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姚子奇的初戀是個像女孩子的男孩』這個原作設定延續的故事

● 2009年成冊 書名《初戀》

  ss-1  

 

 

  有一個秘密,他一直沒說。
  知道這個秘密的,他想應該只有二個人,一個是他心繫的人,一個則是他最敬愛的哥哥。至於秘密的內容,他並不想要透漏,因為那兩個人雖然知道,但卻不曉得那件事情對他而言是多麼重要。

  將白紙揉成一團扔到垃圾桶內,桌上的擦布屑堆積如山,夜晚的雨來得很急,轟隆隆的雨聲更讓他顯得心煩。明明當初很有靈感的歌曲,如今卻怎樣都寫不順,一切都是再度見到那個人所引起的。

  他放棄了今晚的創作時間,起身將燈關掉前,忍不住看了放在桌上的相框,褐發的男孩笑得相當燦爛,而一旁的是戴著遮陽帽露出微笑一頭銀綠長髮的他。

  「晚安,子奇。」
  接著,他將燈關起,走出了平時所待的那個書房。
  
  

  
  他一如往常的到EAMI錄音,這是他加入演藝圈以來第一張個人專輯。
  外頭飄著小雨,他撐著傘慢步走著,突然在後方聽見急切的腳步聲,才剛回過頭想看發生什麼事情,就感受到一股撞擊力,幸虧穩住身子沒有跌倒,但卻聽見東西掉落的聲音。

  「啊!對不起!」女孩第一件事情並不是撿掉落的物品而是向她不小心撞著的人道歉,看著地上的瓶瓶罐罐,他有了想要幫忙的念頭,反正時間還很充裕。

  「沒關係。」改用肩膀和手臂撐住傘,他蹲下身子開始幫女孩撿起東西,「還是趕緊把東西撿一撿吧,雖然雨不是很大,但淋濕總是不好。」

  「謝謝。」女孩也跟著蹲下,才注意到他撞到的是誰。

  「啊,你是SD樂團的史蒂芬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撞到SD樂團的成員之一,「真的很對不起,因為東西很多又撐著傘,所以視線不是很好。」

  「……真的沒有關係,妳不用太在意。」以為又是單純的歌迷知道他的身份想要簽名,不過看樣子不是如此,讓他放心不少。

  「喂!姚子瑩妳把剛買的東西都撒出來幹嗎?」另外一道男性的聲音出現,他抬起頭看見同樣拿著一堆袋子然後撐著傘的青年,突然他覺得這個人有些眼熟,可是卻不記得在那裏見過他。

  「阿奇!你太慢了啦!都不幫我提些東西害我沒有拿好!」名喚姚子瑩的女孩嘟著嘴,還不停抱怨他口中所說得阿奇。

  「誰叫妳一次要買這麼多東西!下次我絕對不會再跟妳一起出門了。」雖然也是跟著抱怨,不過還是將傘放到一旁,幫女孩撿著東西。

  既然有人幫忙,那他也要趕著到錄音室去了,映彤姐雖然對人不錯,不過對於遲到這種事情可是非常在意,於是他將自己所撿的物品重新放回袋子後,便向女孩道別。

  「不好意思,我還要到錄音室去。」

  「要是遲到就不好了,史蒂芬你趕緊去吧,不小心撞到你真的很抱歉,剩下的就交給我和阿奇了。」

  他微笑了一下便重新拿起傘往EAMI走去,姚子瑩目送著他的背影,深刻覺得史蒂芬真的很溫柔,不像一些藝人稍微有名氣就像刺蝟一樣難接近。

  「喂,姚子瑩,他該不會是SD樂團的史蒂芬吧?」

  「是啊!阿奇你有聽過他們的音樂嗎?」

  「當然沒有,只是有聽過名字而已,妳又不是不曉得我對音樂也是相當講究,除了我自己的音樂外,要我承認的話可是要非常有實力才行!」

  「…那你會突然問起別人的事情也很奇怪啊,你認識史蒂芬?」好不容易將東西都重新放回袋子,可是卻顯得有些髒兮兮的。

  「不認識,可是卻覺得很熟悉。」

  「啊!」
  姚子瑩的一聲尖叫阻止了他的沉思,以為又是東西撒了或是袋子破了的衰事,但看了一眼似乎什麼都還算完好,「是又有什麼事情了啊…」

  「我忘記跟史蒂芬要簽名耶,難得遇到他的說…」

  「算了,不知道該怎麼說妳了。」

  至於為什麼覺得他很熟悉,姚子奇並不想去多想,光是思考如何將音符拼湊成美妙的旋律就讓他夠頭疼的了,這種事情就先放到一旁吧。
  
  

  
  就在EAMI那件事情發生後,他回到家裏整理那些完全沒有看過的舊報紙,在其中一份發現了姚子奇正式加入翱翔天際的新聞,右上的日期顯示是一個月前,所以說他會覺得他很熟悉,純粹是因為在同一個圈子工作嗎?


  他並沒有想太多,時間又匆匆過了一個月,姚子奇推出了個人首張創作歌曲,那時沒有想到他也是堅持歌曲要自己創作的人,只是如此激烈的搖滾曲風,在他的耳朵聽起來真的不是很能適應。

  只要作曲是自己來的歌手,他都會多加注意,除了有競爭的念頭外,如果有遇見他很欣賞的對手,很希望能夠互相討教一番。而他縱使欣賞姚子奇對於音符的鋪陳,可是和走抒情歌曲路線的他,不管是哪方面,沒有一點可以合得來。

  「你是史蒂芬嗎?那天謝謝你幫我那個笨妹妹。」

  他正利用錄音的空閒時間坐在EAMI大廳的沙發上聽著自己尚未完成的曲子,突如其來的招呼使他將耳機拿下,原來是姚子奇背著電吉他站在一旁。

  「不會。」

  本想和他打過招呼後,就重新帶起耳機,只是沒想到他居然將電吉他立在一旁,經過自己身旁在對面的沙發坐了下來,「請問你有事情嗎?」

  「…這不是公共場所嗎?我坐在這裏沒有關係吧!?」

  從報紙上大概明白姚子奇這個人的性格如何,所以對於他些微不禮貌的發言沒有多加在意,史蒂芬重新將耳機帶起後按了播放鍵。

  習慣性的點頭數拍子,反復思考這首曲子現階段是否需要有哪個地方需要修改,除了旋律要動聽以外,節奏也要適宜,不能讓聽的人感覺不舒服,他聽到現在為止都覺得還可以,只是…一直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撇向一旁,就看見姚子奇手裏拿著一枝筆在筆記本上塗塗畫畫,還不停的搔著頭,他也有過這種經驗,所以很能明白沒有靈感的時候心情都相當煩躁。

  或許是注意到史蒂芬的視線,他將筆記本合起,一臉不太高興的皺起眉頭,「你聽音樂就聽音樂,幹嗎一直盯著我看啊?」

  看了手錶,發現時間差不多,史蒂芬將耳機收起放在胸前左邊的口袋裏,一臉微笑的盯著姚子奇不放,「我明白沒有靈感的時候心情會很煩躁,但不靜下心的話,只會讓進度更加落後而已。」

  「……」

  「我差不多要到錄音室了,如果有機會再見吧。」

  「喂……」

  在史蒂芬起身準備上樓的時候,姚子奇突然在後方叫住了他,雖然不是在叫他的名字,不過現場除了他以外似乎沒有其他的人。

  「有事嗎?」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我一直覺得你很眼熟耶……」

  「問題的答案我也想知道,不過,上次在EAMI門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

  他對於姚子奇也有說不出的熟悉感,現在就連他本人也這樣問了,他們可能真的有在那裡見過面,但也許只是擦身而過而已,因為不只他,就連自己也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見過。

  「說得也是,我居然會問這種怪問題。」

  「再見。」

  那時候他還不相信,命運的吸引力是如此的強烈。
  
  

  
  在那之後,他開始忙自己的事情。

  因為之前推出一張個人專輯後,造成大賣,人氣節節攀升,於是賀總好不容易才答應讓他出張個人創作專輯,他一定要把握這個機會,要做出自己滿意也讓大家喜愛的歌曲,而在不知不覺中給自己的壓力就大了。

  那首未完成的曲子也在最近做好了,只是仍缺少了那麼一點味道,關於創作的事情他原本都不會尋求丹尼斯的幫忙,可是就在那天他問了哥哥的感想,得到的回答是,缺少了一點情感。

  他不懂,他很用心的在寫這首曲子,他很喜歡這首歌,所以他比平常花更多的時間去作,為什麼在丹尼斯的耳中聽起來卻是沒有任何感情?

  「史蒂芬,你有戀愛的經驗嗎?」

  突然,他最敬愛的哥哥這樣問他,害他頓時不曉得該如何回答,於是他保持沉默。

  「…你有聽過戀愛中的人不管做什麼都很順利嗎?」

  「沒有…」

  「那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史蒂芬停頓了會又開口,「以前有,不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那麼你就想著你喜歡的人,再重新聽這首歌,你就會知道你缺少了什麼,然後你就會做出會令你相當滿意的歌曲。」丹尼斯露出神秘的笑,然後喝了口最新買的錫蘭紅茶,自己的弟弟有喜歡的人,他還真是有點好奇。

  「……我會試試看。」

  當天晚上,他到了家裏堆放雜物的房間,一些不常用到的東西他和丹尼斯都習慣放在那裡,不停的找著自己想要的那個東西,但東西實在太多,找了好久都沒有收穫,還將自己搞得滿身灰。

  說到喜歡的人,那是他的初戀,雖然不曉得現在那個人在哪裡,他現在應該過得還不錯吧?算了,明天再來找好了。

  有了這個念頭後他便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準備去洗澡,才剛踏出第一步就被東西絆到,沒站穩的往左邊的書櫃撞去,乓的一聲書都掉了下來。

  「運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差…」

  蹲下將書堆好,卻意外被某本書引去了注意力。

  丹尼斯聽見那麼大的聲響也到了房門口,就看見房內灰塵飛舞,史蒂芬則站在書櫃旁,手中拿著一本書…那是他很少看見的,如此溫柔的神情。

  「找到你要的東西了嗎?」

  他的聲音讓史蒂芬嚇了一大跳,隨即把書藏到身後。

  「…哥,你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別嚇人……」他的動作吸引了丹尼斯的注意,他很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書,居然搞得這麼神秘。

  「那是什麼書?」

  「沒、沒有什麼,我去洗澡了…」丹尼斯才往前踏一步,史蒂芬帶著書就匆忙的經過他身旁,快速的離開他的視線,不過還是被他瞧見了那本書的外觀,有點眼熟可是卻不曉得是哪來的書。

  「這個史蒂芬,什麼時候這麼神秘了。」望著房內宛如一片廢墟的景象,丹尼斯將窗戶開個小縫,關了燈,轉身離去。
  
  

  
  『來啦,我知道這附近有一片花田,很漂亮喔…』
  『可是哥哥說不可以隨便亂跑…』
  『沒關係,有問題我會保護你的啦…小芬。』
  『好吧……』

  不停翻著手中的書,歪歪斜斜的字映在上頭,因為紙張泛黃,有些字都看不清楚了,但他很清楚,那是幼稚園的他所寫的日記。

  腦中不斷浮現小時候的場景,忍不住感到鼻子一酸,日記裡頭全是他很難解讀的注音,以及一些看不懂的國字,但他現在的心情就跟當時一樣,他一直喜歡幼稚園的那個男孩,可是那時的他卻什麼也不敢說。

  日記中夾著一張皺皺的照片,裡頭褐髮男孩笑得很開心,當然他也是,因為沒有什麼事情比喜歡的人在身邊更讓他感覺快樂,只是本來以為他們的關係可以一直好下去,但沒想到一切都在他真實性別曝光後改變。

  他不曉得原來他一直將自己當成女孩子,後來男孩就被幼稚園的同學們捉弄,說他是同性戀、說他喜歡男生,在那之後雖然他們還會說話,只是感覺卻沒有像以前那樣熱絡。

  這件事情發生不到兩個星期,父親正巧因為公司的調遷,全家要搬到別的地方去,所以沒有唸完那所幼稚園就離開了,他剩下的,只有這張他們倆一起到花田時,拜託認識的阿姨幫他們拍的照片。

  因為記憶的輪替,他只記得他曾經喜歡這個男孩,但卻忘記了他叫做什麼名字,看著日記上頭的『ㄑㄧˊ』,猜想也許是他名字其中的一個字。

  將喜歡的人放在心裡,就能寫出充滿情感的歌曲,哥哥告訴他的事情,他決定試試看,此時內心卻奢望著能夠再和他見一次面,但…若是又像之前一樣…沒有辦法接受是男人的他……

  只要、只要讓他曉得,他現在過得很好,這就夠了……
  
  

  
  將照片視為寶物的放入新買的相框裡,並且放在他房內的桌上。

  每次出門及睡前都會和它說說話,有時候他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奇怪,可是卻情不自禁,他想或許自己是寂寞的。

  個人創作專輯的事情也完成的差不多了,重新編排的曲子不只他滿意,連丹尼斯以及負責監督的EMAI負責人周映彤也認為不錯,是之前沒有聽過的感情,有種曖昧的感覺。

  「啊,姚子奇,又見面了。」

  「……最近你的歌感覺有點不一樣了。」背著電吉他的姚子奇說著,並且有些尷尬的搔搔臉頰,因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聽抒情歌。

  「我以為你只聽搖滾樂呢…」不過說實在的,聽見姚子奇這樣說,自己竟然有一點點的欣喜,這代表自己的音樂也受到他的肯定了吧?

  「的確是這樣啊…」抿嘴,姚子奇的視線不曉得該往哪放,「只是我妹在聽的時候,我在旁邊不小心聽到的而已啦…不然平常我都不會聽抒情歌的……」

  知道他在撐面子,史蒂芬也不想戳破,只是覺得有些有趣。

  因為EAMI大部分的通告都屬於抒情歌,能在這裡看見姚子奇也非常不容易,論搖滾樂還是日月光音樂比較多。

  「你是來錄專輯的嗎?」

  「啊…不是…」

  「那你是來找老師們問關於創作歌曲的事情囉?」

  「我只是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在這裡……遇到你…而已……」越說他的頭越低,連史蒂芬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你說這些話,還真的…容易讓人誤會……」

  姚子奇突然上前,交出了一個板子和一枝麥克筆,「麻煩你替我簽名,…是、是我妹要的,你也知道要我做出這種事情比登天還難…不過她說要是我不幫她跟你要簽名…就……反正她威脅我就對了啦……」

  有趣、太有趣了!
  史蒂芬終於忍不住的笑出聲,聽見他的笑聲,姚子奇不由得羞紅了臉,都是那個可惡的姚子瑩啦!要他來跟史蒂芬要簽名,結果害他被笑成這樣子……要不是他那些絕版的寶貝搖滾CD被她偷拿走,即將面臨被對折的命運,不然他才不會出現在這裡!

  「拿去。」就在姚子奇OS的時候,史蒂芬已經將簽名版和麥克筆拿走,並在上頭瀟灑的寫出他的名字──Steven。

  「啊,謝了。」

  「舉手之勞,而且…難得可以看見那麼有趣的畫面。」

  「……嗯?什麼畫面?」不知道史蒂芬在說什麼,姚子奇有些疑惑的問,看見他皺起眉頭思考的模樣,他又忍不住想笑出聲,但他還是忍住了。

  「看樣子,或許我們能夠成為朋友。」微笑的伸出手。

  「…我是不反對啦……」貌似很不願意的模樣,不過他還是將手伸出去,但沒有緊握,只有稍微碰到一下就收了回來,他很不習慣和別人有太久的接觸。

  他的舉動讓史蒂芬楞了一會,姚子奇看到他的表情猜想史蒂芬可能是誤會自己不是很樂意和他成為朋友,於是有些緊張的不曉得該怎麼解釋。

  「…不、不是……我不太習慣…啊、所以…」

  「哦,沒關係。」他愣住的原因不是為了這個,「老實說你肯把手伸出來,就讓我相當意外了。」

  「喂!一些待友之道我還是懂的啦!」

  「是是,我跟你道歉?」

  「不用啦!哼。」

  他和姚子奇聊了一會,很不湊巧的外頭開始下起傾盆大雨,隨即聽見他的哀號,看樣子是沒有帶傘的樣子。

  「天氣預報根本不準,還說今天不會下雨。」他一臉喪氣的模樣,貌似非常不喜歡雨天,他也不是很喜歡,因為他小時候搬家時也是下雨天。

  「我送你回去,方便嗎?」

  「…啊?摩托車雙載這樣我的吉他會不曉得放哪…所以……」姚子奇有些委婉的說,「我等等在便利商店買枝傘,或是等雨停了再回去好了。」

  轉身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笑著拉住姚子奇的手就往門口走去。

  「我開車,不會淋濕的。」

  「…啊!啊啊……等等、等等……」腦子當機無法反應,本來想說走到停車的地方可能也會淋濕,只是不到幾秒就到了,…怎麼會直接停在EAMI旁?而且還是有屋簷的地方。

  「我剛好沒事,順便送你回去,這樣你不會淋濕,電吉他也有位置放。」看著史蒂芬的笑容,姚子奇嘆一口氣也不好意思拒絕,將電吉他放在後座,史蒂芬撐著傘替他開了前座的門。

  「…謝謝你……」第一次坐別人的車,感覺有些緊張,還可以聽見心臟蹦蹦跳的聲音,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對象是史蒂芬。

  「不用顯得不自在,我開車很安全,而且…有駕照。」怕他不相信,從皮夾裡頭拿出汽車駕照在他面前晃啊晃,確認他看到後再度放回皮夾內,繫好安全帶後他開始倒車準備找個適合的角度開出車位。

  「史蒂芬你今年幾歲啊…」瞪大雙眼,壓根沒想到自己會問這個問題,因為感覺他好像很成熟的模樣,身材又高挑。

  「…20歲吧。」

  「什麼!居然才20歲…我以為你年紀跟我差不多呢……」

  其實他以為史蒂芬的年紀比他大,緊張感尚未消除,史蒂芬的身子就突然靠了過來,而且還伸手放在他的大腿上。

  「啊……你你、你要做什麼!」姚子奇有點緊張的抓住他的手。

  「…我?因為你沒有繫安全帶,所以我想說幫你繫一下。」往旁邊看去,他的手掌的確稍微抓住了安全帶,尷尬的將他的手移開。

  「我、我自己繫就好,你專心開車。」

  「這樣呀,那你自己來好了。」史蒂芬努力憋住笑意,這個姚子奇真的太好笑了,不管什麼反應都相當可愛,看來今天的心情會這樣一直好下去吧。

  而姚子奇因為他剛才的行為顯得更加緊張,拉過安全帶後卻怎樣都放不進另一邊的扣環裡,史蒂芬見狀便握住他的手,穩穩的將安全帶放入。

  「啊!」

  姚子奇瞬間把手伸回,一臉驚惶的看著史蒂芬並且用左手握著剛才被抓住的右手,而史蒂芬終於忍不住笑意整個人趴倒在方向盤上,幸虧現在是紅燈,不然可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用太緊張,我想…我應該不是同性戀。」

  「………」姚子奇吞了口水,「那個,在前面左轉…」

  試著轉移話題,史蒂芬也不再捉弄他,打了左邊的方向燈後轉了過去,就開始聽從姚子奇的指示開著車,逐漸他覺得眼前的路越來越熟悉,直到他看見了那所幼稚園,啊,真沒想到那麼久了還開著呢。

  「好懷念啊……」不由得緬懷起來,姚子奇納悶的看著他。

  「啊!」

  突然緊急煞車,看了後照鏡沒有來車後,史蒂芬將車子停在一旁,連傘都沒有撐的下了車,姚子奇被他的舉動搞得相當困惑,不過伸手從後座拿起傘開了車門也走了出去。

  開起傘舉高,雖然史蒂芬已經被淋濕了,但再淋下去可是會感冒的,正想開口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時,姚子奇突然發現他的神情看起來相當憂傷。

  「好可惜……」姚子奇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他正盯著一片蔬菜田。

  「…不是颱風,這些雨對那些蔬菜不會有很大的影響啦…」以為史蒂芬是愛菜心切,體恤那些農夫的辛苦,姚子奇安慰性的開口。

  「…以前這裡……有很漂亮的花田呢……」

  姚子奇震驚的看著他,這裡以前的確是個花田,而且在他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已經被改作蔬菜田,想那時他也是相當不捨,因為那個花田是他小時候的秘密基地,而且…也是個有過美好回憶的地方。

  「你怎麼知道這裡以前是花田啊?」

  「……沒什麼,因為我小時候住在這附近啊。」不想讓姚子奇追問下去,所以找了個最適合的理由回答,也沒有打算說出自己小時候念那所幼稚園的事。

  「這樣啊…快上車吧,很冷耶…」

  「啊,不好意思。」

  先撐著傘讓史蒂芬上車後,姚子奇走到副駕駛的位置上了車,將傘收起放到後座去,史蒂芬開了暖氣並用毛巾擦了擦頭髮,踩了油門繼續往前。

  姚子奇盯著他的側臉,越看越加熟悉。

  「史蒂芬,我們以前…真的沒有見過嗎?」

  「沒有吧……我們第一次相遇是在EAMI啊,難道幾個月前的事情你那麼快就忘記了呀?子奇。」既然他本人都這麼說,讓他更加懷疑自己的熟悉感是多慮的,姚子奇因此沒有追問下去。

  但是,他提起那片花田的事情,卻勾起了他那段頗為甜蜜又尷尬的回憶。
  
  

  
  『小奇,午休怎麼不睡覺呢?』幼稚園老師在點名的時候意外發現少了他,所以在園內四處尋找,最後在偏遠的樓梯發現他坐在那裡。

  『老師…為什麼小芬又要轉學……』

  一開始他以為小芬是女孩子,長得白淨又可愛,一頭銀綠色的長髮看起來好漂亮,而且因為是轉學生的關係,不太敢跟其他人相處,所以顯得有些寂寞,這時候只有他願意跟他作朋友。

  現在想起來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班上一些男同學看見這麼漂亮的小芬不會黏上去,因為小芬是男孩子,不是女孩。

  得知這個秘密後,他變得不太敢接近小芬,除了在班上被一些男、女同學嘲笑外,他也很害怕自己真的會喜歡上小芬,應該說…他已經喜歡上了,只是大家都跟他說,男生喜歡男生是不正常的…

  他…他不想要當不正常的小孩子。

  所以他開始躲著小芬,開始不和他玩、不跟他見面,因為他們讀的班級並不同,每當小芬來找自己的時候,他都躲著不願意出去,後來小芬就開始沒有來找他了,有點鬆口氣,卻有點寂寞。

  過了好久,他嘗試到小芬的班級想偷偷看他在做什麼,可是卻沒有在班上看到他的身影,結果那班的導師看到曾經和小芬很好的男孩在門口,便問他來這裡做什麼,他向老師說,他要找小芬,得到的答案是小芬在前幾天就轉學了。

  『為什麼小芬不來跟我說再見呢?』手中拿著小芬剛來沒幾天,他就帶著他到花田時候所拍的照片,在知道小芬是男生前,他就已經給他一張了…

  『小奇乖啦…不睡午覺下午的課會提不起精神哦…』

  老師拍拍他的頭,要他不要太介意,牽起他的小手就往教室走去,突然他停下腳步往後看,望著藍藍的天空,他想,總有一天,一定要和小芬道歉。
  

  「子奇,接下來要往哪走?」

  史蒂芬的聲音喚回了他的思緒,瞬間他將小芬和他的臉重疊在一起,明顯的愣了幾秒,隨即趕緊反應過來,「直走過三個紅綠燈右轉就到了。」

  「…」
  「………」

  沿途兩人都沒有說話,可是姚子奇考慮了很久,一直很想追問史蒂芬剛才在花田的事情,但他們才剛成為朋友沒有多久,這樣追問私密的事情真的好嗎?看史蒂芬的表情就知道這件事情對他而言相當重要。

  「你有事情問我?」

  「什麼?」

  「剛剛我看你就時常盯著我,欲言又止的模樣,好像是有事情想問我的樣子,我可以看情況回答你,雖然相處沒有很久,但朋友就是朋友,不用太在意。」

  「沒有…我只是想問,那片花田…對你而言…是不是……」

  沒有想到姚子奇問的居然是花田的事情,頓時之間他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只能輕輕的帶過。

  「那片花田對我而言,有很棒的回憶。」

  「我也是…」姚子奇搔搔頭,一臉不好意思的模樣,道:「要是讓我遇到他,我第一句話就是跟他道歉,……因為先將他拋下的人…是我…」

  「…是誰讓你這麼在意啊…該不會是初戀情人吧?」史蒂芬有些開玩笑的說著,但見到姚子奇低頭沉思的模樣,…啊,該不會真的讓他說中了吧?

  「…應該算是初戀情人……」抿唇看向窗外,「那已經是幼稚園的事了。」

  幼稚園?這麼巧…

  史蒂芬呼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順些,不曉得為什麼聽見他這樣說,自己的胸口會突然一窒,難以呼吸。

  「沒想到子奇這麼早熟,幼稚園就在談戀愛了。」

  「喂!你不要笑我啦!」
  
  他是說真的,要是真的讓他遇見……
  如果能遇到就太好了…
  
  「啊,到了。」

  史蒂芬將車子停在一棟公寓外,遠遠的就看見姚子瑩撐著傘走近,姚子奇原本想要下車的動作停了下來。

  「怎麼了嗎?」他疑惑的問,怎麼看見妹妹之後反而不動了。

  「我不想要讓姚子瑩看見你送我回來,不然一定又會纏著我說一些奇怪的話或要我做奇怪的事情。」原來如此,然後看見姚子瑩站在公寓大門口,拿出鑰匙開門後,突然間的轉過身子,皺著眉頭往史蒂芬的車子看去。

  因為是公眾人物的關係,他已經將車窗都改成外頭看不見裡面的樣式,照理說她應該不會看見坐在車內的史蒂芬和姚子奇,只是她也看了幾秒鐘後就上樓了。

  「這傢伙天生第六感比較強,可能感覺到我在附近吧。」

  「…沒想到子瑩這麼厲害啊,子奇你也是嗎?」

  「……別說這件事情了。」姚子奇從後座拿起傘,順便背起電吉他,按了安全帶的按鈕後準備下車,「謝謝你送我回來,而且你還淋濕了。」

  「哦,那是我自己的問題,不是你的錯。」

  「借我的傘,下次遇見再還給你。」

  「送給你就可以了,我家的傘還有很多……」

  「不可以,一定要還。」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

  姚子奇點頭向史蒂芬道謝後,傘撐著就往公寓走了過去,往前走沒幾步就聽見有人在他身後叫他的名字,回頭一看是將車窗搖下的史蒂芬。

  SD樂團的名氣他不是不曉得,這麼拋頭露面沒有關係嗎?要是車牌號碼被記下來,尋車騷擾怎麼辦?姚子奇往回走了幾步,站在史蒂芬面前用氣音說道:「你在幹嘛啊?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說祝你早點找到你的初戀情人。」

  「………但願。」

  史蒂芬微笑的搖下車窗,沒有等姚子奇走上樓就將車子開走,看著史蒂芬開遠的車子,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姚子瑩會往這裡瞧過來了。

  因為史蒂芬開的車正好是姚子瑩喜歡的那台。
  
  

  
  史蒂芬並沒有留姚子奇的手機號碼,他也沒有將號碼給姚子奇,若不是在工作場地見面,平時他們都沒有見面,久而久之竟然也開始期待能夠相遇,或許下次見面可以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給他。

  個人創作專輯的事情已經到了尾聲,前幾天在報紙上看見銷售量相當不錯,可見大眾都能夠接受他的音樂,讓他感到非常欣慰,最大的功臣除了EMAI團隊之外,還有給他意見的丹尼斯,以及…小『ㄑㄧˊ』…

  「…嗯,這麼說姚子奇的名字也有這個音呢…」

  臨時想起這件事情,不過他並沒有再繼續思考下去,因為他看見報紙頭條上出現了熟悉的人名。

  【姚子奇是同性戀?】

  根據情報來源,知名藝人姚子奇的初戀情人竟為男性。
  初戀情人是小時候幼稚園的同學,目前聽說是沒有繼續聯絡,究竟他們是否已經相見或是早就交往,情況不得而知。


  「就跟你說別再纏著我了聽見沒啊!」

  待在全球製片休息室的史蒂芬聽見外頭傳來大聲的吆喝,而且聲音相當耳熟,放下報紙慢慢開門。

  遠遠的就看見八卦記者跟在姚子奇身後,看樣子又是在追問初戀情人的事情,這個姚子奇怎麼那麼不小心,居然被記者抓到這個好新聞,藝人的私生活一直是相當好的賣點。

  「…記者先生,沒必要一直纏著他吧?」

  「哎呀,是史蒂芬啊…」八卦記者一看見他從休息室走出來,看了姚子奇氣沖沖的表情,追問的意思少了大半,轉而纏上史蒂芬,「能不能說一下你和蕭依莉的關係?聽說你和她的關係相當不錯。」

  「我和依莉只是朋友。」史蒂芬露出微笑,「能不能請記者先生不要打擾我們的工作呢?這樣子王導可是會生氣的哦。」

  「…反正你現在不是在休息嗎?那麼接受一下訪問應該沒有問題吧?我相信王瑞恩導演不是這麼不通情理的人吧…記者好歹也是個工作…」看樣子他是死巴著不放了,真是麻煩…

  八卦記者沒纏著他是讓他鬆口氣,不過這樣反而是史蒂芬被纏上了,這不是他姚子奇的行事作風,既然被知道了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他不能老是讓史蒂芬替他解危,偶爾也應該自己做些什麼吧。

  「喂,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初戀的事情嗎?直接告訴你啦,我的初戀情人真的是在幼稚園,而且真的是男生,這下子你滿意了吧?」

  接著,姚子奇就聽見史蒂芬的嘆氣聲以及刺眼的鎂光燈在他面前亮起。

 

  

 

  他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自己要大膽的承認初戀的事。
  
  後悔的念頭在在姚子瑩拿著八卦雜誌給自己看的時候,什麼姚子奇大方承認自己的戀人是男生!他記得他只有承認初戀情人是男生吧?
  
  為什麼事情會變得這麼麻煩──?
  
  
  「子奇,八卦雜誌上的事情是真的嗎?」待在辦公室發呆的時候,經紀人突然拿著雜誌湊到自己面前,他突然有種該來的躲不過的感覺。
  
  「………嗯…因為那時候記者纏著我,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現在想想,他還真是易怒呢,激將法對他而言說不定很有效,情況危及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這樣呀,如果是自己承認的話就不怎麼好澄清了。」
  
  「沒關係…不用特地去澄清,我自己作的事情就有辦法承擔。」
  
  那時候他說了這麼富有男子氣概的話,可是後來他卻後悔了,因為不管到哪他都媒體纏著,就像那些他看得見的好兄弟一樣難纏。
  
  誰可以給他哆啦A夢的時光機,讓他回到那時候在全球製片的時間?
  
  不過,幫史蒂芬這件事情他是從來不曾感到後悔。
  
  說到他,不曉得最近他在做什麼呢?
  
  什麼時候開始,他會這麼在意另一個人了?
  
  從幼稚園的小芬之後,他似乎就沒有對任何人在意過了…啊,這麼說起來,史蒂芬的名字也有一個芬呢,不會這麼巧吧?
  
  他輕敲自己的頭。
  
  『姚子奇你白痴啊!史蒂芬這名字一聽就知道是藝名啊!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啦!』
  
  
  

  
  
  老實說他的心情不怎麼好,尤其是看見雜誌上報導著姚子奇初戀情人相關的新聞,如果說他不是公眾人物的話,他真的很想到報社大鬧一翻。
  
  難得的休假在家裡看著無聊透頂的新聞報導,史蒂芬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了,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姚子奇的事情感到心煩,可能是因為他們都是為了初戀煩惱的人吧?
  
  本來想用這段時間寫歌的,如今卻煩躁不已,根本無法冷靜。
  
  丹尼斯圍著一條浴巾就從浴室走了出來,髮絲還滴著水,他拿著毛巾擦拭著頭髮,看見以沙發為中心,方圓五十公尺內凌凌亂亂的紙團,忍不住掛了黑線。
  
  他頭一次見到史蒂芬心情這麼不好,平時他總是嚷嚷紙資源很寶貴,都是用鉛筆寫歌,寫不好就用橡皮擦擦掉重來,現在滿地紙團的景象還真不多見。
  
  丹尼斯嘆一口氣,準備走到電視旁倒杯熱水時,突然聽見那個盯著電視、應該說是瞪著電視的弟弟冷冷的開口,「哥,請你先去把衣服穿起來。」
  
  「……那、那我先上樓了。」
  
  看著他上樓的背影,史蒂芬無奈的將視線移回電視上,他似乎是把氣出到丹尼斯身上了……晚一點心情平靜時再去跟他道歉好了,現在他需要能夠讓他心情放鬆的方法,突然想到什麼,車鑰匙拿著就出門了。
  
  而丹尼斯穿好衣服下樓時,發現原本坐在客廳的史蒂芬不見了,一旁掛鑰匙的勾子上少了他的車鑰匙,應該是出門了吧?
  
  到電視旁倒了杯熱水,悠閒的坐在沙發上,赫然注意到電視沒有關。
  
  拿了遙控器將電視關起,喝了一小口熱水後,瞄向擱置在一旁的報紙,娛樂版頭條的標題是【姚子奇大方承認 初戀情人為男性】。
  
  「真不曉得該說是炒新聞還是大膽呢?」
  
  稍微看了一下內文,以及上頭映著的照片,丹尼斯原本瞇起的眼睛逐漸睜大,迅速的 將裝有熱水的馬克杯放在桌上,雙手抓著報紙…
  
  「姚子奇…姚子奇………」
  
  將報紙放下,雙手握緊撐著下顎,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突然他站了起來,「…該不會是那傢伙吧……」
  
  
  

  
  
  回憶起他們到花田的情景,惟獨男孩的相當模糊,為什麼?真正想憶起的卻怎樣都想不起來,久而久之也開始懷疑到底是不是夢境。
  
  但是,花田、日記本、幼稚園都是存在的,如果說這是夢也太過真實,他知道自己能夠去問丹尼斯,可是卻不想讓他曉得自己非常在意幼稚園的事,因為他記得,丹尼斯很不喜歡他和小ㄑㄧˊ膩在一起。
  
  或許,丹尼斯也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吧?
  
  『為何不到幼稚園去看看呢?』
  
  只要去了,一切的真相就會明白的啊,只要將那屆的畢業紀念冊拿出來翻一下,就能夠知道小ㄑㄧˊ的真正名字了啊,可是他卻不敢……
  
  他回到這裡後,經過那所幼稚園,和兒時的記憶不同,外觀改變了好多,不知道裡頭的老師是不是都換了?都不記得自己了?會不會到那裡的時候,他們眼中看見的不會是昔日的學生,而是個藝人。
  
  他很怕,很怕這種時間的流逝。
  
  時間可以完全抹滅一個人的存在,只要在他人的記憶裡頭,不復存在的話。
  
  
  
  「哎呀,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抬頭一看,自己居然不知不覺走到了那間幼稚園外。
  看見幼稚園裡走出一個髮絲灰白的婦人,和藹的詢問自己,他征住,無法反應。
  
  向他微微鞠躬,史蒂芬準備轉身就走。
  
  「……你是小芬嗎?」
  
  停住腳步,他有些驚慌的轉過身子,墨鏡後的眼打量著眼前這位婦人,能夠確定的是,他的腦海中沒有這個人的印象,或者是說,時間過了太久,他可能也忘了眼前這個人。
  
  「…我是。」既然他能夠認出自己,這代表這位婦人曾經和自己有所交集吧。
  
  
  「果然是呢,因為頭髮的顏色一樣啊…」婦人溫煦和藹的笑容,讓史蒂芬感覺相當溫暖,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啊,你可能不記得我了…」
  
  「你、是我的導師嗎?」
  
  「不是不是…」他依然笑著,「我是小奇的導師啦…因為那時候看過小奇老是拿在手邊的照片,才知道你是小芬呀……」
  
  「…照片?」他的聲音似乎有些顫抖。
  
  「嗯,很漂亮的照片哦…很像是在花田拍的,兩個美麗的孩子喲……」沒注意到史蒂芬的異狀,他的口氣變得有些埋怨,「小奇都沒有回來看過我這個導師呢…」
  
  「不過能看見他變成藝人,作老師的也很開心啊…呵呵…」
  
  
  
  感到一陣暈眩,史蒂芬突覺口乾舌燥,小ㄑㄧˊ和他一樣都是藝人?原來他們是同一個圈子裡頭的人?
  
  
  「請問…你還記得小ㄑㄧˊ的全名嗎?」
  
  
  「當然記得哦,他叫做『姚子奇』啊………」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