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情況非常奇怪,黃瀨涼太一回房間就看見青峰大輝與黑子哲也正在進行搶單人床的戰鬥。力氣差青峰一截的黑子總是被前者扔下床,但他並不死心,依舊為自己的床位努力,被扔下去他就爬上去,反覆動作好幾次。

「小青峰跟小黑子,你們到底在做什麼?」抱著枕頭好奇的望著他們,黃瀨涼太露出不解的眼神,只是當事人還解釋,他就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將枕頭往旁邊扔,興奮地站起:「我知道了!是一種最近流行的遊戲對吧!」

「咦?」在拉扯間的青峰大輝與黑子哲也互看一眼,反倒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們太過分了,都不找我一起玩!」黃瀨涼太的興奮已經不止表現在臉上,甚至在他的肢體,因為他忽然站在床面上,往後退了幾步,擺出像要助跑的動作。

看見他的舉動,青峰與黑子完全不顧兩人間的紛爭,同時將雙手往前擺,青峰有點緊張的開口道:「黃瀨,你該不會是想從那邊跳過來吧?拜託不要喔,這裡沒什麼可以緩衝的東西!要是哲的單人床被你弄壞就糟了!」

「黃瀨君,請住手,我還想要睡床。」

「誰叫你們要排擠我!看!我!的!」
看來兩人的勸阻沒有任何作用,黃瀨涼太奮力一跳,就往青峰與黑子的方向跳過去,為了怕他受傷,他們兩個迅速將棉被鋪在預估他掉落的位置。

「青峰君快去接!」

「咦?」
忽然接收到訊息,語句尚未在青峰的腦袋中消化完畢,雙手便下意識張開並向前了幾步,為的就是要將黃瀨涼太不偏不倚的接住,但他似乎判斷錯誤,撞擊的力道讓他與黃瀨涼太往後倒向床面,然後彈起滾落床下。

發出巨響的同時,黑子哲也確認自己的床沒有塌掉,就往倒落的兩人望去,青峰被黃瀨壓在身上,後者揉著太陽穴,似乎在滾落時不小心撞到哪裡。

黃瀨涼太撐起身子顯得有些一頭霧水,他的大字型降落計畫貌似失敗了,晃晃腦袋,黑子哲也跪坐在床面盯著自己,在不解之時餘光描見青峰被自己壓住,嚇得趕忙跳起,「小、小青峰你沒事吧!?」

「我想,應該沒事吧。」經由黃瀨的幫忙,青峰從地面爬起,立刻給黃瀨的後腦杓一拳,「這種無聊又危險的遊戲,你如果想玩我下次帶你去玩高空彈跳!」

黃瀨涼太揉著自己的後腦,有點不甘心的說道:「看見小青峰和小黑子玩得這麼高興,我也想要加入嘛!又不是故意的!」

「你是笨蛋嗎?」青峰雙手環胸,語氣有些無奈,「先不要說體重了,你要不要算一下你跟哲差幾公分?你要是沒跳好,撞到床頭櫃也不意外!」

「我知道錯了啦,對不起,但我就是不喜歡小青峰跟小黑子把我排除在外嘛!」聽出青峰是在擔心自己,黃瀨的姿態放軟,但仍不忘小小抗議一下,「不然小青峰你告訴我嘛,為什麼要突然跟小黑子搶床位?」

本來打算若黃瀨執迷不悟就要將氣勢抬高的青峰大輝,被黃瀨涼太這麼一問,別說氣勢抬高,根本就是將一盆冰水自頭頂淋下,他的表情瞬間就變了。看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黃瀨涼太心中有點不悅。

又是他跟黑子之間的秘密嗎?

注意到黃瀨涼太稍縱即逝的失落表情,輕嘆口氣,青峰大輝再度陷入說實話與說謊的掙扎,果然說一個謊就要用很多個謊來圓它,他坐上黑子的單人床,聳肩說道,「老實跟你說吧,我是想要跟哲一起睡。」

黃瀨的雙瞳微微瞪大,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青峰想要跟黑子睡在同一張床,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重要的是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因為現在與他睡在一起的,不是別人就是自己啊!

黃瀨感覺自己的心跳聲逐漸增大,他晃晃腦袋,是不是他的睡姿不好踢到青峰了?還是說不小心將他枕頭下的雜誌弄破了?都不是,因為他想起,他從來沒有與青峰睡在同一張床的印象。

小朋友都看得出黃瀨現在的表情有多沮喪,青峰不曉得該怎麼接下去說話,氣氛很凝重。總不可能要他大方承認,因為他覺得黃瀨的臉很漂亮,看久之後腦袋會想些奇怪的東西。

「那個…」青峰遲疑的開口,黃瀨抬頭望著他。

「每次都在說謊,騙子。」黑子哲也的聲音從青峰背後傳來,他冷著一張臉將青峰大輝從床上踹下去,「青峰君,我真的受不了你了。」

連兩摔的青峰大輝坐起身,他還來不及反應,黑子哲也走到黃瀨涼太的面前,拍著他的肩膀,輕捧他的雙頰,語重心長地道:「黃瀨君,雖然青峰君一直阻止我告訴你這件事,但我想,我必須要讓你知道。」

「喂!哲!你…」
「青峰君,請你安靜在旁邊聽我說。」黑子哲也平淡地說著,「這件事,黃瀨君絕對有資格,並有權力知道,所以請你不要干涉。」

「到底是……什麼事情?」黃瀨愣愣的盯著黑子,「小黑子突然這麼嚴肅,好像是很恐怖的事情,跟我有關的嗎?還是跟小青峰……」

「這件事情,除了我與青峰君之外,其他人都還沒有發現,其實…」黑子哲也低下頭,陰沉抬起頭時,青峰也緊張的嚥了口水,「青峰君他有靈異體質。」

「咦?」同時響起的困惑聲,讓黃瀨不解的往青峰看去。

 

 

 TBC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