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氣溫很低,御幸忍不住打個噴嚏,接著看向靠著自己睡著的澤村,替他將快要滑落的小毯子披好,目前天色還很昏暗,還不到叫醒他的時候,御幸有點無奈的嘆氣,都不曉得吵著要來看日出的傢伙究竟是誰了。

他們開始交往,不到五個小時。

雖說這段時間兩人相處的模式和未交往時差不多,但御幸還是感覺出澤村微妙的不同,像是會特別的黏,主動勾手或是靠著自己睡,都不像是他會做的事,就算御幸問了,他也只是紅著臉,很小聲地說情侶不是本來就會這樣嗎?

想到此,御幸不禁偷笑了幾聲,要說這是最棒的新年也不為過。

 

天色已漸漸明亮,御幸見狀趕緊搖晃澤村的肩膀,還在睡夢中的他被晃醒,揉著眼睛疑惑地問:「御幸前輩?我睡著了?」

「不是要看日出嗎?太陽快出來了。」御幸指著遠方的天空,澤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太陽自海平面微微探頭,移動的速度不如想像中的慢。

澤村睜著雙眼,嘴巴因為驚訝而闔不起來,沒有大聲吵鬧而是靜靜地看著,內心也為眼前的美景折服,完全沒有注意到身旁看著自己的御幸。

他雙手合十,閉起雙眼,據說在破曉之時祈禱能帶來好運。

「許願了?」

御幸問道,澤村點點頭。

「這是我第一次看日出,能和御幸前輩一起來真是太好了。」

「不曉得是誰睡得那麼香,放我一個人在黑夜中等待。」

雖說御幸的口吻聽不出指責的語氣,但澤村還是不由自主的垂下頭,「抱歉,我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有點意外他居然這麼安份的道歉,反而讓御幸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只好不懷好意的笑道:「不要緊,反正我在你睡著的時候偷親你很多次了。」

聞言,澤村如御幸預期般的炸毛,還不停摸著自己的臉還有嘴唇,嘴裡碎念著到底是哪裡究竟是偷親了哪邊,不會是每個地方都親了吧自己怎麼沒感覺。

正當御幸準備開口說他是開玩笑的時候,澤村突然靜下來,拉著自己的袖口,低著頭喃喃自語,「御幸前輩!這種事情,不是應該在醒的時候做嗎……」

「澤村……」頓時起了壞念頭的御幸,指著自己的嘴唇說道:「那,這次換你主動?」

面對突如其來的考驗,澤村開始不知所措,雖說附近沒有很多人在,但說不定會被看到,他支支吾吾地問:「不能之後再做嗎?」

「欸───當然不行。」御幸接著說,「不然這樣吧……你…」

還沒說完,御幸就看見澤村閉著眼睛、嘟著嘴唇往自己的臉湊過來,他嚇得趕緊將嘴巴閉起,因為撞擊力道的關係,御幸還是感覺到門牙微微發疼。

澤村緩緩睜開眼睛,一臉我應該沒做錯的表情迎上御幸無奈的神情,「算了,回家再教你好了。」

「咦?」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