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今天是個很重要的節日,不過在編輯部工作就是沒有早退的特權。

原本預計能準時離開公司,但是好不容易弄好的分鏡被高野總編勒令重做,在這個單身朋友顯得更加寂寞的節日裡,想要趕緊回家休息的願望瞬間破滅。雖然高野總編的神情有些疲憊不過看起來卻很開心,感覺在打什麼壞主意。

「小律,我先走囉,辛苦了!」比平常更加認真的工作完成現有進度的木佐先生帶著微笑的說道,還沒等他回應就背著包包離開辦公室,模樣就像是趕著要去過情人節,唉,真是幸福。

羽鳥先生也是很平靜的做著自己的事,直到他的私人電話響起,向高野總編使個眼色後接起,沒有任何對話,在他將手機放下時就順便將桌面收拾乾淨,說什麼吉川千春那裡有緊急狀況急需處理,要申請早退。

難得情人節自己卻在這裡瞎忙,盯著眼前被退回的分鏡完全沒有心思想弄好它,他很有自信交出去時已經是最完美的狀態了,不曉得高野總編在挑剔什麼,擺明就是故意刁難他。

「小野寺,你再不趕緊有些進度就要在公司過夜了。」
「是………」
「怎麼回答的有氣無力,難道你覺得我在故意刁難你?」

「沒有…」不就是這樣子嗎?混蛋總編!十年前真的是雙眼被矇住才會喜歡這種壞心的傢伙,啊不過這些年自己的性格也產生變化倒是真的。

「呼,終於完成了。」黑著一張臉但始終露出笑容的美濃先生伸個懶腰,將他完成的部份交給高野總編。

「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美濃先生得到高野總編的批准,回到座位後也在收拾自己的東西,直到他離開辦公室之前,小野寺律都不敢置信唯一與他一起奮鬥的同事就這樣回去了。

在情人節這種倒楣的日子,還要跟高野總編待在同個地方…

等一下,跟高野總編一起?什麼?!
他現在跟高野總編,兩個人,單獨的,共處在一個密室?好吧,不算是密室。不過光是和他待在同個空間就夠恐怖的,尤其是他現在正處於忙碌的臭臉。還是趕緊做自己的部份不要惹他生氣,免得又被故意刁難。

偷偷瞄了還在審稿的高野總編的側臉,帥氣並帶著難以接近的氣息就與十年前的學長一樣完全沒有任何改變,不過現在比較討人厭一點。


而後視線不小心與他對上,他帶著壞心地笑容,「小野寺,你在偷看我?」

「才沒有,我只是在思考怎麼完成接下來的分鏡,亂瞄四周的時候不小心跟你視線對上而已,高野總編你不要想太多!」

他似乎安靜了下來,感覺周遭的空氣在美濃先生離開後更加沉重,時間怎麼過得這麼慢,高野總編怎麼還不趕快走,就算他要把分鏡做完也要等高野總編離開才有辦法靜下心。

終於,高野政宗離開了座位,穿上大衣並提起公事包,小野寺律內心鬆了一口氣,他經過自己身邊時,將大手覆在頭上,「趕緊做完就回家吧。」

拜託他會待到這麼晚都是誰害的啊!

感覺在意的氣息遠去,他終於能夠平靜地完成貌似被高野總編惡意退回的分鏡,這時他發現現在已經是晚間八點,硬要做完的話恐怕情人節早就結束了,不過這種和他沒有任何關聯的節日,他才不需要在意。

擱在桌面的手機緩緩振動,有些緊張的將它翻開,是小杏寄來的祝賀簡訊。

嚇到他了,有一秒還在想是高野總編寄來的,心裡頭的那股期待他不敢去多想。
晚間十點。

「可惡,高野總編那傢伙絕對是故意的!」不管怎樣審視,他還是覺得原本的分鏡是最好的,這樣到底是讓他怎麼修改?況且身邊還沒有人可以給他建議。

「你能察覺到也挺聰明的。」

「那是當然的,像高野總編這種滿肚黑水的人,我已經…咦?」

有點驚訝的從椅子站起,原本已經離去的那人正倚在門邊,雙手環胸面無表情,但嘴角貌似帶著一抹笑意,他往小野寺律的方向走去,後者呆站著尚未回神。

直到因為吃驚而微張的唇被堵住差點無法呼吸時,才趕緊使力將他往外推,用手背摀著有些發紅的唇,聲音有些顫抖:「高野總編你在做什麼!不是回去了嗎!」

「你在這裡,我怎麼可能回去。」

「…等…等等…你…」看見他逐漸逼近,小野寺律感覺耳邊迴響著自己的心跳聲,「我的分鏡還沒有做完,請、請高野總編不要打擾我!」

他將眼鏡拿下,笑道:「你這次的分鏡做得很好,下次繼續加油。」

咦?咦?…咦?!

腦袋還在放空的狀態,整個人就被壓倒在地上,不行,感覺心臟快要爆炸了,高野總編在說什麼他完全聽不見,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

他將唇湊向自己的耳邊,柔聲的。

「情人節快樂,律。」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