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雙腿僵硬地坐在沙發上,望著散落各地聊天的夥伴他顯得不自在。

因緣際會加入吠舞羅至今不過一個半月,除了藤島幸助與十束多多良,他幾乎沒有和其他的人對話,更別說是時常在休息的赤王,不過若是用英文罵八田美咲這件事倒是每天上演,看著他怒氣沖沖的模樣就覺得有趣。

藤島就像是他與其他人的橋樑一樣。

「艾利克。」十束多多良帶著笑容坐在他身旁,他抱住雙腿的手收緊,「藤島家裡有些事,這幾天應該都不會過來,他要我幫忙照顧你。」

聞言先是怔住,隨後垂下眼簾。

他不討厭十束多多良,只是他不懂得要怎麼跟藤島幸助以外的人相處,雖然多多良也很溫柔、很會照顧新人,但他就是覺得哪裡奇怪,或者是內心那股對多多良揮之不去的愧疚感,畢竟他原本就是敵方陣營的人。

「怎麼了嗎?我知道藤島不在你會有點寂寞,不過……」

艾利克沒有等他說完就站起身子,故意將臉撇向一旁,咕噥著:「我能照顧自己,不需要他還有你。」

「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樣子,十束哥說要照顧你是給你面子啊,藤島若是回來發現你餓著凍著將錯推到我們身上怎麼辦呢。」雙手抵在腦後,八田美咲翹著二郎腿坐在吧台椅上轉個圈。

「八田,你沒有資格說艾利克是小孩吧…」草薙出雲擦著玻璃杯汗顏地道。

「keep your mouth shut , Chihuahua.」艾利克嘖了一聲,不悅地道。

「你這傢伙,是不是又偷罵我了啊!」八田美咲離開椅面,捲起袖子要往艾利克的方向走去,隨即被鐮本和坂東三郎太架住,「放開我,我要代替藤島好好教育那個臭小鬼!」

「八田哥,冷靜一點!」

「反正,你們都別管我……」還來不及將視線挪至艾利克身上,十束多多良連站起來的時機都還沒掌握到,前者頭也不回的衝出HOMRA。

只能捕捉到他的背影,十束帶著笑容的嘆氣,望著吧台內的草薙聳肩,習慣性地將攝影機拿起,對著方才艾利克離去的方向,「三月十四日下午四點,藤島不在身邊的艾利克因為不甘寂寞離開了HOMRA。」

「我說十束你啊……」

「這也能變成美好的回憶吧,對他們兩個來說。」

「唉……」

 

/

 

賭氣之下跑出HOMRA 一時之間也不曉得到哪去,艾利克拉起帽沿緩慢地步行在街道上,時不時抬頭望著天空,被厚重的雲層蓋住透不出光,看來就像快下雨般,不免讓他想起與藤島幸助初遇的那天。

明明沒有特別纏他就擅自的照顧起自己,從他告訴自己想要的就要開口,不說出口就不會知道,但他覺得他一定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不然不會用那種篤定的語氣。

只是這次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必須讓他沒有知會自己就離開呢。

算了,不關他的事,藤島不在反而比較清淨。

但是怎麼覺得有點寂寞。

「喂。」

後方突然傳來聲響,下意識的回過頭,幾名穿著打扮彷彿就在說他們是不良少年的男子雙手插在口袋裡滿臉不悅,「果然是艾利克!」

「發生那件事之後你在吠舞羅待得還好吧?」

「有赤王罩果然走路有風啊。」

雙瞳瞪大,在他們嬉鬧間,艾利克隨即轉身就跑。

對於他的舉動男子們有所跟進,即使不回頭也能聽見從後方傳來的咆哮,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耳邊迴繞著危險的聲音,要他趕快逃走。

跑進一個暗巷,感覺怒罵聲越來越遠,他這才鬆口氣的靠牆蹲下。長時間的奔跑讓他呼吸急促,好不容易等到氣息平穩些,他不自覺的看著自己的右手掌,心裡感到空蕩蕩的失落,隨後雙手遮住耳朵將頭埋在雙膝之間。

他跟過去到底有哪裡不一樣……

明明已經得到赤族的力量,但他卻沒有勇氣去擊退別人,遇到事情只能像這樣無止盡地逃跑,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他必須有所成長,即使藤島不在身邊,他也能夠成功的辦完一件事。

緩緩站起走出暗巷,聽見某人的驚呼聲,接著如同蝙蝠對聲音的敏感度般,人群慢慢地靠集,垂下眼簾的目光一凜,右手冒出微微的火光。

 

/

 

現在他的情況不曉得算不算遍體鱗傷,若是以初遇藤島的標準來說,根本不及那三分之一,只是有些髒亂且破碎的衣服讓他在回到HOMRA 的路上引來側目。只好將帽沿拉低,並試著讓瀏海蓋住自己的眼睛。

而這時天空如他早些時間所想的落下濛濛細雨。

路人們紛紛走避甚至開始撐傘,而他就像毫不在意般緩慢走著,步伐不大速度也不快。每當雨天,除了風聲外,街道上難得享有的寧靜。

「艾利克!」

抬起頭,聲音從不遠處的HOMRA 傳來,十束、草薙、八田以及他都站在門口。停下腳步,看著他慢慢跑到自己面前,表情看起來很焦急。

「不是說會離開幾天嗎?」發自內心納悶地問道。

「我聽十束哥說你不知道跑哪去了,就……」

嘴角不自覺的揚起,或許是鮮少這麼努力奔跑以及使用力量,他有些站不穩,整個人落入藤島幸助的懷裡,這時後者才發現到他看來狼狽的模樣。

「發生什麼事?遇到麻煩了?」

「沒有麻煩,這次我自己解決了。」

聞言,藤島原本擔心的神情淡了下來,似乎是明白艾利克的處境,溫柔地揉著他的頭,「看樣子是我太不信任你了,聽到一點風聲就跑回來。」

懸在半空中遲疑地雙手,緊緊扣在藤島幸助的背後,不解他的舉動,但還是將他擁在懷裡,方才一定是發生過什麼事情吧,就算跨出一步還是會跌倒受傷。

「就維持這樣吧。」

很溫暖啊,在那天那個時候,藤島幸助就像雨天裡的太陽。

現在他所需要的就只是一個單純的擁抱。

 

 

 

「草薙哥,他們到底是要抱多久,雨越來越大了吧。」

「這個嘛……我想需要有人提醒他們一下。」

「等等,再讓我拍一會兒。」

「十束你真的……」

陷入兩人世界的藤島幸助與艾利克,在後者一個強而有勁的噴嚏後,才意識到必須趕快進屋這件事。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