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集院響搞砸了一切。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在衝動之下吻了柳瀨,或許是單純的不喜歡柳瀨提到吉野千秋後露出的笑容,但挑起這個話題的不就是他嗎?更深層面的細想,他為什麼要覺得柳瀨的笑容刺眼,……是喜歡嗎?不然要怎麼解釋這過份的在意。

與柳瀨真正熟絡也不過是最近的事情,喜歡的心情真的能在短暫間轉移目標嗎?那先前自己因為高橋美咲而失意的日子,因為他與宇佐見秋彥親密地舉動感到不悅的情況又算什麼呢。

「伊集院老師,不將柳瀨追回來嗎?」

女助手的詢問拉回他的意識,現階段來說,就算他出去追柳瀨又能改變什麼,要解釋為什麼要吻他?問題是自己都不能明白自己的心了,該怎麼去回答他這麼艱難的問題,伊集院平淡地道:「不用,先趕進度吧。」

他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柳瀨優落下的東西分攤給其他助手,認真作畫的話是能夠在截稿日前完成,只要他將心思都放在稿上,不要去想別的事情。握起畫筆的手遲疑片刻,伊集院響空出的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必須冷靜才行。

天秤還不能傾斜,他喜歡吉野千秋,自己喜歡高橋美咲,只是這樣而已。

沒錯,只能這樣欺騙自己。

 

/

怒氣沖沖返家,不停地用手背擦拭著自己的唇,蜂擁而上的怪異感覺霸佔他的腦袋,閉起眼想起的都是伊集院響的臉,令人生厭,為什麼要吻他?因為喜歡才會接吻,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吻他!

靠著牆面的身子逐漸滑下,將臉沒在雙腿之間,好多事情攪和在一塊他到底要先處理哪件事?他與吉野千秋、羽鳥芳雪甚至是伊集院響的關係。

他不明白現在的感覺是什麼,是期待還是害怕……他微微地顫抖。

難道,當初他那樣對待千秋,千秋也是這樣的感覺嗎?那麼這是不喜歡對方還是喜歡的感覺呢?他不敢去細想答案,緩緩閉起眼,這是一場夢罷了,沒錯,現在的情況只是一場夢,醒來就沒事了。

睡意逐漸襲來,原本的坐姿往旁傾倒,側身躺在地面上,柳瀨無力地眨著眼睛,不懂事情為何變得如此複雜,最終進入了夢鄉。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惱人的門鈴不停地響,站在外邊的人顯得焦急,按鈴的速度似乎加快,躺在地上睡著的柳瀨仍然沒有任何動靜,像是沒聽見聲音般繼續沉睡著。

「別這樣。」羽鳥芳雪抓住他的手腕,門鈴不是只有屋內聽得見,按得這麼頻繁也會打擾到左右鄰居,制止動作後便放開他的手,從胸前的口袋拿出手機,冷靜地道:「我再撥幾通電話給他。」

「優到底怎麼了,光是沒有來工作室就很奇怪了,居然連電話都不接。」吉野千秋露出擔心的神情,一把抓住羽鳥芳雪的衣擺,著急地道:「會不會是之前感冒復發了,在屋子裡頭昏倒但是沒有人知道?怎麼辦,優怎麼辦……」

羽鳥芳雪平淡地看了吉野千秋一眼,若是在前段時間見到他這麼擔心柳瀨,鐵定會在內心發怒轉身就走,不過現在已經弄清吉野千秋的想法以及看見柳瀨的行動保證,儘管還是有點吃味但還不至於生氣,畢竟自己已經是大人了。

更重要的是吉川千春的截稿日快到了,要是少了柳瀨這個助力,他不曉得還要花多少的時間才能拿到原稿,於公於私他都得關心一下柳瀨優現在的狀況。

直到電話那端傳來制式的機械女聲,羽鳥芳雪將手機收起,平淡地搖頭道:「不行,還是沒有人接,不然找房東拿備份鑰匙好了。」

吉野千秋像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地走上前洩氣地轉動門把,赫然發覺他們方才的舉動都是多此一舉,因為門沒有鎖,羽鳥芳雪將他往後推,「門沒鎖,可能有點危險,你先在外面等一下。」

 

「小鳥……優會不會…」

「你別急,我進去看看,乖乖在外面等。」羽鳥往前踏了一步,回過頭看著同樣往前進的吉野千秋,冷淡地道:「別讓我說第二次,乖乖等著。」

被那樣的眼神看著怎麼敢不聽,吉野千秋站在原地不停地探頭,希望能夠從縫隙間看到什麼,沒多久羽鳥芳雪便走了出來,依舊是面無表情,「他沒事,人在裡面,但好像發燒了。」

「優絕對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感冒才復發了,我去看看。」在羽鳥芳雪還來不及反應,他便快速地衝了進去,看著他的背影,羽鳥的右拳緊握著。

那個混蛋,什麼防護措施都沒有做就直接往病人身邊跑,若是連他都病倒了,那他不就要照顧兩個傢伙,而且原稿該怎麼辦啊!想到此,便趕緊跟上吉野千秋的腳步,一把抓住他的後衣領,「你給我等一下!」

 

察覺抓住的重量變輕,羽鳥覺得自己的耐性快被磨光。

「我沒有幫你做飯的期間你都吃什麼?」

 

吉野千秋微愣,然後視線開始飄移,不管吃什麼都覺得沒有羽鳥芳雪做得好吃,所以對於那些食物都沒有胃口,以前柳瀨都會傳訊息提醒他要吃飯,但最近幾乎沒有收過了,所以他才……

「我的事情先擺一邊嘛,小鳥,優、優的事情比較重要。」

「對我來說,你的事情更重要。」冷著一張臉說出認真的台詞,說的人不害臊,聽得吉野千秋耳根緩緩發紅。

似乎注意到周遭的聲響,柳瀨優吃力地睜開眼睛,看見不遠處對望的兩人,納悶之餘試著撐起身子,但四肢傳來的酸疼讓他力不從心。他下意識撫上額際,傳來的溫度略顯正常,不過好像是他渾身都在發熱。

病根沒有養好,昨晚直接睡在地上所以復發了嗎?

真的是,又一個麻煩事。

 

「啊!優!」吉野千秋回過神來,注意到想要撐起身子卻有點困難的柳瀨,趕忙上前想要扶他起來,卻被羽鳥芳雪整個人往後拉,隨即搶了他要做的事。

吉野千秋只能在旁看著羽鳥芳雪扶起柳瀨甚至攙著他至床邊坐下,內心漾起複雜的感覺,他跟著他們後頭,回想起那個雨天,暗巷裡頭的他們。

坐在床上的柳瀨感覺腦袋渾渾噩噩的,羽鳥芳雪很奇怪,站在一旁的吉野千秋也露出奇怪的神情,他們兩個究竟是來做什麼的?他沒有躺下,輕呼口氣問道:「是因為我沒有到工作室才過來的嗎?抱歉,千秋你的稿我明天會去完成。」

 

「不用啦!我自己可以趕完!優還是多休息就好!」聞言,吉野千秋揮舞著雙手外加搖頭,雖然他必須要很勤勞很勤勞才能全部自己完成。

早就明白他作畫習性的兩人互看一眼,然後了然一笑。

吉野見狀隨即扯住羽鳥芳雪的手臂,看著柳瀨撅起嘴,「優你不能喜歡小鳥啦!他是我的!小鳥你也不可以喜歡優啦!」

看見他的舉動,羽鳥嘴角忍不住勾起笑意,而柳瀨覺得腦袋更熱了,隨即往後一倒躺在床上,「我為什麼要跑去喜歡情敵啊,千秋你真的是太會想像了。」

 

「可是小鳥一直妨礙我接近你!」

羽鳥芳雪沉默,柳瀨嘆口氣接著道:「是怕我傳染給你吧。」

「你們回去吧,小感冒休息一天就會好的,明天我再視情況去工作室,如果還很嚴重我也不會讓千秋有風險。」柳瀨將被子往身上拉,「不過,還是請你們回去前幫我裝杯水放在旁邊吧,我沒力氣了。」

聞言,羽鳥便轉身行動,吉野千秋湊到柳瀨床邊,後者隨即翻身背對他。

 

「吶,優……我有事情想要問你…」

「你說。」

「你現在…還喜歡我嗎?」

「…………」

 

在發熱腦袋的運轉下,這種問題怎麼可能得出答案。

只是為什麼他要這麼問……

選擇保持沉默,背對著吉野千秋,他看不見自己的表情。

 

「我覺得優好像有其他喜歡的人了。」

「你在胡說…什!」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心慌,他從床面上轉身彈起,突如其來的暈眩感讓他再度躺下,「……為什麼這麼說?」

「不曉得耶,身為少女漫畫家的直覺?」

「如果千秋的直覺有準過,那麼我當初為何會這麼辛苦呢?」只是隨意地開口,卻迎上他帶著歉意的眼神,搔搔頭,想說的話卻哽在喉頭。

「水就放在這裡。」羽鳥芳雪將杯子擱在床頭櫃上,「我先帶千秋回去了,有什麼事再打給我,對了,記得給我伊集院響的稿期,我會跟千秋的稿期做比對,評估你什麼時候方便過來。」

柳瀨背對著他們沒有接話,遲疑了會,慢悠悠地開口道:「伊集院那裡我已經辭職了。」

吉野千秋聞言再度湊近他,「欸!為什麼!為什麼優沒有再當伊集院老師的助手呢?是不是老師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

柳瀨揉著太陽穴,感覺吉野千秋的聲音在耳邊不停的迴盪。羽鳥芳雪見狀說句你還是早點休息,將吉野千秋帶離他的床邊來到廚房簡易地做幾個飯糰後,兩個人便離開了。

他翻身看著闔上的門扉,望著天花板嘆口氣。

每每想起吉野千秋,總是說著曾經,不知這段感情是否已成為過去,撫上乾燥的唇,忘記一個人、喜歡一個人真的會有這麼容易嗎?

 

 

to be continued...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