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橫濱星光隊的明星球員白鳥麗一交往至今快要半年了。

在這段期間裡雖然常常因為小事情發生爭吵,但交往的還算順利。絕大部分都是自己在生悶氣,只要白鳥柔聲地道歉或是不自覺說些萌台詞,自己總會心軟,畢竟沒有辦法真正的討厭他。

「梟,這次的採訪你做得不錯,繼續努力下去。」

「是的!」用力地鞠躬,在工作上得到主管的賞識,沒有比這個更高興的事了,原本只是個菜鳥主播,現在已經逐漸步上軌道。

「讓我想起半年前你剛進來的時候,強迫你去採訪白鳥的事情,那時真不好意思啊,因為真的沒有別的人選了。」

「不會,能夠得到採訪的機會真的很榮幸。」

如果不是那次的機會他可能到現在都還不認識白鳥麗一,就沒有那個他毫無記憶的酒後亂性,更別說現在的交往了。

「你的聲音聽起來很奇怪,身體不舒服嗎?早點回去休息吧。」注意到梟年和偶爾發出的乾咳,主管關心地問道。

「好的,謝謝您的關心。」

鞠躬,帶著整理好的文件離開主管辦公室,門闔起的瞬間再度咳了幾聲,可能是這幾天溫差變化大,又經常只穿內褲在白鳥家走動的關係。

梟拿出手機稍微看了時間,推測白鳥麗一應該已經回到家,通常他都習慣打電話問能不能過去,但今天有些感冒的跡象還是乖乖回自己家好了。將辦公桌簡單地收拾乾淨,剛步出公司手機便傳來震動。

「喂,我是梟。」

『是我。』

「啊,恭喜你今天的比賽贏了。」

『廢話,有我在當然會贏了,今晚你會過來嗎?』

「那個…」難得是白鳥主動的邀約,不免有些心動,但害怕將感冒病毒傳給他,只好隨便找個理由拒絕,「我還在公司處理事情,可能沒有辦法過去。」

『……這樣啊,好吧,下次要來再打給我。』

「晚安。」他不敢去細聽電話那端的語氣,畢竟是白鳥主動提出的邀約,想必是有什麼事情想要告訴他或是有特別的活動,抑或是想要解放慾望之類的。

即便腦中閃過白鳥可能去找其他人發洩的念頭,但他仍然選擇相信,交往半年白鳥都沒有讓別的女人躺過他的床,因為白鳥不喜歡自己生氣。

縱使白鳥有些不高興,也必須讓他遠離病原,免得影響比賽。

感覺自己的體溫逐漸攀升,他加快了返家的動作。

「我回來了。」

如往常的回到沒人等待的小公寓,將公事包擱在玄關,至廚房倒杯溫開水吃了一顆成藥,他累得連想去洗澡的念頭都沒有。開啟電視坐在沙發稍微看了今天的戰況報導,白鳥麗一在隊伍危急時擊出個再見全壘打,梟的嘴角不免勾起,真不愧是白鳥,還是那麼帥氣。

若在平時他絕對是當面稱讚白鳥,後者可能會因為高興而多滾幾次床單。梟稍微看了下時間,推測白鳥還沒有睡,傳個稱讚他精彩表現的迷妹簡訊過去,只是不同以往的,十分鐘過去後,他仍然沒有收到回信以及回電。

可能是睡著了吧,比賽太累了。

沒有多想,頂著微微發熱的腦袋,梟走進浴室迅速地將黏膩的感覺洗去後,無力的躺在床上,望著隔壁的空蕩,內心漾起微弱的孤寂感,逐漸失去意識。

床邊的手機鬧鈴響翻雲霄,但他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好不容易睜開雙眼,卻感覺喉嚨傳來的乾澀與刺痛,鐵定是感冒加重了,昨晚吃的成藥根本沒有用。現在別說去採訪了,他可能連公司都沒有辦法過去。

維持躺著的動作,將手機蓋翻開,在找尋公司電話的時候,才想起昨晚發給白鳥麗一的訊息至今都沒收到回覆。再看了現在的時間,不太可能還沒有看見,果然是默默生氣了啊,要撥電話過去道歉嗎?

不,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跟公司請假啊。

得到公司的請假許可後,梟將手機擱在枕邊,再度昏睡過去。

他是被自己的肚子餓醒的。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鐘,從昨晚開始就沒有吃東西的肚子正在抗議,撫上額際發現溫度尚未退去,必須吃點東西才能吃藥,雖然家裡僅存的成藥似乎沒什麼效果,但他沒有力氣去買別的,只能多吃幾顆看能不能加強藥效。

忍著渾身的痠痛感,他披上簡便的外衣步出房間。

在廚房翻找可以吃的東西,似乎沒有成果,正在思考要不要到附近的便利店買東西回來時,幾乎沒有什麼機會響起的門鈴忽然高頻率的迴響,是房東嗎?不過他通常只有收房租的時候才會過來,而且這門鈴按得好像很急的模樣。

門鈴再被這樣按下去,他鐵定要申請報修的。

拖著沉重的步伐,確認門與牆壁間還有小鐵鍊勾著,將門微微開啟個小縫,白鳥麗一的臉忽然湊近就像要塞進來般,他被嚇個正著。

「怎麼現在才來開門!」他的語氣聽起來有點不悅,「還不趕快讓我進去。」

「啊!」傻楞楞地將鐵鍊拆下,看著白鳥麗一手提著許多便利商店的袋子從外邊走進來,這是他第一次來自己家裡,怎麼說呢,感覺很不真實。

發現白鳥紅通通的鼻子,加上方才說的『怎麼現在才來開門』猜想他應該在屋外待了一段時間,有些擔心地抓住他的手臂,手心傳來的冰冷讓他立即開口道:「你的手怎麼這麼冰,我去幫你放熱水,趕快去洗澡。」

聞言的白鳥麗一看了他一眼,用力便甩開他的手,獨自往裡邊走去,梟雖感納悶但還是默默跟上去。白鳥將便利袋都放在桌上後,什麼都沒說就扯住梟的腋下,不顧後者的掙扎,將每個房間的門都開過一遍,在找到浴室後就將他整個人丟進去,雖然是用丟的但力道還不至於讓梟跌倒。

「別讓我說第二次,你現在立刻給我去洗澡,洗完就出來吃飯、吃藥。」

「咦?」

「盥洗的衣服我幫你拿。」

白鳥麗一命令式的語氣讓梟不敢多言,只好轉身往浴室內部走去。

不過叫發燒的人泡澡真的好奇怪啊,重點是白鳥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他家,而且看起來還這麼生氣呢?就在他覺得腦袋有些昏沉時,白鳥突然開啟浴室的門,站在浴缸外邊獨自淋浴,明明已經看過很多次白鳥的裸體,還是覺得很害羞的別過頭,不過兩天沒見而已,總覺得很久沒看到他了。

「別泡太久,出去吧。」

他抬起頭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白鳥麗一整個人拎出去。

穿上浴袍被迫坐在餐桌前,梟不明所以正要開口,白鳥麗一就將粥與藥包推到他的面前,「什麼都別問,現在把東西吃了,然後吃藥。」

輕輕嘆口氣,在白鳥麗一的監視下,梟總算將白粥吃完,以及他帶來的藥,氣氛一直很寂靜,梟無法從白鳥的表情下解讀出更多的意思,只能感覺出他現在的心情沒有很高興。

「白鳥,那個……」因為藥效的關係開始有些倦意的梟弱弱地開口,「昨晚拒絕你的邀請,你生氣了吧,對不起,……請原諒我。」

白鳥靠在沙發上不發一語的看著他,梟的頭越來越低,最後前者一把將他拉到自己身邊,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那時候我是挺生氣的,所以故意不回你訊息,只是我現在更生氣。」

梟待在他懷裡,想要看著他被他的大手覆上額際連同遮住了眼睛,感覺到他的下顎靠在自己肩上,耳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為什麼不說你生病了?昨晚是不是又自作聰明不想將感冒傳染給我才拒絕我?」

對於白鳥麗一的質問,梟默默不語。

「你要我說幾次,我比你健康很多,根本不用擔心我的事情。」聽見他微微嘆口氣,「剛才也是,覺得我身體冰卻沒有想過是你太熱了。」

「……對不起。」

「不,要道歉的應該是我。如果不是你們的助理導播告訴我你生病了,我可能還在生你悶氣,接連幾天都不理你,然後你待在這裡沒有人照顧,最後還可能…仔細想想,我果然還是太幼稚了。」

「……」

「你總是配合著我。我一次都沒有來過你家,連地址都要別人告訴我,備份鑰匙什麼的我沒有,手機打再多通都沒人接,按門鈴也沒有回應,只不過在外面待個十幾分鐘,我卻比九局下半兩出局兩好球還要緊張。」

「梟,我想要多了解你。」

察覺手部傳來的濕潤,白鳥麗一將手放開,坐在自己懷裡的人兒只是默默擦著不停滑落的眼淚,感覺體溫漸漸攀升也無法克制,再多的甜言蜜語都比不上一句我想要了解你。

為什麼他喜歡上的是這麼笨拙又溫柔的人……

「你別哭了,我討厭這樣。」

「我只是很高興啊,真的很高興,能夠喜歡上白鳥真的太好了。」

輕輕地吻去他的淚痕,他的戀人是個善良誠實的可愛傢伙。

「不可以親嘴,會傳染。」

眼看白鳥從臉頰一路吻向自己的唇,梟皺起眉摀住嘴巴盯著他看。

白鳥淡淡一笑,站起身將瘦小的他扛在肩上,不管對方的掙扎直接往房間走去,一進房門二話不說就將他拋上床。

梟想要起身,雙手卻被白鳥壓住,看著他的臉逐漸貼近,梟沒有辦法掙脫,只好別過臉,「你想要做什麼……」

「我只是想要吻你而已。」

「不行。」

「閉上眼睛,吻完我就回去,不然…」將梟的雙手舉至頭部集在一起,單手的力氣就能夠壓制住他,白鳥空出的手伸進浴袍裡,「我就讓你整晚沒得睡。」

見白鳥認真的表情,梟迅速地將眼睛闔上,嘴唇也閉得死緊。不曉得是生病還是白鳥忽然將手伸進來的關係,他覺得臉部發熱的情況很嚴重。

閉起眼的梟看不見白鳥的淡笑,只能感覺到自己的唇被溫熱貼上,是個輕吻。

熟悉的氣息讓梟感到安心,但是他開始覺得不太對勁,白鳥的唇與他緊貼數分鐘都沒有移開,他緩緩地睜開眼睛,對上的是白鳥不懷好意的笑容,還沒有反應過來,稍微鬆懈的唇被他舌頭熟練的撬開。

雙舌交纏直到梟差點喘不過氣,白鳥才肯善罷甘休。

「…你說謊……不是說吻完就回去了嗎?」平穩呼吸後,梟臉紅地的抗議。

「我還得吻一輩子才行。」

白鳥麗一將衣服退去,露出精壯的上半身,完全能夠猜出他接下來想做什麼,梟不安分的在床上扭動,白鳥壓住他的大腿,還沒有將重心放低就已經讓他動彈不得,「白鳥、把我放開……麗一…」

「你喊了我的名字,叫我怎麼可能停下來呢,年和。」

聞言,梟原本掙扎的動作瞬間停止。

白鳥也沒有任何動作,他們對視許久,前者將梟蓋住額際的瀏海往上撥,輕輕地落下一吻,「念起來果然很不好意思啊……」

梟紅著臉尷尬地笑,「是我的名字太怪了…」

「不會難聽,只是差我一截。」

白鳥從梟身上挪開,翻個身大手一撈換他躺在下面,梟枕在他的胸膛,聽見耳邊傳來劇烈的心跳聲,讓梟嘴角不自覺上揚,忽然叫了自己的名字,其實他也覺得有點害臊吧。

「麗一,如果…你想要的話……」

「這樣子就好了。」

「咦?」

「今天這樣就好了,不用擔心我被你傳染,我不曉得多久沒有感冒過了,只是你也要趕快養病,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找別人洩慾啊。」

稍微挪動身軀,改枕在白鳥的手臂上,梟雖然露出你敢這麼做我會生氣的表情,但心裡也相信白鳥不會這麼做,淺淺一笑,再往他的懷裡鑽進了一點些,「小雀真是笨蛋,居然放棄了這麼好的男人。」

「這話我喜歡,再多說一點。」露出常見的自信笑容,將棉被往上拉了一點,免得讓梟的肌膚暴露在外吹到冷風受寒。

白鳥麗一霸佔了他的床面,自己躺在他的懷中。這晚他們聊了許多心事,有悲傷也有開心的回憶,還有白鳥與小雀認識的過去,因為藥效的關係,在白鳥故事說到一半的時候,梟的眼皮已經重到睜不開,平穩地在他懷裡睡去。

望著梟的睡顏,白鳥麗一忍不住嚥了口水,這張明明就不是他喜歡的臉,怎麼好像越看越可愛了。他放空地看著天花板,想起以前稍微交往過的女人總愛問他幾個常問的問題,像是『是我先喜歡你的,還是你先喜歡我的?』

可是梟從來都沒有問過他這種愚蠢的問題,因為是誰先喜歡的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現在已經是對幸福的戀人,是對等的關係了。

「……唔…」睡得很沉的梟在他懷裡低吟,「最喜歡…麗一……」

一瞬間白鳥的身子微微地顫抖,他穩住呼吸,小心的移動身軀,輕輕地將梟擱在另一邊的床面,確認沒有將梟弄醒後,他搔著脖子乾笑的往浴室走去。

與左右手短暫交往期還會維持多久呢……

 

 

Fin

 

後話:

當初看《野雀的戀空》時,對白鳥這個角色沒什麼感覺,甚至希望他不要老是出場擾亂小雀跟大鷹的感情,直到第二集的時候,我對他開始有些憐憫,也開始覺得他很帥,接著就是《名為白鳥麗一的男人》出現的番外,讓我喜歡這對更勝野雀那對了,因為梟這種自卑型的小受根本就是我的菜。

因為對自己沒有自信,不管白鳥做得再多都沒有安全感,總是在那裡腦補什麼的,雖然有時候很煩,但我覺得很可愛。不過讓我覺得有點可惜的是,小鐵子老師並沒有描寫喝醉到滾完床單這一段的劇情,我本來是想要用文章補完的,但不會寫床戲,所以只好放棄,改寫這種日常小段子。

可以,再出這對的續集嗎?

雖然小鐵子老師的坑已經比天還高了。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