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中籃球界揚名的帝光中學籃球部體育館內,許多新生慕名前來。

帝光的教練採取分級訓練制度,以體力與技巧劃分龐大且實力分配不均的部員,測試結果發表後,二軍、三軍將在第二體育館練習,只有能力被教練認可的一軍才有資格前往第一體育館以及出場比賽。

每個部員的目標都是升為一軍,因為那是實力的象徵,只是這段路相當的漫長,總會有那麼幾個無法堅持而退出籃球部。

況且並不是升上一軍就能夠安心,太過鬆懈還是有降級的可能,若非有堅定的意志與不容小覷的技巧恐難生存。

在每季宣布一軍名單的時候,是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態。如果成功了,那將要面對的是不同現狀的練習量以及強者隊友的環境,不過那些都不是重點……

因為老子現在就已經是一軍了。

 

「這位是這季被升上一軍的一年級生,灰崎祥吾。」

原本在練習的眾人停下動作,紛紛往教練靠攏。

一頭灰髮與戴滿耳環的模樣是眾人對他的第一印象,整體的感覺不太像是籃球員反倒像是貨真價實的不良少年。

「我是灰崎,請多指教。」他平淡地道,就只是場面話而已。

「歡迎你,我是隊長虹村。」

望著他伸出的手思考了會,再將目光挪回他不明所以的神情,最終回握他的手,「請多指教,隊長。」接著露出頗感興趣的表情。

 

本來以為自己是最強的他,在進入一軍的一週內,這個念頭瞬間蕩然無存。真不愧是名校,能夠出賽的果然都不是些花瓶角色,但這不表示他就安於現狀。

在一場內部練習賽中,他的得分、以及搶籃板球的霸氣都讓圍觀的人感到驚嘆,只有虹村修造與赤司征十郎等人沒有任何表情,前者更是微微皺眉。

在比賽結束眾人紛紛離開體育館時,虹村修造若有所思地站在場邊,看著因為連續一周練習遲到被罰收球的灰崎祥吾。

「灰崎,我有事找你,練習結束後留下。」

「可以改天嗎?我等等有事。」搔著頭,嫌麻煩的嘆口氣。今天是排除萬難計畫好能認識女孩子的聯誼,怎麼能因為籃球部的事情耽誤呢。

「什麼事?」沉著臉,看起來有點恐怖。

「咦、那個……」從未見過虹村露出這種表情,他開始支支吾吾,一瞬間想不出好的理由,「我身體有點不太舒服,想去醫院。」

瞇起眼,虹村修造將他從頭至尾打量一便,隨後走上前,將右手舉起,他下意識地退一步,以為要被揍,沒想到卻是覆上他的額。

「沒有發燒,你是哪裡不舒服?」

「那個,我……」完全無法預料出的舉動讓他啞口無言,呆愣地站著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其實我要去聯誼。」最終他說出實情。

虹村修造原本帶有一絲擔心地表情全然收起,右手用力緊勾住他的後頸,冷沉地道:「聯誼?在比賽快到的時候跟我說你要去聯誼?」

被勾住的頸子有些疼,他開始有些不悅。

「隊長你很囉唆耶,就只有今天而已,有什麼事情不能明天再說嗎?」

埋怨的語氣成功讓虹村修造壓抑住的怒氣升到最高,虹村使勁地將他往休息室的方向拖過去,途中他若是反抗就會挨上一拳,最後只能安份地移動腳步跟著走,再見了,他的青春,他的美少女們。

被虹村帶到休息室後,像賭氣般別過臉,時不時按著方才被揍的地方,沒想到隊長是個這麼暴力的傢伙,他到底有沒有選對社團啊,要是每天被揍他可受不了。

他的置物櫃裡不時傳來震動聲,想必是參加聯誼的友人因為約定的時間已過卻找不到人才打來找他。

「你可以接電話。」

「沒那個心情了啦!」

「那好,我就直接說了。」

「你剛還直接揍了。」他小聲地抱怨。

「今天的練習賽你的表現確實很亮眼,但不只是我,就連教練跟赤司他們都發現到你的問題,那就是太過自信,或許這不是缺點,在隊伍裡頭卻是致命傷。」

似乎對虹村說的話感興趣,他轉過身盯著前者,接著道:「隊長,讓帝光得到優勝不是籃球部的目標嗎?既然如此,有自信不是很好嗎?沒有必要太保守,讓對方跟著自己的節奏,才能夠壓著他們打。」

「你說得沒錯,但那是帝光的優勝,不是你的優勝。」

可以有自信但不能太過自信,在完美無缺的隊伍裡會變成唯一的突破口,導正並將隊伍帶往優勝是隊長的職責,現在你只有一年級,這麼早被升為一軍就是因為實力非凡,但是不早點改變這種心態的話,就只會原地踏步而已。

返家途中反覆思考虹村修造的話,是在隱喻他還不夠強嗎?他跟其他人到底哪裡不同,需要讓隊長特別來開導他?

「煩死了,那個臭傢伙。」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