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家庭造就怎樣的孩子。

雖然父親早亡,但至少還有母親可以照顧他們,因為不忍母親太辛苦,從小他們就非常聽話,很獨立有主見,為的就是不讓母親在他們身上多操心。

在校唸書幾乎在班級前三名都能看見他們的名字,他們想認真唸書,以後找到好的工作孝順母親,他們想認真唸書,讓母親在鄰居親戚們之間能夠抬起頭來。

只是當他們還在唸高中的時候,體弱的母親因患感冒而後引發併發症,在他們思考如何賺取住院費時,母親就像是為了不給他們造成負擔,離開了人世。

失去親人的痛,難以忍受。
當晚,兄弟倆抱在一起痛哭,而就在那時候他的心中悄悄扣上了一道鎖。


/


「怎麼又夢到往事了。」
弟弟有些疲倦的睜開眼,漫長的工作時數幾乎要拖垮他的體力,只不過坐在沙發上閉眼就不自覺的睡去。

最近他老是夢到和哥哥的童年,雖然吃苦、忙碌但過得就是比現在還要快樂。他總是會想起自己考了滿分後拿給母親看時她所露出的欣慰笑容,縱使現在事業有成,但卻無法再看見她對著自己說:『加油喔!你很棒!』

「不要硬撐,累了就去睡吧。」倒了杯熱牛奶給他,哥哥一臉不捨的模樣。

「專輯錄製的時間快到了,這些曲還有必須修改的地方。」對於音樂、對於工作,他時常因為講究完美而忘了照顧自己,這點哥哥非常擔心,深怕他會積勞成疾。

「夠了,不要讓我生氣好嗎?」抬頭見到的是哥哥十分堅決的眼神,抿唇,將樂譜收好放進牛皮紙袋,「我知道了,晚安。」

他不想讓哥哥生氣,因為哥哥是這個世界上他唯一的親人。

望著弟弟的背影,不由得嘆口氣,從母親過世後他就覺得弟弟變了,變得有些奇怪,本來笑得開朗的他,逐漸失去笑容,變得有些冰冷,就算笑著也絲毫感覺不出他很開心,連心事都不和自己說,很糟糕的情況。

「珍惜自己吧,史蒂芬。」闔眼,「也要珍惜除了我以外的人。」


/


他的世界只有音樂跟哥哥,其他的,對他而言只是過客。
在路上看見了一個小女孩,她拿著棒棒糖踩著小步伐,口中還叫著『媽咪媽咪…』的往站在一旁的婦人走去,貌似被她自己的另外一隻腳絆到,女孩趴在他的腳邊開始嘩啦的放聲大哭。

「別哭了喔。」將她抱起讓她站好,替她拍掉身上的灰塵,並摸摸她的頭要她別再哭泣,女孩立即停止了笑容,對自己笑開了臉。

婦人連忙將小孩抱起,向自己道謝。
看著她們逐漸遠去的背影,他的內心突然有種孤獨感,好想有人陪在身邊。

傍晚,他獨自坐在公園涼椅上看著夕陽,隔著太陽眼鏡看到的景象,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都好刺眼,就像直視太陽那樣令人暈眩。

「一個人嗎?」
不熟悉的嗓音傳入他的鼓膜,往身源處看去,一個蜜金色髮的男孩背著電吉他坐在一旁,看著他將電吉他拿下,「能坐在你旁邊嗎?」

「你不是已經坐了?」
原本打算獨自沉澱心靈,沒想到多了個程咬金。不過,他是誰?是敵方經紀公司派過來勘查情報的還是八卦記者?但見他沒有帶著照相機,而是電吉他,前者的假設比較大。

「說得也是。」他笑著說,那抹笑容…比任何一個景象更讓他覺得刺眼。

「公園的涼椅還那麼多張,不要坐在我旁邊。」撇頭,相信他的語氣已經表達他的不悅,如果是聰明人早該摸著鼻子乖乖離去,只是來人不但沒有離開,還彈起自己的吉他。

調著音,男孩喃喃自語,「我覺得我們是同類人呢,SD的史蒂芬。」


喀啦──

心中的鎖貌似動搖,他感到有些害怕的站起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