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之前他們都還是普通的高中生。和平常一樣煩惱著模擬考的成績,想著畢業之後的出路,繼續升學或是工作甚至是無所事事的玩樂。

讓現狀改變的原因是什麼呢?

如果他沒有替響希註冊Nicaea的話,他們是不是還能像以前一樣,只要單純的煩惱學校的事情,當個無憂無慮的高中生?即使沒有人告訴他答案,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沒有辦法回到過去,無法找回以前。

 

他與響希若沒有Nicaea,那麼現在的他們就只是地鐵裡頭的屍體罷了。

沒有響希的力量,人類最終會踏上滅亡的道路。

即使苟延殘喘的生存下去,卻沒了生存的空間,那麼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而自己又對這個世界做了什麼?

成為惡魔召喚使,卻什麼忙都幫不上,緋那子在戰鬥時所說的話猶言在耳,『惡魔的能力與能力者是相對的。』是的,所以他不管有多少惡魔,都沒有辦法派上用場,他的戰鬥力連維緒都不如。

 

內心漾起的挫敗感,總是讓他在無人的時候陷入沉思。他不想要變成扯後腿的那個人,即使想要幫響希的忙,卻總是造成自己與他的危險。

 

是不是,遠離他比較好呢?

……是不是,別再扯他後腿比較好呢?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嗎?』

『難道沒有試著變強嗎?』

 

 

「大地、大地!」

傳來熟悉地叫喚聲,他的思緒逐漸明朗起來,回過神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花海之中,在遠處有著耀眼的光芒不停的閃爍,逐漸刺目起來。

下意識地遮住投射過來的光線,感覺到身體一股暖意,待光芒退去後,眼前所見卻是相反的世界,昏暗而且殘破不堪,還有……

他鬆一口氣的神情。

 

分不清楚自己感覺到的溼潤感,是血還是他的眼淚。

「……響、希?」

他究竟是失去多久的意識,為什麼喉嚨會這麼乾澀,而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響希與維緒甚至是其他夥伴看著自己的神情是那麼的……

不曉得該怎麼解釋,有種『太好了』的感覺?

 

下一秒他被久世響希緊緊地鎖在懷中,傳來的力道是那麼的強烈,彷彿是在確認自己是真的存在,而身體發出的酸痛讓他意識到現在這個不是夢境,是現實,殘酷又無力的現實。

「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下顎抵著響希的肩,他疑惑地問道。

新田維緒與九條緋那子互看一眼,後者來到他身旁蹲了下來,「是因為衝擊所以暫時性的失去記憶了嗎?你忘記了嗎?這次的作戰計畫你負責當誘餌啊。」

 

「然後……」

「被襲擊了嗎?我……」順手推了推抱住自己的人,「有點痛啊,響希。」

 

久世響希隨即放開了他,按住他的肩膀,嚴肅地盯著他,「大地,以後別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了!不准再跑到我面前幫我擋攻擊!」

聞言他的記憶才漸漸鮮明起來。

這次作戰他所接到的任務還是待機,但他不想要這麼沒有用處,連基本的後援都沒有辦法,於是主動提出誘餌的計畫,理所當然立即被久世響希反對,這是他第一次沒有聽從響希的意見,做自己想去做的事。

 

接著在戰鬥前夕,他收到了響希的死亡影像,沒有與新田維緒等人討論,想用自己的辦法來保護他最好的朋友,如同一開始他開著車衝向貪狼星般。

然後他在對方攻擊的時候,想都沒有想的衝到最前面。

 

「我有事想跟大地說,可以請各位離開一下嗎?」

目送眾人離去,他覺得身子還很疼,不曉得響希要跟自己說什麼,需要刻意支開其他人,「響希,有什麼事嗎?我……」

 

啪!

清脆的聲響迴盪在寂靜的空間,久世響希的雙掌重重拍在他的頰上,他覺得雙頰傳來的灼熱感比身子酸痛的感覺更為強烈。

撫上自己的臉頰,他愣愣地道:「……怎、麼了?」

「很生氣啊……」他跪在自己的面前,垂下頭,「啟太的事情對我來說是個無法抹滅的記憶,我沒有辦法看著朋友在自己的面前犧牲,維緒不行、緋那子不行,更何況那個人是大地你……」

 

久世響希的雙拳緊握顫抖著,「太過強大的力量會把你們卷進來,明明知道卻還是沒有辦法毅然地離開你們,對於戰鬥的決心我果然還是……」

「響希,記得你說過會保護我們吧,我很高興,可是我不想要變成你的包袱,我也想要保護你,即使我很弱,但我還是想要證明自己……」也能夠保護你。

 

話尚未說出口,再度被他擁入懷中。

「別再做傻事了,我們要一起活著才行。」

 

保護什麼的,即使其他人甚至本人感覺不出來,但在他的心目中,志島大地已經保護過他了,而且還是在很久以前。

現在輪到他來保護他了。

要一起看著七天後的世界。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