看起來就是要互咬一口的模樣,心裡不免覺得有些感動,看來澤村沒有將自己當成敵人。

「澤村,我跟你說……」

「汪汪汪汪汪───────!!」

他看著澤村晃動不停的尾巴,靜靜地咬了一口混著泥土的甜甜圈,坐在庭院裡思考。

浣熊跟柴犬,難道用的不是同一種語言嗎?

 

 

Fin.

 

他叫澤村榮純,是隻柴犬。

最近他發現一個奇怪的傢伙,尾巴形狀很奇怪的貓咪,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除了長得很特別,跟其他貓咪不一樣以外,身上還有股特別的味道。

某天他在庭院裡滾著棒球,想著小春不知道會替自己準備什麼午飯的時候,看見那隻貓咪總在附近晃來晃去,本來以為貓咪迷路了,但想想好像又不太對,怎麼會每次都迷路到這邊來?

所以他想,這隻貓咪是不是特別的笨,才會每天都在迷路!

於是他決定默默觀察那隻貓咪,如果有機會可以搭話,他要主動詢問貓咪,看能不能幫上忙,雖然他是不認識路的柴犬,但絕對比每天都迷路到這裡的貓咪還厲害。

這天,他趴在自家豪宅裡,看見貓咪迷路到門口,還在外頭放了一朵花,他突然有點難過,沒想到這隻貓咪除了容易迷路,還很健忘,居然把那朵可愛的花忘在那裡忘記帶走。這時他若衝出去大叫幾聲,不知道會不會嚇到貓咪?

畢竟貓咪應該是怕狗狗的嘛,應該。

後來他發現貓咪不只忘了一朵花,之後還忘了更多花,他想,是不是將花拿到藏寶庫收著,下次有機會碰到那隻貓咪的時候,就能拿出來還了。沒想到在他思考的時候,那個拿著掃把的小魔女大嬸就把貓咪忘記的花都帶走了。

沒有幫貓咪留住那些花,有點沮喪。

如果貓咪再這樣忘東忘西,會不會哪天把自己也給忘記了?

他晃了晃腦袋,試著不去想前幾天被哥哥強迫觀看的鬼片畫面,當時他絕對有流眼淚,畢竟恐怖的快將他狗膽嚇破。

翌日,他在後院玩著泥巴,接著看見小春拿著圓圓的很像要玩套圈圈的東西走過來,吸吸鼻子,發現有股熟悉的味道,難道那圓圓的東西也是貓咪不小心忘記然後被小春拿走的嗎?不行,一定要幫貓咪留住它才行。他便對著小春叫了幾聲,在他腳邊繞啊繞的,伸出舌頭目光放在那個圈圈上。

「你想要這個嗎?但是你不能吃呀。」

他沒有要吃,那是貓咪的東西,他只是想要保管而已。

為了將意思傳達給主人知道,他動作迅速的在旁邊挖了一個小坑,咬著小春的褲管接著繞著小坑轉。

「你想要藏起來啊?」

汪汪兩聲,點點頭。

「但是你在這裡藏東西被哥哥發現的話,會被罵的……」

驚。

「說不定還會被迫看貞子第二部。」

大驚。

「不過,別被發現就好了嘛,感覺真刺激啊。」小春將圈圈放進小坑裡,接著說:「這是你跟我的秘密,我不會跟哥哥說的,你也不要暴露囉!」然後摸摸他的頭。

不過,第二天哥哥看見貓咪忘在地上的第二個圓圓東西後,誤以為是他亂丟的東西,跑過來念了他一頓,但值得高興的是,哥哥沒有發現他與小春的秘密小坑。看哥哥將貓咪忘記的圈圈扔在戶外的廚餘桶,趁哥哥不注意的時候,輕輕地將桶子推倒,裡面碰巧什麼都沒有裝,只有一個圈圈。

他將圈圈咬起來放進小坑裡,忍不住感受一下舌頭嘗到的味道,這個圈圈應該是可以吃的東西?明明看起來是一樣的圈圈,昨天的圈圈和今天的圈圈味道不一樣,雖然都甜甜的。

難道貓咪不小心將晚餐都忘在這裡了嗎?

他要趕緊將晚餐還給貓咪才可以,不然在外飄泊的貓咪會餓死的!

接連兩天,貓咪都沒有再出現了,這讓他相當緊張。

他經常守在小坑洞旁邊,深怕裡面的兩個圈圈在他眨眼的時候不見。貓咪為什麼沒有再出現了?是不是因為把晚餐忘在這裡,肚子太餓,在某個地方餓死了?那他不就成了千古罪狗了?沒有及時把晚餐還給貓咪,才讓他餓死街頭。

瞬間,他也沒了什麼食慾,一想到貓咪不知道去哪裡了,不知是否安好就吃不下飯。

「春市,你說澤村不會是懷孕了都不吃飯吧?」

「哥哥……他是公狗啊。」

「哦,說得也是。」

聽著主人們的對話,他更吃不下飯了。

第三天,他沒有活力的趴在豪宅裡,突然聞到熟悉的味道,他趕緊探出頭,果然看見那隻貓咪走在牆沿上,好像瘦了一些,不好,必須趕快把東西交出去才行!

他急忙衝出去,主動對那隻貓咪狂吠,對方好像被他嚇到了,停頓一會跳了下來。

看著貓咪在自己面前,還活著,沒有餓死,他感動地繞著他團團轉。

突然想到前幾天貓咪忘在這裡的晚餐,他趕緊將那兩個圈圈從坑洞裡挖出來,咬著自己比較喜歡的那個甜味,就往貓咪的臉上湊,一定很餓了吧!

「!@#$%%︿……」

「快吃快吃吧───────!!」

他晃著尾巴,想看貓咪將圈圈吃下去,但貓咪發出的聲音不知道是在低吟還是在說話,他想,應該是在對他說謝謝吧,唉唷,不用這麼客氣嘛。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